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全能千金燃翻天 > 279:谢晚秋要崩溃了!

279:谢晚秋要崩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就不信,周作龙这个亲爹,还治不了周湘!
  
  周湘从小就怕周作龙。
  
  只要周作龙吭一声,她就不敢说话了。
  
  哪怕是后来嫁到岑家去,周湘也没能改掉怕周作龙的毛病。
  
  每次只要周作龙开口,周湘就不会说一个不字。
  
  周湘今天敢给脸色给她看。
  
  她就让周作龙来收拾周湘。
  
  她倒是要看看,周湘到底有什么本事!
  
  看谢晚秋这样,郑婉茵非常庆幸自己没有把谢晚秋的事情告诉周作龙。
  
  她要是告诉周作龙的话,那谢晚秋和她就都完了。
  
  郑婉茵接着道:“外婆,真的要打给外公吗?让外公知道这件事,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不好?
  
  有什么不好?
  
  谢晚秋接着道:“让你打你就打!你告诉你外公,他要是再不来给我做主的话,我就要被周湘那个贱人给欺负死了!”
  
  周湘是谢晚秋看着长大的。
  
  周湘突然变成这样,谢晚秋是真的非常震惊。
  
  一个软骨头小贱人,怎么突然就硬气起来了呢?
  
  语落,谢晚秋叹了口气,“不是亲生的总归都不是亲生的,我要是她亲妈的话,今天她敢这么对我?枉我平日里对她那么好,如果没有我的话,会有她那个贱人吗?她可倒好!恩将仇报!完全不顾及养育之恩!白眼狼就是白眼狼,无论怎么养,都是养不熟的!”
  
  郑婉茵也没想到周湘居然是这种人。
  
  天下无不是之父母。
  
  不管怎么样,她那么对谢晚秋就是不对的。
  
  如果没有谢晚秋的话,会有周湘?
  
  谢晚秋说的没错,周湘就是个白眼狼。
  
  顶级白眼狼!
  
  郑婉茵坐到谢晚秋身边,安慰道:“外婆,您别伤心......”
  
  谢晚秋抬头看向郑婉茵,“茵茵,你可是我的亲外孙女,外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所以,你一定要跟外婆统一战线!不能让周湘那个贱人看了笑话!”
  
  郑婉茵点点头。
  
  “快,快打电话给你外公。”
  
  郑婉茵拿出手机,给周作龙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通了。
  
  “外公。”郑婉茵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
  
  郑婉茵委屈。
  
  是真的的委屈。
  
  周湘跟谢晚秋闹翻,跟她有什么关系?
  
  可周湘却把她的电话和微信都拉黑了。
  
  周湘这是什么意思?
  
  周湘分明就是故意的!
  
  突然听到周作龙的声音,郑婉茵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周作龙对她视如己出,肯定帮她出气。
  
  听出郑婉茵的声音不对,周作龙心里一个咯噔,“茵茵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外公,二姨、二姨、二姨她......”
  
  “她怎么了?是不是周湘欺负你们了!”电话那头的周作龙急的不行,偏偏郑婉茵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郑婉茵深吸一口气,“外公,二姨她和外婆大吵了一架,说要跟外婆断绝关系,还拉黑了我和外婆的电话微信,我们现在联系不上二姨了。”
  
  “岂有此理!这个孽女!胆子实在是太大了!”周作龙接着道:“茵茵,你不要哭,放心,有外公在,外公肯定会给你们做主!等着,外公马上就买机票飞过来!我倒是想看看,这个孽女有多大的本事!”
  
  “嗯......”
  
  周作龙接着道:“你外婆现在怎么样?”
  
  听到电话里周作龙的声音,谢晚秋立即对郑婉茵挤眉弄眼。
  
  郑婉茵点点头,秒懂谢晚秋的意思,接着道:“外公!外婆现在的情况非常不好,外婆她之前就被二姨刺激过,今天又被二姨刺激了一次,现在已经晕过去了,外公,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说到最后,郑婉茵直接哭出声。
  
  听说谢晚秋的情况不好,周作龙非常着急,可隔着那么远,他就算着急,也没有办法,只好安慰道:“别哭,茵茵你听话!好好照顾你外婆,外公马上就到!”
  
  “那外公您快点来,我和外婆等您过来!”
  
  “嗯!”
  
  挂了电话之后,周作龙立即让人订购飞京城的机票。
  
  须臾。
  
  管家来回话,“老爷子,现在没有去京城的机票了,您看买明天早上五点的可以吗?”
  
  周作龙恨不得马上飞到京城去,哪里还能等到明天早上!
  
  “找黄牛想办法,”周作龙接着道:“钱不是问题!”
  
  管家接着道:“老爷,已经找过黄牛了,但今天的票实在是没有!”
  
  “那高铁和动车呢?”周作龙问道。
  
  管家摇摇头,“也没有!”
  
  语落,管家接着道:“不过,倒是有火车的!但火车要24个小时,你要是做火车去的话,还不如等明天早上的飞机。”飞机四个小时就行了。
  
  周父急的直挠头,“想办法!先去想办法,实在是没有办法了,那我就坐明天早上五点的飞机。”
  
  “好的。”管家点点头。
  
  医院这边。
  
  郑婉茵握着谢晚秋的手道:“外婆,您放心,外公说他会马上过来!等她过来,他老人家肯定会给咱们做主的。”
  
  谢晚秋按着太阳穴,“你外公这趟过来,我就让他把你和少卿的事情定下来!省的给的夜长梦多!”
  
  本来这件事,谢晚秋是不打算让周作龙出手的。
  
  可事情已经走到这个地步,她也只能继续按照这个步骤走下去。
  
  她是岑少卿的继外婆,可周作龙却是岑少卿实打实的亲外公,周湘的亲爹。
  
  难不成,周湘还能不听自己亲爹的?
  
  周作龙一来,周湘就完了!
  
  谢晚秋不仅要把郑婉茵和岑少卿的婚事定下来,还要周湘给她磕头认错!
  
  周湘那个贱人。
  
  她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谢晚秋捏了捏手指,脸色非常不好看。
  
  郑婉茵叹了口气,“外婆,咱们现在跟二姨他们闹得这么僵,而且表哥也有女朋友了,这件事就算了吧。”
  
  “算了?为什么就这么算了!这桩婚事本该就是你的!”谢晚秋接着道:“如果不是叶灼的话,我们不会走到今天这步,周湘也不会突然跟我翻脸!红颜祸水,这还没过门呢,就闹出这么多的事,要是过门了,还有咱们这些人说话的份儿?”
  
  在谢晚秋看来,这些事情都是叶灼的错。
  
  毕竟,起因就是叶灼故意给郑婉茵1a。
  
  她住院也是因为这个1a!
  
  叶灼就是岑家的扫把星。
  
  郑婉茵接着道:“外婆,表哥那么优秀,我、我根本配不上他。”
  
  “谁说配不上?谁说配不上!”谢晚秋非常激动,“这天底下,没人比你更配得上少卿!你是凤命,只有你才会给岑家带去好运!叶灼就是扫把星,她会克岑家的!”
  
  凤命只此一个。
  
  郑婉茵比万里挑一还万里挑一。
  
  郑婉茵有些不好意思,“外婆,我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好!”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郑婉茵拿起电话。
  
  “谁打过来的?”谢晚秋问道。
  
  “是外公。”郑婉茵回答。
  
  谢晚秋眯了眯眼睛,“快接。”
  
  郑婉茵点点头,接起电话。
  
  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郑婉茵接着道:“好的外公我知道了,嗯!我会好好照顾外婆的。”
  
  挂了电话,谢晚秋问道:“你外公怎么说?”
  
  郑婉茵蹙了蹙眉,“外公说买不到今天的飞机票了,他要明天上午十点钟才能到京城,嘱托我好好照顾您。”
  
  “这个废物!”闻言,谢晚秋非常不高兴,“就不能指望他做点事!”
  
  郑婉茵也有些失望。
  
  她原本以为周作龙是真的对她好。
  
  现在看来。
  
  也不尽然。
  
  如果她是周作龙亲外孙女的话,周作龙估计早赶过来了。
  
  可现在呢?
  
  周作龙居然说没有今天的机票,要明天才能到。
  
  没有机票就不知道想办法?
  
  机票是死的。
  
  可人是活的。
  
  周作龙如果真的把她们当成亲人的话,肯定不会这样。
  
  怪不得谢晚秋会背叛周作龙。
  
  不是对周作龙失望透顶,谢晚秋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郑婉茵接着道:“既然外公暂时还不能来,那咱们就等等吧。”
  
  谢晚秋都想打电话直接骂死周作龙。
  
  可惜不行。
  
  因为郑婉茵说过,她晕过去了。
  
  她要是这个时候骂人的话,不就露出破绽了吗?
  
  另一边。
  
  岑家。
  
  把谢晚秋和郑婉茵的电话和微信拉黑之后,周湘一直心神不灵的。
  
  她长这么大,就没做过这么叛逆的事情,谢晚秋现在肯定气死了。
  
  周湘转头看向岑老太太,“妈,您说她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我爸?要是我爸来找我怎么办?”
  
  “你现在是我们岑家的人,难道你爸还敢动你不成?”岑老太太磕了颗瓜子,“我还没死呢!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欺负我儿媳妇!”
  
  “我就怕传出去不好听。”周湘道。
  
  岑老太太吐出瓜子皮,“他们做出那种事都不嫌埋汰,你怕什么?!”
  
  语落,岑老太太接着道:“湘湘,你自己想想,自从你妈走后,你爸还是以前的爸爸吗?所以,这次,你必须拿起自己的态度,跟他们争斗到底!千万不要让他们觉得,你是个好欺负的!你越是软弱,他们就越觉得你好欺负!尤其是那个谢晚秋,你看,这些年来,她都把你欺负成什么样了?”
  
  闻言,周湘脸上说不出个什么神色。
  
  岑老太太说的没错。
  
  自从母亲去后,周父确实就像变了个人,尤其是从谢晚秋进门后。
  
  他对谢晚秋的女儿,都比对她和弟弟好。
  
  如若不然,周湘的弟弟不会离家出走。
  
  岑老太太看着周湘的侧脸,叹了口气,接着道:“湘湘啊,我也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我还能护着你几时?万一等我哪天走了,你要学会自己面对那群豺狼虎豹!”
  
  “妈,您身体这么好,别说那种话。”周湘的眼眶有些莫名的微红。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岑老太太笑着道:“生死是轮回之道,更是常态,咱们每一个人都要经历,说实话,活了这么一辈子,我早就腻了!我还挺期待身后事的。”
  
  别人都怕死。
  
  可岑老太太不怕。
  
  也不是厌世,就是想开了。
  
  人只要想开了,就万事大吉了。
  
  说到这里,岑老太太拍了拍周湘的肩膀,“湘湘,叶子和少卿都那么忙,等他们成家之后,这个家里大大小小的事,肯定要你来管着!可如果你一直这样的话,让我怎么放心把家交给你!都说为母则刚,难道你就不想为少卿和叶子做点什么吗?”
  
  按照周湘目前这个状态,岑老太太是肯定不放心的。
  
  如果她真把岑家交给周湘管理的话,那岑家就不是岑家了,直接改姓谢了!
  
  就谢晚秋那个老太婆,肯定会把家里搅个天翻地覆。
  
  岑老太太这句话,听得周湘有些微愣。
  
  她很想为岑少卿和叶灼做点什么。
  
  可很多时候,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岑老太太拍了拍周湘的手,接着道:“湘湘,其实我年轻的时候跟你差不多,心肠软,耳根子也软,别人说什么,我就听什么!因为这个,我差点和少卿他爷爷都分手了,任何人,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没有谁生来就那么强大.......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必须要学会去面对!”
  
  周湘看着岑老太太,很认真的点头,“妈,我知道了,您放心,从今天开始,我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为灼灼和少卿撑起一个温暖的家。”
  
  为母则刚。
  
  以后
  
  “嗯。”岑老太太笑着道:“我相信你。”
  
  周湘伸手拥抱住岑老太太,“妈,谢谢你。”
  
  岑老太太拍拍周湘的背,“傻孩子,我是你妈。”
  
  她希望周湘是真的听进去了,而不是听听而已。
  
  晚上八点。
  
  郑婉茵回到医院附近的酒店。
  
  她刚回去,伍有余就摸进了谢晚秋的病房。
  
  看到伍有余,谢晚秋脸上的怒气消散了不少,又惊又喜,“你怎么又来了?”
  
  “我晚上留下来陪你。”说着,伍有余就要脱衣上床。
  
  “今天晚上不行,”谢晚秋拒绝。
  
  “为什么?”伍有余皱了皱眉,“茵茵不是去酒店了吗?又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
  
  谢晚秋接着道:“周作龙明天过来。”
  
  “周作龙那个蠢货过来干什么?”伍有余问道。
  
  谢晚秋把周湘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闻言,伍有余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么多年了,周湘一直本本分分的,不但将谢晚秋视如亲生母亲,更是没有对谢晚秋说过一句重话,可这一次,突然变成这样。
  
  事情......好像很不对劲。
  
  伍有余有种奇怪的直觉。
  
  周湘......
  
  似乎要摆脱谢晚秋的控制了。
  
  伍有余接着道:“那周作龙过来能解决问题吗?”
  
  “周作龙是周湘的亲爹,”谢晚秋接着道:“难道周湘还能不听周作龙这个亲爹的?”
  
  伍有余点点头,“说的倒也是!你毕竟是周湘的继母,就算你对她再好,你们俩之间终究隔着一层,而周作龙不一样,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他们毕竟是亲父女!”
  
  谢晚秋接着道:“你快回去吧!”
  
  “周作龙什么时候到?”伍有余问道。
  
  “说是明天上午十点到。”
  
  伍有余伸手揽住谢晚秋的肩膀,“那你这么着急让我走干什么?”
  
  谢晚秋很理智地推开伍有余,“万一他提前来了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