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76章 计划很大

第076章 计划很大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的棋下的很大,表面上所有的一切都在广宁城,实际上他真正的意图却是在金州卫,金州卫地处整个大连湾的咽喉上,只要占为己有,进退都是好事,而撤掉张盘那是因为陈操不喜欢这种老兵油子,他也不是陈操的人。
  宋澈点头,这下也是明白了陈操的具体计划:“广宁城就让我来守吧。”
  陈操瞪眼摇头:“你不行,你得回去给我编练新军,广宁城交给王孝杰来守。”
  “新军?”宋澈皱起了眉头。
  陈操一脸神秘道:“朝廷这回在广宁损兵折将十多万,已经拿不出像样的兵员来了,再说,陕西民乱越来越严重,朝廷不仅没兵,而且还没钱,仗没法打,只能守。”
  虽然陈操都是猜测,但宋澈对于陈操的话那是一百个信服,当下就点头:“我知道了,朝廷会让各地兵备道自己编练屯守新军,军费一半由朝廷出,一半让新军自己自足。”
  “然也...”陈操笑着点头:“咱们可以趁机发展实力,把兵练好,有的是机会。”
  “那眼下?”宋澈指了指广宁城。
  陈操轻松的呼出了一口大气:“努尔哈赤征朵颜三卫去了,然后还要去收服蒙古诸部,这些事情办下来,即便他在广宁搜刮无数,也必须要休养生息,现在已经是七月了,至少也要等到明年二月开春之后,咱们还有准备的时间;
  这几万百姓发动起来重修广宁城,老弱妇孺就做轻巧的事情,重的就让那些溃逃的败兵和流亡的百姓去做。三个月时间修好广宁城不在话下。”
  陈操和宋澈说了许久,然后便让赵信安排人去给那些百姓做工作,想来这些百姓还是识趣,知道了鞑子的残暴之后,纷纷表示愿意修筑广宁城,而陈操则提供吃食,为此这些人对陈操是感恩戴德。
  陈操的计划很大,自然是不能简单修筑广宁城,除却让一部分兵卒率先回南京之外,又让所有的战船和运输船去工坊运送成品的水泥来,他要在辽东建起一座现代化的水泥城市。
  七月底,朝廷来信,命陈操回京述职,收到消息后的陈操第一时间乘坐海船前往金州卫,与早就等待在那里的刘爱塔进行了第一次的接触。
  自然,双方肯定要假意打一仗,刘爱塔投降了大明,不代表他手下那些个士卒都投降了,所以这一仗也死了很多人,刘爱塔不得已不放弃金州卫。
  “罪将刘兴祚,见过定武伯...”
  刘爱塔的汉名叫刘兴祚,此刻见陈操自然要以汉名称呼。
  陈操赶紧扶起刘兴祚:“刘将军客气了,咱们长话短说,免得给你招来麻烦,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明年开春,鞑子要征朝鲜。”刘兴祚当即开口道。
  “朝鲜?”陈操皱眉,然后点头表示知晓:“对咱们大明可有什么行动?”
  刘兴祚摇头:“广宁大胜,遗留在广宁内的兵卒全部都要撤回,八旗各部要休养生息,这回兼并兀良哈三卫和收服蒙古之后,至少会休息一整年,恐怕会在后年奴酋才会再次动手。”
  “那他们征朝鲜?”陈操皱眉问道。
  刘兴祚道:“命阿敏动手,罪将跟着行动,命令已经下达,明年二月开春之后便东征朝鲜。”
  “呼...”陈操长出一口气,有朝鲜当替死鬼,自己在辽东准备的时间就空出来了一年,完全没问题:“刘将军,你在鞑子内部消息比之万青要广,密辛也多,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切莫走漏了身份。”
  “罪将谨记...”
  ...
  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陈操在天津卫登岸之后便快马去了京城,在中秋当天入了正阳门,先去了兵部报备,然后又去五军都督府,最后便被张问达请到了府邸中。
  “今年中秋节,朝中气氛不好啊...”张问达和陈操坐在花园的凉亭中赏月。
  陈操吃了一口月饼:“张叔叔是不是在为广宁的事情烦心?”
  “老夫已经致仕了,对于朝局没有多大的看法,但广宁之事延及我大明朝的安危,不得不慎重,这回你在广宁的事迹老夫也知晓了,不错,克苍当年没有看错你这小子。”
  陈操笑着给张问达倒上了一杯酒:“徒劳而已,这回去就是送死,运气好罢了...”
  “送死?”张问达皱眉,转念便想通了陈操的意思,然后摇头:“党争啊党争...莫非当真是你说的那样?”
  陈操赶紧放下月饼,喝了一口茶:“叔叔,你家的月饼谁做的,这么干吧。”
  张问达闻言便用手中的折扇敲了他的脑袋一下:“你个混小子,这是我那女儿今天亲手做的,知足吧你。”
  “哟...”陈操一脸的尴尬:“赶明儿替我给妹妹说一声,我不是故意的。”
  张问达上下打量了陈操,然后摇头:“可惜你已经婚配了...老夫不能抢了克苍的人,哎...”
  陈操不明就里,张问达便又道:“明日中秋之后的大朝,圣上要召见你述职,你要好好表现,说不得又给你什么好处。”
  “嗨...”陈操摇手:“别介了,上一次封伯我可是出了大血了...”
  “你?”张问达皱眉看着陈操。
  陈操当下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岔开话题道:“张叔叔,朝中可有对熊廷弼和王化贞的处置?”
  见陈操避而不谈,张问达也老精的很不追问,便接下话茬道:“两人退回山海关便被抓回了京师,下狱论死...”张问达出气道:“王化贞的座师乃是叶向高,偏偏这家伙又依附你们阉党。”
  “这我知道,”陈操打断了张问达的话:“邢慎言都告诉我了。”
  “邢慎言?”张问达问:“他在你营中?”
  陈操点头,他有些懵:“怎么了?”
  “此人是有真才实学的,”张问达道:“你要好好用他,他的忠心也是可以的,就是因为年轻不合群而已。”
  陈操知道张问达不合群的意思,邢慎言不喜欢东林党,认为他们都是假学子。而偏巧他有真料,所以在东林党向他抛出橄榄枝之后直接拒绝,以至于被派去了辽东做参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