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84章 浙江风波

第084章 浙江风波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斯凡之民于浙闽之地繁夫费焉,尔富庶之地于朝有功耶.............今令锦衣卫南司指挥使定武伯陈操代巡浙江诸府,钦此。”
  吴春一字一句的抑扬顿挫的念着,下面的浙江三司官员一个个跪在码头上听旨,直到吴春念完之后陈操走出船舱下了船,这帮人才一个个的站起身。
  刘维嗣当先朝着陈操拱手:“定武伯远道而来,我等浙江三司官员未曾先迎,还望定武伯海涵。”
  陈操面带微笑,语气却有些冰冷:“不妨事,多此一举而已,只是不能损了陛下的天威,况且锦衣卫也不都是什么好人,刘大人,你说本伯此言可有道理?”
  刘维嗣身体一颤,然而不得不抱着尴尬的笑脸朝着陈操拱了拱手:“定武伯言辞颇深,下官不甚明白...不甚明白...”
  陈操嘴角微微上扬,然后不理会他们,朝着前方走去,按察使廖开文赶紧使了个眼色带着黄崇涛一起追上去:“定武伯,我等浙江官员已经在府城内给钦差随行设好了接风宴,还请定武伯移出跸,赏光...”
  陈操不仅是钦差,关键他乃是有爵位在身的人,在大明朝后期只有公侯伯三爵来讲,最低的伯爵身份也是超品,不管文武,见了都要朝其先行礼,这是大明规矩。
  陈操倒是很耐那些个拍马屁的人,见着廖开文这么识趣,便停下脚步转身:“喝酒吃饭啊?也好,本伯一路行来,正也饿了,也别饿着传旨的吴公公。”
  黄崇涛拱手:“伯爷,末将给您引路。”
  杭州的青楼妓院比之金陵毫不逊色,若不是金陵有秦淮河的衬托,早就被西湖的花船画舫给抢去了风头,一个简单的妓院青楼,有时都能引得一个个有钱人豪掷千金,更别提那些个被青楼捧起来的清倌人。
  想那李逢春也是清倌人出身不是。
  杭州的青楼内的竞争太大,官员一般都喜欢去金香楼,这里不仅因为有教坊司的股份,更重要的是控制金香楼的背后的老板。
  金香楼的清倌人许多,李逢春便是从金香楼出去的清倌人,陈操在黄崇涛的带领下抵达金香楼五楼的大包间内,能坐下二十多人的大圆桌此刻空无虚席,陈操坐在主位上,左侧位是吴春,右侧位则是刘维嗣,然后挨个便是浙江三司的主要官员,按照官职大小依次坐下去。
  由刘维嗣几个人带头,一众官员一起朝着陈操敬酒,接连三杯之后,便开始了正题。
  杭州知府彭春坐在陈操的正对面,有些肥胖的他像一个弥勒佛一般笑着站起身,朝着陈操行了个礼:“定武伯,下官本来是拒绝他们的,毕竟定武伯是钦差,但是挨不住那些个商人名士的请求,所以将他们给带了来,他们也给定武伯和随行差员备了些礼物,还请定武伯看在咱们浙江人热情好客的份上见他们一见。”
  当官的给当官的送礼,为了避免落人行贿受贿的口实,一般都是让当地的豪绅组织起来,将要送的东西当做礼物发出去,一来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二来若是对方不接,即便想反咬一口也找不到由头,豪绅送礼算是人情,别人又没有行贿,你能柰别人如何?
  手笔很大,在杭州一众豪绅富商的带领下,一些家丁抬进包间足足五口大箱子,然后这帮人和陈操套了个近乎,纷纷撤离。
  想来这帮人干这个事情驾轻就熟,并不是一天两天了,陈操便想在浙江当巡抚或者某地主官,当是富得流油的存在。
  “哈哈哈...”刘维嗣一扫之前的尴尬,然后笑道:“定武伯莫要惊讶,我浙江人对于客人向来是热情的,下官刚来浙江时也是惊叹有余,还请定武伯不要客气,都是百姓的心意,望定武伯和诸位差员大人一定收下这些东西。”
  陈操作为阉党一员,自然是有不少一个战线的盟友的,浙江之地也有不少投靠了魏忠贤的‘墙头草’,但在座的哪些是,哪些不是,现在还看不出来:“哦,离开京都之前,只听说江南之富庶养活了整个大明朝廷,现在看来,是有过之啊...”
  “哈哈哈哈...”
  包间内的笑声很大...
  陈操说完便道:“说说吧,有什么东西,既然送来了,本伯也不能厚此薄彼,大家见者有份吧...”
  黄崇涛连连摆手:“不不不...此乃杭州地方士绅送来犒慰钦差大人的,咱们这些人,无功不受禄,无功不受禄啊...”
  刘维嗣觉得陈操在坑他们这一群人,自然是不会要的:“定武伯当真说笑了,把咱们浙江官员看成什么了,定武伯代天巡狩,有什么事情尽管说,下官定然会知会地方官府紧密配合,绝对不会给定武伯带去什么麻烦事。”
  陈操转头饶有兴趣的盯着刘维嗣看,然后笑道:“嗯,有道理,赵信,去把箱子打开看看都是些什么好东西。”
  赵信自然不会管刘维嗣的劝阻,陈操一下令,立马站起身走上前,当着二十多人的面打开了所有的箱子。
  里面不是金光灿灿的金条就是一张张的地契银票,银子都见不着,还有不少名人字画以及传世的古董。
  “嚯...”陈操立马站起了身子,踮着脚看着。
  刘维嗣和一众人带笑对看了一眼,大家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然后满意的看着陈操。
  彭春一脸热情的看着陈操:“定武伯请坐,这只是开始而已,不用惊讶。”
  “开始?”陈操惊声道:“莫非后面还有?”
  彭春笑道:“定武伯有所不知,钦差队伍旅途艰辛,待定武伯要返程之时,地方三司官员会按照惯例召集士绅给钦差队伍奉上仪呈。”
  “难怪啊...”陈操喃喃道:“谁都抢着争着到江南做钦差、做巡抚,想不到能捞这么多钱,张阳明这几年肯定没少挣啊...”
  一席话脱口而出,弄得在场的人都脸红耳赤,当官不为钱谁去当官?
  刘维嗣举起酒杯,为了缓解尴尬,故意打断了陈操的自言自语:“定武伯,今日远道而来,下官作为布政使,理当先敬定武伯一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