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8章 我是好人

第048章 我是好人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回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家人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事情都得放在最后。
  “夫君...”
  陈操再见李湘时觉得她又瘦了,赶忙将李湘抱在怀中:“孩子如何了?”
  “浩儿好着呢,刚刚睡下,”李湘头靠在陈操怀里,很是享受:“爹爹的事情。”
  “岳父大人的事情已经着落了,送回乡安葬没有?”陈操抚摸着她的头发。
  “嗯,赵信派了锦衣卫开道送回去了,朝廷也加了追谥,也算是有所终了。”李湘说着情绪有些低落。
  陈操拍了拍她的后背:“人都有生老病死,何况岳父大人,再者他是被人当枪使了,为夫已经在京城替他报了仇,你且安心,若是以后我死了,你得好好管着这个家。”
  “夫君说什么糊涂话...我死你也不能死。”李湘说着猛锤了一下陈操的胸口。
  卧槽...
  “对了,夫君,”李湘抬起头:“小妹现在也大了,金陵不少富贵勋爵家中都派人来提亲,我做不了主,于是推给你了。”
  “对啊...”陈操松开李湘,然后坐到椅子上,皱着眉头:“小妹不能嫁普通人。”
  “我知道啊,提亲的甚至还有几个老牌侯爵府,甚至连黔国公留府都来了人,想要为家中庶子提亲。”李湘扳着手指头说着。
  陈操哈哈哈大笑:“我说的普通人不是勋贵豪门,陈晴要嫁,必须得嫁军伍中人,我已经有人选了。”
  李湘愣神,然后试探道:“夫君的意思是将小妹说给......宋...”
  “没错,”陈操一脸的严肃:“父亲战死,老祖母病亡,我这个做兄长的就是她的监护人,我说嫁给谁就要嫁给谁,”陈操愣了愣:“我与时秀关系匪浅,而且他对夫君日后有大助力,非得与他结亲不可...对了,怎么这帮人这个时候来提亲来了?”
  “这帮人听说小妹三年的孝期要到了,所以都争先恐后的来提亲来了。”李湘不以为然的说道。
  “三年孝期?啊...”陈操尖叫一声。
  “夫君你怎么了?”李湘走近。
  ...
  铁岭乡君府位置比较好,李家也不差钱,再怎么也是全家搬来,虽然李如柏自裁了,但李家现在于辽东还有李如桢、李如楠、李如桂等几个长辈,晚辈还有李绍宽这个参将,也不至于彻底没落。
  “哟,陈大人来了。”守门的家丁认得陈操,很是热情:“小的这就去禀报。”
  “不用了,我自己进去。”
  陈操走进大门转过照壁,便听得有人说话,仔细一看是李家的一众女眷正在侧堂的花园便刺绣说话,有人看的陈操,便开始小声议论。
  侍女认得陈操,快步跑进后院,不时走出,朝着陈操行礼:“大人请回吧,小姐身体不适,请大人改日再叙。”
  几个意思?
  陈操听出了赶人的味道,但他可不是善茬:“怎的?本官南镇抚司指挥同知,有军情要事见你家乡君,若是你不让开,小心我持械冲进去了。”
  “你敢...”
  陈操放眼望去,李婉儿持着长剑站在大堂门口:“怎么,陈大人好大的官威啊...”
  嗯?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婉儿...”
  “放肆...”李婉儿呵斥道:“本乡君的名讳也是你能称呼的?”
  “这唱的是哪一出?”陈操都搞不清楚了。
  “穆桂英痛打杨六郎...”
  话音一落,李婉儿拔出手上的长剑,捏了一个剑诀,朝着陈操猛刺而来,生死关头,陈操动都没有动一下,那柄长剑径直刺来。
  李婉儿见陈操丝毫没有要躲的架势,猛的一挑,原本刺向他咽喉的剑锋还是刺入了他的左侧肩胛内...
  鲜血一下就染红了他的袍服...
  哐当...
  长剑落地。
  “混蛋,”李婉儿一把冲上前,瞬间就哭了:“你个混蛋,你为什么不躲?快拿金疮药来,快...”
  侍女也吓着了,赶忙行动起来。
  陈操忍痛笑道:“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你的剑应该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不用再犹豫,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混蛋...”李婉儿哪里听过这种情话,当下就痛哭流涕的抱着陈操,嘴里如复读机一样重复‘混蛋’两个字。
  侍女拿来金疮药和纱布,李婉儿将陈操带到大堂,亲自给陈操包扎好,痛的陈操直咧嘴。
  完事之后李婉儿盯着陈操的眼睛,柔情道:“疼吗?”
  “疼...火辣辣的疼...”陈操咧着嘴道:“你心疼吗?”
  “嗯,”李婉儿红着脸,但习武之人那种直来直去的习惯改不了,虽然红着脸但还是看着陈操:“我也火辣辣的疼...”
  “那我就水灵灵的疼吧...”
  扑哧..
  李婉儿破涕为笑,小拳拳锤了陈操一下:“你个混蛋都这个时候了还要开我玩笑。”
  大堂内只有陈操和李婉儿,陈操见状就把李婉儿拥进怀里:“是我错了,这么久没来看你,不也是为了你着想吗?”
  “胡说,”李婉儿在陈操怀里很是舒服:“我知道你去了白府和沈记杂货铺,你干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派人调查我?”陈操瞪眼。
  “你是我未来夫君,湘儿姐姐不敢管你,我敢。”李婉儿义正言辞道。
  “行了我怕了你了...”
  李婉儿从陈操怀里挣脱:“泼贼,说,这么久没来看我,今日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爱情...”
  李婉儿见状又要动手,陈操一把抓住她的手道:“好好好,我说了,你的孝期要到了,等你孝期一到,我就娶你过门。”
  李婉儿脸红了,然后道:“我也等的很久了,一个人在这府上,那些婶娘又与我不合群,闲来无事除了读你写的话本真的无事可做,又不能经常去找湘儿姐姐,你知道我这三年很难过吗?”
  陈操一把将李婉儿拥入怀里:“受苦了婉儿,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说了,你就是我妻子。”
  “那湘儿姐姐呢?”
  “也是...”
  陈操在李婉儿府上逗留了一个时辰便离去,他还有许多事情要操劳。
  “大人,”赵信看着陈操:“你的伤?”
  “回去不要告诉夫人,就说在军营内受伤就可。”陈操嘱咐道。
  “属下知道了...”
  “驾...”许开先策马奔来:“吁...大人,有你的公文...指挥使司衙门发来的,还有京城来的人。”
  镇抚司衙门内,陈操以为来了圣旨,来人却只是个锦衣卫总旗,还是个带口信的,于是端坐在大堂主位上,听着那总旗给陈操说事。
  “卑职先行恭喜指挥使大人了...”总旗朝着陈操行礼。
  陈操离京第三天,魏忠贤就在朱由校面前请了旨,升陈操为南镇抚司的指挥使,成为了南镇抚司的实际掌权人,而张延宗这个指挥同知就彻底成了摆设。
  “客气了,可是许大人有事让你带话?”陈操笑着点点头。
  “是...”那总旗点头:“南京兵部尚书祁伯裕派人密会了赵南星,言及海事,去时大朝之日,各道监察御史与不少东林党籍官员连连上奏,言操江水师名为缉捕海盗,实为借水师名义行海贸之事,并且冒充海盗打劫过往商船;
  还有就是龙江船厂一事,南京兵部衙门上书言及船厂耗资巨大,且劳民伤财,请朝廷下令南京工部关闭龙江船厂;不仅如此,刑部员外郎顾大章等联合十几名御史弹劾陈大人你,说你滥用职权,知法犯法,且...”
  “且什么?”陈操抬眉。
  “行为不检...”
  “卧槽...”陈操又爆了粗口,这帮人果真不是什么好鸟:“老子远在南京都被牵连了,看来船厂一事果真动了他们的利益。”
  “陈大人放心,朝中事自由解决办法,许大人就让卑职转告大人,安心办事就好。”说着那总旗便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似的的东西:“这是袁化中构织的所谓‘阉党’名录,许大人让卑职也带来,让陈大人看看。”
  “廖耀文,你去安排一下这位兄弟的行程。”陈操吩咐道,然后将名册打开,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便交给了赵信观看。
  “混账...”陈操使劲锤了一下案几。
  “大人息怒...”赵信将名册又递给了许开先几个:“这帮所谓清流就是人渣而已,哪晓得大人的野望...”
  陈操盯着赵信道:“当今皇帝登位之后,我陈操也算是一个给魏忠贤送礼的人了,他娘的袁化中,居然在这阉党名录里只把我放在了第六位,连田尔耕那厮都在我前面,狗东西...”
  赵信:“......”
  许开先拱手:“大人,刚才那兄弟还有京城的其他事情说了,让我们转达,工部尚书钟羽正被革职返乡,调兵部尚书黄克赞为工部尚书,孙玮为兵部尚书。”
  “这个我知道,”陈操挥手,这些东西在京时就晓得了。
  “还有就是吏部尚书张问达请辞,皇帝没有同意,”许开先接着道:“但还是任命了赵南星为吏部尚书,高攀龙为左都御史,冯佺以礼部右侍郎身份参内阁机务;还有就是乔允升可能要上调京城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