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73章 广宁之役V

第073章 广宁之役V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骑着马跑在前面,身后的事情根本不清楚,他现在想管也来不及了,在赵信的裹挟下朝着双台子河口撤离。
  宁国兴望着那一门修复过的已经炸过膛的迫击炮,无奈的摇头:“不要了,将另一门带走,还有多少炮弹?”
  “大人,还有三发,”炮手回答道。
  “全部打完,拿上炮快撤。”
  何和礼停下马来,望着地上那门已经报废的迫击炮,想起刚才就是这东西一炮炸死了自己的七八个奴才,便道:“此炮虽小但威力惊人,拿上它,回去献给大汗...”
  “喳...”
  “传令,全军追击,不能放跑了明军主帅。”
  西平堡距离双台子河口五十里,人在逃命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最惊人的表现,陈操所率领的部队就是如此,他骑着马,奔袭五十里快的话也就是一个多时辰,等到陈操见到早已经奉命等待在河口的水师火器部队时,整个人便放松了许多。
  “伯爷,还有万余人没有撤出来。”赵信说道。
  宋澈还在当中指挥,因为他沿途收拢了不少从沙岭驿和西平堡逃出来的败兵。
  陈懋修就在岸上,朝着陈操行礼后,便与赶到的右卫士卒一起列阵,等待鞑子的骑兵抵达,然后陈操让已经赶到的士卒赶紧登船,不要延误。
  撤退是繁琐的,何况是被人追着撤退,等到何和礼率领大军赶到之时,便遭到了右卫剩余士卒与水师官兵的无情打击,在冲锋了七八次后才发现眼前这股明军气势强盛,而且他们的火器加在一起颇多,根本没办法冲破他们的军阵,不得已选择撤退,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陈操的部队登船离开。
  岸上的阻击战一直持续到傍晚,直到最后一名右卫士卒登上小船之后,何和礼才率军赶到河滩边上,然后朝着还在运输小船上的士卒放箭。
  这一举动也射杀了不少士卒,陈操在旗舰上看着一切根本没有办法,所有火炮和弹药都用在了陆地上,水师现在除了靠燧发枪之外,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
  “伯爷,咱们怎么办?”赵信望向陈操。
  陈操望着岸上的何和礼大军,然后道:“打旗语,传令,舰队朝着大凌河走,沿途不靠岸,先看看情况再说。”
  “是...”
  “耀中,”宋澈登上陈操的旗舰,上了甲板道:“这回真让你说中了,我服了,以后我全听你的。”
  陈操无奈的发笑:“若是孙得功那厮中途不反水,我想西平堡这一战还有的打,说不定还能反败为胜。”
  “我在沿途收拢了一些从沙岭驿还有西平堡跑出来的残兵,要不要问一问。”
  陈操点头:“也好,我先休息一下,你等一会儿带着人来见我。”
  ...
  “卑职辽东经略熊大人帐下总兵刘渠所部,团山堡守备周定芳,拜见定武伯。”
  “卑职西平堡副总兵罗一贯帐下所部斥候百户李兴业,拜见定武伯。”
  宋澈看向陈操:“伯爷,他们两个我问了问,乃是两地溃兵中官职最高的。”
  陈操端坐在椅子上,虽然有海水的波浪,但这是在辽东湾的内海,还算是平稳:“本伯不追究你们溃逃的责任。”
  “谢伯爷大恩。”两人齐声说道。
  陈操接着道:“周定芳,本伯问你,沙岭驿一役战况到底如何?”
  周定芳拱手:“回伯爷,我军刚刚抵达平洋桥便遭到了鞑子的伏击,两万援军四散而逃,刘总兵带着我们赶到了沙岭驿与祁总兵汇合,前日鞑子对沙岭驿发动进攻,我军数次战退鞑子,但却被奸细出卖,刘总兵战死,祁总兵带着我们突围,但身受重伤,路上经过西平堡时卑职与他们走散,现在不知道下落。”
  陈操皱着眉头,祁秉忠带队突围而退,经过西平堡肯定要遭殃,身受重伤,能不能回去都是一个未知数:“西平堡如何?”
  李兴业行礼,略带哭腔道:“罗将军不愿意突围,他朝着京城方向给陛下磕了头然后就自刎而死,临死前让黑参将带着咱们突围撤退,参将大人觉得不能不把西平的事情交代清楚,于是拼死为卑职打开了缺口,卑职这才带着人逃出。”
  陈操觉得罗一贯很是忠心,临死前居然还知道朝着京城方向磕头:“本伯知道了,其他人呢?”
  “游击将军张明先和李茂春两人先后战死。”李兴业黯然说道。
  陈操良久才点头:“你们都是好样的,虽然这回咱们败了,但本伯回去之后定然会为你们请功。”
  “谢伯爷...”两人齐声答道。
  “本伯正需要辽东的人,你们两个久在辽东,要不要来本伯帐下做事?”陈操询问道,他确实有这个需要。
  两人都是属于败兵,而且周定芳官职不小,堂堂守备都溜了,战后定会被追责,陈操开口,就有人保他们,于是两人略作思考便齐齐朝着陈操行了跪礼:“卑职愿为伯爷调遣。”
  两人离开之后,陈操有些疲惫的靠在椅子上,此刻舱中只有宋澈几个心腹在:“西平堡丢失,广宁也不复存在了,我看,什么以细河为界都已经是妄想。”
  宋澈大惊:“耀中,你的意思是整个广宁?”
  陈操落寞的点点头:“只是时间问题,鞑子必然趁胜追击,以王化贞那个怂包样,他未必有袁应泰与城俱亡的勇气。”
  “伯爷,经略熊廷弼还在。”赵信插了一句话道。
  “他?”陈操不禁摇头:“除非整个广宁的指挥权都在他的手里,依着未打之前的兵力或许还有与努尔哈赤一战的实力,现在...恐怕连他都自身难保。”
  舱中的气氛很是低落,谁都不愿意打败仗,陈操挥退了所有人,进入后舱,张春瑶与小春正在里面等待。
  陈操正想着要不要办正事的时候,李婉儿却闯了进来,她看了张春瑶一眼,然后也不管正在给她行礼的张春瑶:“陈操,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就是那晚上我和费英东说的话...”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