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51章 淮安漕帮II

第051章 淮安漕帮II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这章开始字数就是每章4千字左右了咯,最主要的是让大家看书没那么烦躁
  漕运总督杨一鹏的官阶是正三品,而如今陈操的南镇抚司指挥使的官阶也是正三品,两人品级相同,但碍于文武区分,在这个年代,文武见面品级不是一个层次,当然,这是官场的规矩,人为形成的,并不是法定。
  所以,陈操见了杨一鹏后,也拿出了官威:“久闻杨大人高名,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杨一鹏觉得陈操是不是不懂礼数,不懂官场规矩,但现在别人先开了口,自己这边又不好拿架子,于是礼节性的朝着左侧面拱了拱手:“陈大人幸会了...”
  杨一鹏的动作陈操是清楚的,往左侧位拱手那是代表敬的是天子,而往右侧位则是赤露露的鄙视,杨一鹏与陈操第一次见面,肯定不会右侧位,但又看不起陈操,所以左侧位拱了手。
  陈操心中暗自不爽,两人主宾落座之后,陈操便抢先开口道:“杨大人,陈某今日来此,有公事也有私事,不知道杨大人想先谈哪一桩?”
  你问我?
  杨一鹏感觉陈操是不是搞错了身份,弄得自己好像是客人一般:“陈大人是不是弄错了?”
  “并没有错,”陈操摇头:“我是军伍之人,文官历来看不上咱们,最主要的就是咱们说话直来直去,不懂得婉转,有些话说透了不好,但陈某历来不喜欢拐弯抹角的说话说一半,剩下一半让人去猜。”
  “陈大人别忘了自己也是儒家学徒...”杨一鹏插话道。
  陈操故作恍然大悟状:“还真给忘了,不过还是直说的好,杨大人,咱们还是先谈私事吧。”
  杨一鹏搞不清陈操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一上来就公私两个事情,便道:“我与陈大人素未谋面,何来的私事可谈?”
  “有...”陈操拉长着语调:“待会说到李养冲李大人那里不就是熟络了嘛...”
  杨一鹏的眼皮明显的颤抖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丝丝的不善,陈操最善于察言观色,于是哈哈笑了两声:“我就说嘛,咱们肯定有私事可以谈的嘛。”
  杨一鹏心底也不想和陈操拿捏,便道:“那就请教陈大人了。”
  陈操拱手:“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杨大人,漕帮兖州府的翁家小姐翁美芯与陈某有旧,今日前来,特地向杨大人讨一个人情,放翁家小姐一马。”
  陈操的话说完,两人就保持了沉默,良久都没说完,堂中甚至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杨一鹏盯着陈操那面带笑意的表情,脱口道:“陈大人可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结案了,翁美芯勾结响马盗证据确凿,山东巡抚衙门都亲自上了公文,与按察使司的公文一同去了刑部,陈大人,你要知道这里面的干系重大,不是你一句人情世故就可以完善的。”
  杨一鹏说话的时候陈操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一副看不起人的表情盯着杨一鹏,他也学杨一鹏,良久不说话,然后才道:“相信以杨大人的能力,定然能够将公文追回,然后刑部发还重审。”
  杨一鹏有些恼火陈操的说话方式:“本官凭什么帮你?”
  陈操根本没有接他这句话:“其实事情很简单,只要杨大人将翁家小姐交给陈某,陈某自然给杨大人办的妥妥当当的,不会让杨大人有一丝为难的地方。”
  杨一鹏神色不善道:“你有什么资格让本官帮你?陈大人别忘了,本官与你压根不熟悉。”
  “你这家伙好不识趣...”站在一旁的赵信当下就火了。
  “放肆...”杨一鹏呵斥了赵信:“你个区区武夫,如何敢对本官呼来喝去?当真以为本官好欺负?”
  陈操摆了摆手,示意赵信闭嘴,然后哈哈哈笑了两声,依然带着笑容道:“杨大人不要与我手下一般见识,陈某还是那句话,事情很简单,只要杨大人把翁家小姐交给陈某,陈某一定不会让杨大人为难,而且还有好处奉上。”
  杨一鹏坐直身体,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若是为此事,本官还劝陈大人莫要插手,这个忙本官不会帮,也帮不上。”
  “既然杨大人执意要撕破脸皮,那陈某也就只能公事公办了,”陈操当下就将笑脸换成了严肃的表情:“杨大人,据山东缇骑汇报,翁美芯涉嫌勾结响马盗一案另有隐情,本官已经下令锦衣卫前往刑部调去卷宗,案子不日发还重审。”
  杨一鹏心中一惊,他忘了陈操的身份。
  “响马盗在武宗朝时就霍乱不绝,为保朝廷安宁,本官身为南镇抚司指挥使,有责任处理这件事情,今日前来,就是要提调当事人翁美芯,她人在哪里?”
  杨一鹏完全忘了陈操锦衣卫的身份以及他们办事的手段,但眼下也不能失了自己漕运总督的面子,便硬气道:“她的案子已经判了,再说,她是重要犯人,若是落入你们锦衣卫手中,指不定要干些什么事情,要是死了怎么办?”
  “杨大人你是没有搞清楚锦衣卫的权力?”陈操皱眉:“本官好心好意提点你你不领情,非得撕破脸皮,告诉你,锦衣卫为天子亲军,办事只向天子负责,你若是执意不将翁美芯交给本官,本官不由得要怀疑勾结响马盗的是不是不止她一人,还是你们这些人都有份?到时候我锦衣卫下了驾帖,别说是你个总督,就是部院尚书,我锦衣卫也照抓不误。”
  ...
  “小妹,”翁林志很是感激,当看到翁美芯的那一刻,当下就激动的给陈操跪了下去:“大人恩情,草民无以为报,请大人受我一拜...”
  咚...
  陈操没能拦住,翁林志就在房间的地板上重重的磕了一个响头。
  翁美芯哭的很伤心,他的三个哥哥全部死了,父亲也被关押,现在能出来,全靠了陈操。
  陈操发现翁美芯盯着自己哭,便道:“我知道你没有让你兄长来找我,玉佩还在你手里,不过上一次你救我一命,我说过,定然回报,美芯,你放心,你的事情就是我陈操的事情,定然给你安排妥当了。”
  翁美芯擦了眼角的泪水,然后朝着陈操行礼:“谢大人,民女请大人帮忙,救救我父亲。”
  “令尊的事情不小,”陈操一脸的严肃,坐到了椅子上:“你知道山东巡抚衙门那边如何给你父亲定的罪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