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59章 敕定武伯

第059章 敕定武伯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星期五有事,没更新,所以弄到今天更新,担待)
  “大人也曾提过从硝石提炼产物,”毕懋康提点了宋应星一句。
  宋应星猛然想起一件事情:“泰西当中一名工匠曾说他有用过硝石加了什么东西然后提取了一种化合物,下官听不懂所以没有理睬。”
  陈操点头:“那东西叫硝酸铵,还有一个东西,也是用硝石提炼,具体怎么弄我不清楚,但提炼出来的是无色或者黄色的油状液体,一旦你们弄出了这东西,记住,千万不要剧烈的摇动,明白吗?”
  “下官谨记...”
  陈操接着安排了些事情,让他们加紧研究之后,便带着人出了营地,他有重要的事情。
  迎娶白心兰过门。
  陈操手里有朱彦荣出具的文书,再取她这个二婚嫂那就是简单明了的事情,娶进门也就是妾室,比之翁美芯成为侧室的档次要低了一些。
  白玉兰没有见陈操,她在生陈操的气,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释怀陈操凶她,不过对于白心兰再嫁一事,她是答应了的,白瑜很气,文官要面子,但好歹陈操帮过他,所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反应,让白玉兰自己处理。
  娶一个妾室不能明目张胆,更何况白心兰有了身孕,所以陈操索性就在自己的府上摆了几十桌,然后趁着夜色从白府把白心兰拉进了府内。
  参与的人很多,尽是些金陵城中的达官勋爵,陈操现在的身份不同,但即便是纳妾,有些消息灵通的便遣人送来了贺礼。
  比如远在京城的魏忠贤和田尔耕,都派在南京的眼线充当了送礼的人。
  陈操的秉性李湘是清楚的,见着白心兰怀着孕嫁进来,自然是接受,陈操很是温柔的叮嘱了李湘要好好的照顾白心兰,便顾自的去喝酒聊天。
  三天后
  “大人,传旨的天使来了。”
  陈操正在后院和张春瑶嬉戏,赵信就在后面的照门边侧身大喊道:“大人,来人可有司礼监的吴春。”
  连吴春都来了,证明这回传旨是实打实的有好处了,便赶紧整理了袍服,和赵信策马朝着镇抚司衙门去。
  “哟...”吴春见着陈操小跑进来,很是欢喜的迎着:“陈老弟,咱家可是恭喜你咯...”
  陈操立马站立,然后从怀里掏出封包:“吴老哥,好久不见了,但老弟我知道,只要吴老哥出现,老弟我肯定有好事情。”
  吴春笑着接过封包,一摸就知道至少在五千两左右,当下笑的更是欢喜:“呵呵...咱家来呀,除了传旨之外,更重要的是给陈老弟带话的。”
  陈操赶紧拱手:“那就先办正事然后再叙旧?”
  “哈哈哈...好...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使、南京右卫指挥使兼操江水师副将陈操接旨,”吴春侧身,然后在香案后站立,打开圣旨道:“奉天承运皇帝,敕曰:”
  圣旨开头这么正式,陈操也不敢怠慢。当下就跪下高呼了万岁。
  “朕自登基惟世治立尔,戡乱以武,而军帅戎武之帅为朝廷支柱,卿..................”
  吴春开始了长篇大论,陈操听得头痛,然后就深深感觉到翰林院这帮子人真的闲的蛋疼,不过有一点是好事,这些东西当真是文化底蕴。
  终于...
  “兹于授尔,特与敕封为奉天翊卫推诚宣力武臣定武伯,赐诰书蟒袍,岁禄七百石;大臣有奉公之典,藉内德以交修,朝廷有疏爵之恩视夫皆而并贵,懿范弥彰崇嘉永,锡尔定武伯陈操之妻李氏,坤仪毓秀,月室垂精,锦线穿云,赠良人以征袍,治行有声,亦宜荣宠。是宜赠尔为四品夫人,锡之敕命于戏,徽着兰房委佗,如山河之足式仪儆戒若翱翔之不遑,金笺甫贲,紫诰遥临...
  钦此...”
  “定武伯,接旨吧...”吴春含笑道。
  陈操想不到自己的封号如此牛叉,连李湘都顺带着封了正四品的诰命夫人。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接旨谢恩了:“臣陈操,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陈老弟...哦不对勒,”吴春笑着将圣旨递给陈操:“当下真的要恭喜定武伯爷了咯...”
  赵信都是满脸红光,陈操升了爵位,以后他的出路更加的广,陈操接过圣旨,然后递给赵信,便谦虚道:“吴老哥,咱们兄弟不讲外话,爵位乃是陛下封的,但依然不影响咱们的交情,走,老弟我在秦淮楼给老哥摆一桌接风席面,咱们边吃边谈...”
  秦淮楼的三楼包间是陈操的永久产物,没人敢去要,所以此刻吴春正在一个小姑娘的身上上下其手,太监逛青楼多了去了,有的太监别院养女人都是常事,就好像魏忠贤一样。
  “吴老哥,督公可是有什么要紧消息递交给老弟我的?”陈操放下酒杯道。
  吴春一个激灵,高兴的简直把事情忘了,于是放下女子,让其出去,等房中只有陈操、赵信和他三个人后,才道:“陈老弟怕是不知道,这次淮安平叛你在朝中的名气那是太大了,不过都察院的那些个废人联合着各科给事中阻止给你封爵啊,若不是老祖宗力排众议在陛下那里给老弟你美言了几句,你这个定武伯的爵位怕是落不下来勒...”
  陈操听得懂话里面的意思,于是笑着点头,朝着北方拱手:“督公的赏识我这个做属下的是清楚的,他日定当报答。”
  吴春满意的点头,然后又道:“不过你的东西老祖宗和陛下都很高兴,这不,离京之前又给袁崇焕拨去了五十万两的军费,听说建奴这回在广宁聚集了重兵,还在联络蒙古人,袁崇焕和辽东的督抚们倍感压力,连孙督师都上了奏折,请陛下拨款以振军心勒...”
  陈操插话道:“上一次不是说广宁军队哗变吗?”
  “嗨...”吴春当下筷子:“那些个东林党人当真觉得陛下好欺负,”吴春的样子有些生气:“陛下内帑全部空了,哪里来的钱?陈老弟让人送来的五十万两银子一到京师就拿了十万两给辽东先用着,三大殿毁了得修缮,全部投了进去,户部没钱啊,陕西、山西两地民乱加重了,马世龙的平叛军在陕西吃了大亏,又遇着大旱,钱粮跟不上,停滞不前找朝廷要钱,陛下得住啊,不然皇家的脸面哪里来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