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87章 陈氏青天

第087章 陈氏青天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开口道:“本伯有好生之德,不过你们这帮人当真贪得无厌,不用祸及全家了,但凡参与的人全部秋后问斩。”
  齐尚文哪里见识过陈操这等手段,正要插话,赵信便道:“齐知县,你驭下无方,本官甚是怀疑你是否参与其中,这就给你下我锦衣卫的驾帖,跟我们走一趟镇抚司。”
  “啊...”齐尚文大惊,锦衣卫的镇抚司可是能随便去的?但凡去的都没有命活着出来:“定武伯,下官冤枉啊,下官不知情啊...”
  “是吗?”陈操斜眼盯着齐尚文:“本伯脑袋后的包可不是假的...你的事先放一下,来人,把那女子带上来。”
  女子穿着陈操的衣服,上堂之后便跪了下去:“大人冤枉啊,民妇有天大的冤屈啊...”
  陈操盯着齐尚文:“听见没有,天大的冤屈,齐知县,你可知道这女子在牢里受了什么委屈?四个人侮辱于她,本伯就不相信你们钱塘县衙还没有单独关押女犯的牢房。”
  “强//暴女子者,按律,仗三十,当处流刑...”赵信插话道。
  陈操点头:“通牢内的四个犯人,本伯不管是什么罪,一律仗五十,流放琼州,牢内的两个衙役嘛...”
  “伯爷...”一名校尉走到大堂:“牢内的两个狱卒死了。”
  齐尚文此刻已经是胆战心惊,赵信转身道:“两人殴打朝廷命官,索要贿赂,事发自尽。”
  “是...”
  赵信明目张胆的在齐尚文面前干这等勾当,摆明了今天是吃定了齐尚文。
  陈操又拍惊堂木:“堂下女子,所犯何事,有何冤屈,仔细道来。”
  “民妇徐氏,住在城中东传街,民妇夫家在城中做个小买卖,那青皮赵三连连数日来我小摊调戏民妇,民妇相公阻止,反而...反而...”说着徐氏便大哭起来。
  陈操盯着齐尚文:“齐知县,此事你可知晓?”
  齐尚文额头冷汗直冒,他哪里不知道,徐氏的相公已经死了:“回定武伯,下官...下官...”
  “徐氏,你接着说。”陈操又问。
  徐氏哭了一会儿,然后道:“民妇相公与其争执,两厢殴打起来,民妇相公被赵三活活打死,啊...夫家告上县衙,县中大人说是互殴,打死不究,仅仅让赵三赔偿了二两银子的丧葬费,可怜我相公啊...”
  说着又大哭起来。
  陈操皱起眉头,然后盯着齐尚文:“齐知县,本伯先不问你,徐氏,我就问你,赵三赔钱之后是不是屡次骚扰,然后又找了由头强辱与你,然后与县衙班头串通将你诬陷下狱?”
  徐氏眼睛一瞪,然后流泪点头:“大人明鉴...就是这样...那赵三闯入民妇家中,侮辱了民妇,第二天就把民妇诬陷下狱了啊...”
  陈操猜的,他觉得套路都是这样:“嗯,赵三真是个好东西,本伯宣判,赵三殴死人命,陷害他人,不用流刑了,斩立决吧,县衙班头以下,凡是犯过事的,全部抓起来,送到琼州去垦荒...”
  “是...”
  “谢大人...谢大人...”
  流了眼泪之后陈操发现徐氏确实有些姿色,不然赵三也不会调戏她:“徐氏,你家中做什么的?”
  “做些吃食的小买卖,勉强养家...”徐氏哭啼道。
  陈操点头,家中正缺一个炒菜的厨娘,况且她还有些姿色,或许还可以...
  想到此处,陈操一阵舒爽,连脑袋后的包都感觉不疼了:“徐氏,你家中人呢?”
  徐氏一听哭的就更厉害了:“民妇自小命苦,嫁人后双亲先后离世,如今民妇被侮辱之事早就传遍乡里,已无颜面再回去了...”
  那就对了...
  陈操心喜一阵,然后正色道:“既然如此,本伯就好人做到底,我府中缺个厨娘,既然你们做吃食生意,当能做饭烧菜。”
  徐氏哪里不情愿去伯爵府做事,当下便磕头起来:“民妇谢伯爷大恩,谢伯爷。”
  “齐知县,”陈操又看向了他:“你身为钱塘知县,该如何追究?”
  “下官...下官....”齐尚文身体不住的颤抖。
  “本伯听说杭州不仅美女众多,就连小商小贩都是大富之家,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情...”
  ...
  陈操从钱塘县衙出门后便想起一件事情,扯着赵信的衣服道:“去给我问问,先前与咱们一起抓进来的姑娘去了哪里?”
  赵信拱手道:“伯爷放心,属下先前给那班头用刑,咱们被抓进大牢之后那姑娘便被衙役押往了巡检司了。”
  “坏了...”陈操骑上马,大喊道:“留下一队人把东西带回去,赵信,前面带路。”
  钱塘县因为是杭州府的治所,府城与县城同在,因为有钱塘江的存在,这边的巡检司都有十几个,而刘有为乃是城中巡检,巡检司的衙门距离县衙就三条街,这么一个折腾,要是去晚了那姑娘肯定遭了黑手。
  钱塘巡检司有士卒一百多人,衙门口站着两个军卒,见着陈操带着一大队锦衣卫而来,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
  正巡检康率不在,按常例带队去巡视钱塘江去了,副巡检刘有为做主,赵信抽刀押着一个军卒带路,将陈操带到巡检司的后院,刚进去便听见了女子的哭喊声。
  这还得了?
  身旁的锦衣卫一个快跑,将正当面的房子门踢开,陈操走进一看,刘有为肥胖的身体刚刚脱得精光,女子也被扒的只剩下了上身的小衣,下体一丝不挂。
  赵信见着地上的衣服不敢进去,也喝止了要跟进去的人,因为以着他所了解的陈操的尿性,说不得这女子以后便和张春瑶一般成了陈操的房中人,哪里敢随便进去。
  陈操进去只一脚便将刘有为踢开,然后将女子的衣服拿起给她盖在了身上:“姑娘莫怕,我来救你。”
  女子见是陈操,哭啼的不成样子,慌手慌脚的穿衣服,样子及其害怕。
  陈操掐着刘有为的脖子,刚刚还在放狠话叫人的刘有为一出门便见着五颜六色的飞鱼服以及先前那个长随打扮的赵信,顿时就吓得瘫软下去。
  ‘啪...’
  赵信一耳光便打掉了刘有为的门牙:“一个从九品的副巡检也敢在钦差大人面前自称‘本官’口出狂言,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良家女子,按律当斩...”
  巡检康率刚刚抵达衙门口便得知了锦衣卫上门的消息,火急火燎的跑进后院便见着正在挨打的刘有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