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280:刷新三观,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280:刷新三观,人能无耻到什么地步?

不想错过《全能千金燃翻天》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周湘简直就是个白眼狼。
  
  周作龙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周湘算了。
  
  就在这时,谢晚秋慢慢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周作龙,有些不敢置信的道:“老、老、老头子,是、是你吗?”
  
  “是我,是我!”周作龙一把抓住谢晚秋的手,梗着嗓子道:“晚秋,对不起,我让你受委屈了。”
  
  谢晚秋笑中带泪,“你这个老头子,瞎说什么呢!我在女儿这边,能受什么委屈?你也是,大老远还跑来干什么?净添乱!”在周作龙面前,谢晚秋永远都是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周作龙万万没想到,都这种时候了,谢晚秋还在为周湘辩解。
  
  她把周湘当女儿。
  
  可周湘呢?
  
  周湘把谢晚秋当什么?
  
  在周湘眼里,谢晚秋还不如岑老太太那个婆婆。
  
  但凡周湘有一点点尊重谢晚秋,就不会把谢晚秋气成这样。
  
  都是他没有把周湘教好,是他这个父亲没有尽到父亲该尽的责任。
  
  周作龙非常愧疚,接着道:“晚秋您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周湘那个不孝女,为你们讨回公道。”
  
  “不用,”谢晚秋抓着周作龙的手,“老头子,这后娘本来就难做,现在事情变成这样,我就已经很自责了,你再去找湘湘麻烦的话,让旁人怎么看我这个后妈?怎么看你这个亲爹?知道的人也就算了,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说,有了后妈,就会有后爹!”
  
  谢晚秋越是这么说,周作龙就越难受。
  
  她把方方面面都想到了。
  
  唯独没有想到她自己。
  
  身为丈夫,周作龙无法忍受自己的妻子受这样的委屈。
  
  周作龙的表情变化都被谢晚秋尽收眼底。
  
  这个周作龙,老了老了,还是这么蠢,智商一点也没见长。
  
  只要她稍微使点手段,随便说几句话,她就会被自己牵着鼻子走。
  
  比狗还要听话!
  
  谢晚秋接着道:“所以啊,老头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湘湘是我们的女儿,这做父母的,何必要跟自己的孩子计较呢?”
  
  周作龙非常生气的道:“你把她当女儿,她不见得拿你当妈!”
  
  “算了算了,”谢晚秋轻拍着周作龙的手。
  
  周作龙忍不住哭出了声,握着谢晚秋的手道:“晚秋,晚秋我对不起你!年轻的时候没让你享福,老了老了,还要让你受这种气。”周作龙觉得自己很对不起谢晚秋,这些年来,谢晚秋为自己,为这个家,吃了多少苦,可他却没有让谢晚秋过过一天好日子。
  
  他不但没有让谢晚秋过什么好日子,还害得谢晚秋失去了唯一的亲女儿。
  
  每每想起这些,周作龙的心里就全是愧疚和难受。
  
  他对不起谢晚秋!
  
  “没事,我没事。”谢晚秋笑着道:“我真的没事!”
  
  周作龙抱着谢晚秋,放声大哭。
  
  谢晚秋接着道:“老头子,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遇到点事儿救知道哭呢?”
  
  “我就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你,”周作龙岔擦了擦眼泪,接着道:“晚秋,这回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好好找那个逆女理论一番!我一定要让她给你赔礼道歉!要不然,我就不是她爹!”
  
  谢晚秋眯了眯眼睛,“老头子,你要是真的想为我做些什么的话,那我还真有一件事想求你。”
  
  “你说。”周作龙接着道:“咱们夫妻之间,犯不着说求这个字!”
  
  谢晚秋道:“你看,转眼间茵茵也这么大了,你还记得茵茵出生那年,我找人给茵茵算过,大师说茵茵天生凤命吗?”
  
  “记得,我当然记得。”周作龙点点头,当时,他还因为这件事,高兴了很久呢!
  
  谢晚秋又道:“其实,我带茵茵来京城,主要是想给她谋一段姻缘,茵茵这个孩子,是个没有心机的,被人欺负了也不知道,还傻乎乎的为被人说话......我真怕等我闭眼那天,他们会欺负我的茵茵!我在这个世上,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跟茵茵!”
  
  “外婆,你别这么说,你身体好着呢!”郑婉茵赶紧蹲下来,继续安慰道:“您和外公那么好,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周作龙站在一旁抹眼泪。
  
  谢晚秋笑着道:“我长不长命无所谓,主要是你外公能长命百岁就行。”
  
  “晚秋!”周作龙哭得更大声了。
  
  谢晚秋接着道:“老头子,别光顾着哭啊,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晚秋你说,”周作龙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在听着呢。”
  
  谢晚秋道:“我说,我想给茵茵谋一段好姻缘。”
  
  周作龙点点头,“这件事你做主就好,茵茵是个好孩子,她肯定会听你的。”
  
  谢晚秋笑着摇摇头,“这件事光是我点头可不行,还得你同意。”
  
  “同意,我都同意!只要是你说的,我都同意!你给茵茵看的是哪家?”
  
  “这个人你也认识。”谢晚秋道。
  
  周作龙伸手抓了抓头发,“我、我也认识?”
  
  “对。”
  
  “谁啊?说出来听听。”
  
  谢晚秋接着道:“这个人就是少卿。少卿和茵茵虽然是表姐弟,可他们俩根本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而且,算命先生给茵茵算过,茵茵是凤命,放眼整个京城,除了少卿之外,还有谁能配得上凤命?所以,我看来看去,还是这两人最合适,没有人比他们俩更合适了。”
  
  岑少卿?!
  
  此言一出,周作龙楞了下。
  
  他没想到,谢晚秋会说出岑少卿。
  
  有点意外。
  
  须臾,周作龙接着道:“可、可少卿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闻言,谢晚秋眼底有意思阴狠的光闪过。
  
  周作龙这是什么意思?
  
  不想让郑婉茵嫁给岑少卿?
  
  这不是亲生的到底不是亲生的,无论什么好事,周作龙都不会想到郑婉茵。
  
  幸好她这个亲外婆还没死,要不然,实在是想象不出来,郑婉茵会过上什么日子!
  
  谢晚秋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拉着周作龙的手,“老头子,我看过少卿的女朋友了,小姑娘姓叶叫叶灼。人面子确实不错,用倾国倾城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惜,生了一副蛇蝎心肠,配不上咱们的少卿。如果不是叶灼故意陷害茵茵的话,茵茵现在已经是aba的管理层了!这种人,连请表妹都害,你觉得她能是个善茬吗?湘湘是个实心眼,叶灼要是真嫁到岑家去的话,那岑家可就没湘湘说话的地方了!”
  
  闻言,周作龙紧紧皱着眉,“茵茵就是因为她才被aba除名的?”这件事,周作龙此前一直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谢晚秋被周湘气进了医院。
  
  谢晚秋点点头,“也不知道叶灼使了什么腌脏手段,成为了当年的主考核官,按理说,她是少卿的女朋友,在考核场上就应该帮帮茵茵的,可她呢?毕竟没有帮助茵茵,反而故意给茵茵打低分,让茵茵拿了一个1a,最后,还故意激怒茵茵,让茵茵在执行长面前失言......要不然,茵茵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你说,这样的祸害能娶进门吗?”
  
  这样的祸害当然不能娶进门!
  
  周作龙一直以为岑少卿是个聪明人。
  
  却没想到,岑少卿居然糊涂到了这种地步!
  
  有眼无珠。
  
  挑了那么多年,到最后,居然挑这么个货色。
  
  周作龙愤怒的道:“这件事你们怎么不早些告诉我?”
  
  郑婉茵道:“外公,也不是什么大事,表哥表嫂他们感情那么好,就算是告诉您了,也于事无补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嫁给表哥,您别听外婆的。”
  
  谢晚秋抓住郑婉茵的手,“老头子,你看到了吧!咱们的茵茵就是这样,什么心眼都没有,心地善良,与世无争。如果不是因为少卿也是我外孙的话,我可真舍不得让茵茵嫁这么远!可少卿是我的外孙,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叶灼祸害。只有茵茵才是最适合少卿的,茵茵这孩子从小就在我们跟前长大,她什么品性,咱俩最清楚!让她嫁给少卿,我也放心!”
  
  谢晚秋把一番话说的漂亮到极致。
  
  让人听着,只觉得是岑少卿占了便宜。
  
  能娶到郑婉茵这么好的妻子,简直就是岑少卿的福气。
  
  周作龙听得心里非常感动,事情都变成现在这样了,可谢晚秋心里想着的,全都是周湘和岑少卿。
  
  甚至还想把郑婉茵低嫁给岑少卿。
  
  这个世界上,在哪里能找到这么好的继母?
  
  别说继母了!
  
  哪怕是亲生母亲,也做不到像谢晚秋这般。
  
  “晚秋,谢谢你,谢谢你考虑的这么周到,”周作龙红着眼眶道:“沐阳跟京城隔着上千里地,我、我、我怕茵茵嫁过来会受委屈。”
  
  谢晚秋说舍不得郑婉茵都是场面话,可周作龙说舍不得,却是真的舍不得。
  
  郑婉茵刚来周家那会才多大?
  
  跟小猫一样!
  
  那么小的孩子,请月嫂带,谢晚秋又不放心,是周作龙每天晚上守在床边,看着点的给郑婉茵喂牛奶,一点一点的,才把郑婉茵喂这么大。
  
  周作龙对自己的一双儿女都没这么好过,可对郑婉茵却是呕心沥血。
  
  他本想着让郑婉茵在家招亲。
  
  可谢晚秋却想让她嫁来京城。
  
  听到这里,谢晚秋叹了口气,“我又何尝舍得把茵茵嫁得这么远?可不把茵茵嫁过来,又能怎么办呢?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叶灼嫁给少卿吧?湘湘的生母去的早,我虽然是她的继母,可我早已把湘湘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我实在是不忍心,湘湘被叶灼那个小丫头骗,还有湘湘的婆婆,人老了,就糊涂了,错把鱼目当珍珠!是我真的痛心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谢晚秋挤出两滴鳄鱼的眼泪。
  
  周作龙也是难受的不行。
  
  谢晚秋接着道:“好在少卿那孩子的品行不错,把茵茵交给他我放心,所以,老头子,你就听我一次吧,要不然,我就算闭了眼,也不会放心的。”
  
  周作龙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老头子,谢谢你。”谢晚秋喜出望外。
  
  “傻老太婆,跟我还客气什么?”周作龙擦了擦谢晚秋脸上的泪水。
  
  谢晚秋接着道:“虽然你是答应了,但湘湘那边......”
  
  见谢晚秋这样,周作龙有些愤怒的道:“她怎么了?我这当外公的给外孙保媒,难道还要她的同意?”
  
  谢晚秋心平气和的道:“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湘湘毕竟是少卿的母亲,不管怎么样,这件事还是要获得湘湘的同意,老头子,你听我说,你跟湘湘去谈这件事的时候,可千万不要跟她生气,家和万事兴,本来就是一件喜事,如果闹得不可开交的话,那就不好了!”
  
  周作龙点点头,“我知道的。”
  
  郑婉茵适时地开口,“外公外婆,我是真的不想嫁给表哥,你们就别乱点鸳鸯谱了!”
  
  谢晚秋白了眼郑婉茵,“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周作龙笑着看向郑婉茵,“茵茵,你外婆是为你好。”
  
  郑婉茵叹了口气,“就算我愿意,表哥也不一定愿意的,外公,咱们带着外婆一起回去吧!咱们在沐阳过自己的小日子,别掺和这些烦心事了。”
  
  岑少卿不愿意?
  
  岑少卿为什么不愿意?
  
  在周作龙看来,郑婉茵简直就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女孩子,岑少卿根本就没理由不愿意。
  
  要说不愿意,也该是郑婉茵不愿意才对!
  
  周作龙开口道:“放心吧,由我出面,他不会不愿意的。”
  
  郑婉茵还想再说些什么,谢晚秋接着道:“茵茵,我有点饿了,你去给我买点吃的过来。”
  
  “好的。”郑婉茵点点头,起身去买吃的。
  
  看着郑婉茵的背影,谢晚秋接着道:“老头子,这些日子,我总梦见茵茵的母亲,你说,我是不是也快走了。”
  
  闻言,周作龙立即道:“你瞎说什么呢!不会的!你不会走的!你就是被那个孽女给气着了。”
  
  谢晚秋转头看向周作龙,“老头子,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我要是出什么事的话,你可千万不还怪湘湘,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都是我的命,跟湘湘没有半点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