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55章 明争暗斗

第055章 明争暗斗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朝廷派了礼部左侍郎林尧俞为钦差大臣来此,与魏国公一同庶理此次夏粮一事。”
  陈操翘起嘴唇:“多久到?”
  “北镇抚司一路护送,最快明日即可到达。”赵信回答道。
  等了十天才等到人,想来朝中对于谁来这里有很大的争议。
  “林尧俞的身份如何?”陈操询问。
  赵信早有准备:“非东林党、非阉党,并且其在朝野的名声很好,言其刚正不阿。”
  “难怪...”陈操若有所思:“看来魏阉和叶向高他们也都在忌惮对方,才选了这么一个人来。”
  “大人,林尧俞会不会坏事?”赵信有些担心。
  陈操嘴角上扬:“应该不会,若是有损阉党的利益,魏阉决计不会派他来,东林党也会阻止,反之也是相同,从天津坐船下来淮安最多七天,拖了十天才来,想必他们在朝中争论此事肯定很久了。”
  “安排翁林志他们做的事情如何了?”
  赵信拱手:“按照大人吩咐,只要钦差大臣一到淮安就动手。”
  陈操点头:“田老虎如何了?”
  赵信嘲讽道:“那厮起先还嘴硬的很,非常不怕死,属下便威胁要切了他的命根子把他送到辽东去,这家伙立马变了卦,问什么说什么,条件是让咱们放他一马,大人,这事您既然问到了,还请大人决断。”
  “你怎么想的?”陈操反问。
  赵信愣神,然后反应过来:“属下知错了...”
  陈操转身,盯着赵信,看得他发毛:“属下再也不敢了,以后的事情一定告知大人决断...”
  赵信认怂之后,陈操才缓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咱们当官的说话要算话,等他没用了,说切了他就得切了他。”
  赵信明显颤抖了一下:“属下遵命...”
  ...
  王一清与大河卫的人全部被抓进了徐弘基的行辕内,此刻与杨一鹏对话的,只有淮安知府廖范等几个淮安府的官员。
  “杨大人,”廖范皱眉:“黄明投了锦衣卫,给了什么密报下官确实不清楚,下官的人到桃源时,锦衣卫已经将他们那些人的家眷全部保护了起来,下官的人根本接触不到他们。”
  咚...
  杨一鹏狠狠的锤了案几:“田老虎也被抓了,等朝廷来人,本官若是不能全身而退,你们在座的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要遭殃。”
  在座的官员一个个胆颤心惊,连正三品的总督都遭了殃,他们这些个五品以下的官又该如何?
  有的人甚至互换了眼神,心中出现了和黄明一样的想法。
  杨一鹏见此,便冷笑道:“诸位,别想那些不着边的想法,你们的破事本官心知肚明,朝中诸公要你们死,你们以为投靠了锦衣卫就活得了?”
  虽然尽是威胁,但这些人还是很明白现在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大人,”一名绿袍官道:“不如咱们跟他们鱼死网破。”
  “对...”
  “鱼死网破...”
  不少人都附和起来。
  杨一鹏冷眼看着,然后深吸气道:“来人,去把潘友荣找来。”
  杨一鹏要单独见潘友荣,两人在中堂是关起门来说的话。
  “杨大人,可是有事情?”潘友荣坐在椅子上感觉到一丝丝的不安。
  杨一鹏来回踱了许久,才站定道:“我要你找一群死士...”
  “啊?”潘友荣心惊:“杨大人,找死士做何?”
  “杀人...”杨一鹏露出了鹰隼般的锋芒。
  潘友荣不傻,在王一清被抓后便知道上一次陈操给他说的事情不简单,这回杨一鹏如此作为,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
  杨一鹏见潘友荣不说话,便道:“上一次你宴请陈操,可是和他达成了什么交易?”
  “并无交易,”潘友荣果断的回答道。
  但杨一鹏老练世故,根本不信,也不戳穿,只是冷笑道:“潘友荣,你别忘了你的身份,本官也不管你与他到底有没有交易,本官只是想提醒你,翁时阶的事情你一口答应的,他来淮安的目的也很明确,翁家人一但出去,你潘友荣坐得坐不得漕帮帮主的位置还是一个未知数。”
  见着潘友荣低头不说话,杨一鹏接着道:“我东林正直之士这次要与阉党拼个高低,你潘友荣的事情本官可都清楚,别想着脱身,不然的话,定让你潘家三百多口人死无葬身之地。”
  潘友荣抬头,面露惧色,而后心中怒意充起,正要开口,杨一鹏便打断了他的想法:“此次来的人乃是礼部左侍郎林尧俞林大人,虽然不是我东林党人,但其平素不喜阉党,想来也不会多为难我们,只要黄明死了,一切死无对证,桃源县其他人的话就是摆设,谁能把我们怎么样?潘友荣,还是老实办事吧。”
  “在下一定全力去办。”潘友荣好像下定了决心,说完便离去。
  巡抚衙门外等着潘友荣的人,一上马车,潘友荣便道:“去把南堂堂主柳一中找来,我有事吩咐他。”
  “帮主?”潘友荣的心腹关切的问道。
  潘友荣长出一口气:“杨一鹏说的对,两边下注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但我觉得他的话有问题,谁说不能投机取巧,人照杀,若是出了事,我还有后招,陈操一定不敢杀我,那还怕什么?”
  黄明一直没回去,因为要出堂作证,并且明天林尧俞就到淮安,所以是哪里都不能去,他住的驿站有一队锦衣卫守着,再加上这里是淮安府城黄明睡得也踏实...
  陈操一行人刚刚从妓院出来,在外喝花酒是他来这个世界最大的爱好,与后世蹦迪差不多,而且陈操现在只要打出纳兰容若的名号,喝花酒连钱都不用给。
  陈操与赵信几个走出妓院大门,转入另一条街准备回驿站时,便听到‘绷’的一声响。
  “大人小心...”赵信大喝一声,他前面的一名校尉已经被射中倒地哀嚎起来。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陈操刚刚办完正事,又喝了些酒,脚下居然有些虚浮,被赵信一扯便倒地。
  又是几声弓箭响起,又有人哀嚎起来。
  天气果然会影响箭矢的发挥,陈操倒地之后,便看见周遭几条街冲出几十名蒙面的黑衣人,一个个提着朴刀,朝着自己这边杀来。
  陈操大惊失色,来不及计较这些人的来路,自己这边除却赵信、许开先和十几个校尉之外便没人了,况且刚才还被箭矢射中几人,现在站着的也就十五六人左右:“赵信,放信号弹叫人,派人去找援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