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86章 坐一回牢

第086章 坐一回牢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这才开口说话:“我还是那句话,衙门我可以去,但这位姑娘按大明律来讲,须得交由钱塘县衙审理,巡检司没有资格。”
  刘有为见陈操说话头头是道,便想着定然是个秀才或者举人的身份,不然哪家的纨绔会熟读大明律这种东西,再说围观百姓这么多,自然不能丢了自己的脸面,心中也有了些计较:“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这平头老百姓无故顶撞上官,等钱塘县衙处理完之后,本官再找你算账,来人,押送这帮人去县衙。”
  陈操昂首挺胸,给赵信使了一个眼神,然后便跟着衙役一起往县衙走去,路中便隐约听到班头和衙役在商量等到了县衙如何收拾自己的话。
  钱塘县衙距离西湖很近,与知府衙门是两个对河,浙江三司衙门在它的右侧,陈操前脚刚刚踏进县衙大门,后脚那班头便提着水火棍一棒子就打在了他的后膝窝子上。
  这一击,当真是打的他措手不及。
  赵信正要发作,身后的衙役一拥而上,将赵信死死的扑倒在地。
  因为这一击挨的实在是太过突然,陈操惯性般的往前扑倒,多年的军伍生涯使得他忍痛前扑,正要翻身还手之时那班头照着陈操的后脑勺就是一棍。
  “伯爷...伯爷...”赵信斯喊起来:“你们这帮杀才,此乃钦差巡抚浙江诸府定武伯,你们想死?”
  班头冷笑一声:“钦差,嘿嘿...出门带两个人,你们要是钦差,老子就是国公,给我打...”
  陈操醒来后身下便是一身的稻草,随后便传来了令人窒息的难闻味道:“咳咳...卧槽...”
  “伯爷...”赵信拖着一身的伤移动到陈操身边,扶起陈操:“伯爷,您没事吧?”
  “我擦...”陈操伸手在后脑勺一摸,居然肿了一个大包,若不是自己年轻身强体壮,有可能还真的一棍子后脑勺给打成二傻子:“赵信,你他娘的腰牌呢?”
  还别说,就这么巧,今天赵信和陈操便装出门,腰牌被他给忘在公服里了:“属下却没带,伯爷,你安心,出去之后属下定然灭了他们满门。”
  县衙牢房昏暗潮湿,这估计是大明朝所有县衙的一贯特征,牢内的犯人还是有些多的,一看男女都有,个个披头散发,样子及其可怜;而且陈操他们被关在一个通牢内,通常住单间的犯人不是死刑犯就是有关系的,像陈操这种没身份的,只有通铺的份。
  望着赵信到处青一块紫一块,陈操不有感叹:“这一棒我挨的挺划算的,”赵信不解,陈操接着道:“若是我醒着,估计受的伤和你一样重,幸运啊...”
  赵信脸都青了,心想哪里有这样想的。
  正说话间,大牢门打开,在狱卒的带领下那班头走进大牢,在牢门前朝着陈操嘲讽道:“进了衙门口,什么事情我说了算,你要是不配合,嘿嘿,家属来领人的时候要是横着出去,那原因可就找不到了。”
  赵信正要开骂,陈操一把拦住了他,因为他赫然发现赵信打的那个青皮在身后,然后拱手道:“这位大人,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好说,”班头只是吏员,被人称呼大人就很受用:“你的长随打了这个青年,汤药费要赔。”
  “赔,多少,大人你说,实不相瞒,在下家中乃是金陵豪商,只要大人既往不咎放我们出去,钱都是小事。”陈操一脸的狗腿子。
  他的这个相貌在班头眼中很是搞笑,但也证明了班头的想法,陈操就是个豪商公子哥,出门打抱不平而已。
  当然,谁都不会与钱过不去。
  “青年的汤药费要三百两雪花银。”班头冷声道。
  “好,没问题,三百两就三百两。”陈操满口答应:“大人,可还有?”
  “还有你蓄意顶撞上官,这条罪名按照大明律可要坐牢一年...”
  “在下知错了...”陈操打断了班头的话,然后很是客气的拱手:“是在下的错,在下年轻气盛,还望大人不要见怪,在下愿意奉上呈仪两百两,以表歉意。”
  班头满心欢喜,就他的薪俸,一个月也就二钱银子,到处招摇撞骗一个月也就不到二两,这下一股脑的挣了两百两,肯定是赚翻了,于是带了些笑脸:“嗯,你很识相,你的伤...”
  “在下在牢中不甚自己撞的,嘿嘿...”陈操傻笑起来。
  班头很是满意:“如何联系你家人?”
  陈操要的就是这个,于是拱手:“不敢欺瞒大人,在下此次来浙江有船队,今日因为年轻顶撞了大人,只要大人让我这长随回去,上到船队取钱即可。”
  班头认真的看了看赵信的样子,再看陈操那狗腿子的模样,便欣然点头:“谅你们也耍不出什么花招出来,赵三,你就跟着他一起回去取钱。”
  那青皮点头:“好的大哥。”
  赵信正要拒绝,陈操一把拍在他的肩膀上:“小赵,公子我的安危全在你身上了,速速回去取钱来保我,要是迟了,回去之后定然要你好看。”
  赵信使然,然后点头:“公子放心。”
  见着赵信被带出去,陈操心里一阵舒爽,因为很快就轮到他报仇了,班头说了句让他等着,便又带人离去。
  便桶就在陈操的左侧不远,味道属实难闻,再看牢内蜷缩的人,一个个都脏兮兮的看着他,陈操好奇,便问牢中唯一一个女子:“姑娘,你因何事来了此牢中?”
  女子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不敢搭话,牢中还有四五个男子,想来此女子定然在牢中受了侮辱,因为陈操看见了她的胸部。
  “哎...”陈操叹了声气,默念古代牢房的分级并不是那么严密,男女犯事关在一起,分开关押还得给狱卒好处,否则没钱没势只能在牢中受其他犯人的凌//辱,想来也是一桩坏事。
  陈操闲来无事,站起身在牢房中转动,然后突然来了兴趣,开口道:“正是神都有事时,又来南国踏芳枝,青松怒向苍天发,败叶纷随碧水驰...”
  陈操只记得这几句,念完不禁感慨万千。
  “好...”
  牢房内部传来一声叫好声,紧接着又道:“好诗,只不过听来只有上半部,下阙何在?”
  声音提示了此人的年轻,陈操便道:“有感而发尔,下阙还未想到,以后再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