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5章 广场听朝

第045章 广场听朝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每逢初一、十五的大朝会相当于开一个全国大会,当然,与会的自然是没有各个省的代表,全是京官以及在京得召见的官员。
  陈操堂而皇之的跟着许显纯入太和门最关键的原因在于身上的那件绯色飞鱼袍,站在人群中特别扎眼。
  “哟,这不是陈操陈老哥吗?”
  皇帝还没有来,在太和殿广场上的官员们按照固定位置在响应的地方抱成团聊天,更有甚者正在偷偷吃从半道买来的热包子。
  陈操转头定睛一看,眼前这厮和自己一样穿着绯色的飞鱼袍,想来都是锦衣卫,又觉得这家伙很面熟,但却始终想不起来,便很是客气的拱手道:“客气了,不知道这位兄弟?”
  年轻人靠近陈操,指着远处的一人道:“那老头,就是太常少卿杨东明,上次陈老哥说他长着马脸的那个。”
  “哦...”陈操恍然大悟,就是眼前这厮问自己是不是讨厌魏忠贤,再看他飞鱼服,便拱手:“兄弟,怎么称呼?”
  年轻人很是熟套道:“陈老哥客气了,在下田尔耕...”
  “田?”陈操舌头有些打结,然后盯着眼前这个笑嘻嘻的年轻人:“兄弟叫田尔耕?”
  田尔耕眉毛一挑:“怎的?陈老哥认识我?”
  谁他吗的不认识你?
  陈操拱手笑道:“久闻大名,兄弟的祖上田大人乃兵部尚书,没说错吧?”
  田尔耕有些自豪,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很是谦虚的拱手:“陈老哥客气了,家父乃大同卫指挥同知田畅。”
  陈操刻意表现出惊讶的表情,然后连连拱手:“久仰久仰...”
  “陈老哥,你可...”
  “哎...”陈操挡住了田尔耕的话:“兄弟我今年刚二十,不知道田兄弟多大?”
  “兄弟我今年二十七了...”田尔耕拱手道。
  “你比我打大,就称呼我老哥了。”
  哪知道田尔耕特别诚恳道:“我大明朝讲究资历,陈老哥比兄弟我先入官场,自然是我大哥,以后你就是我大哥,咱们就以兄弟相称了。”
  陈操嘴角有些颤抖,但现在的局势来看确实是如此,便拱手:“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田老弟。”
  “陈老哥...”
  两个人相见恨晚一样在人群后聊天许久,不多时三鞭净响,皇帝上朝。
  山呼万岁之后,便开始了各部院的奏章,陈操觉得无趣的很,唯一有价值的便是兵部的奏报。
  “臣兵部有事启奏...”黄克赞出列拱手。
  “爱卿请讲...”朱由校虚空一抬手道。
  “启奏陛下,陕西民乱不止,陕西行都司的两卫围剿均告失败,反贼王二等已经占据了渭县,臣请提调山西各部兵马围剿,以防反贼坐大。”
  朱由校直立了身子:“前些年陕西民乱堪平之后不是上报国泰民安吗?怎么两卫围剿都失败了?兵部,两卫指挥使全部撤职查办,不得姑息,就依你之言,调山西兵马前去平叛。”
  “是,臣定然照办,另外,臣拟提调永平副总兵马世龙前往陕西平乱。”
  “可是前些年平定陕西民乱的那个?”
  “正是...”
  “准奏...”
  “陛下,臣还有事情启奏,”黄克赞接着道:“辽东监军,兵部佥事郎袁崇焕请调京师火器局所造红夷大炮于广宁守城,并要求军费三十万两。”
  朱由校的内帑所剩无多,当下就看向了户部尚书李长庚:“户部,即刻发国库三十万两与辽东为军费。”
  李长庚一脸的为难:“陛下,如今夏粮未收,国库中能动用的银子只有不到十万两,若陛下确实要用,臣只能给陛下凑十万两。”
  朱由校脸都绿了,便盯着黄克赞道:“兵部,给袁崇焕去信,先给他十万,剩下的陆续给他。”
  “陈老哥,你说陛下怎么这么上心袁崇焕的事情,如今各地都在闹灾情,有些布政使司连赈灾款都发不下去勒?”田尔耕低着头和陈操说着。
  陈操也低着头:“我倒是听说那江日彩引荐的袁崇焕,袁崇焕给陛下上疏的辽东问策很受陛下的心,所以这不,怎么的也得让袁崇焕满了意才好。”
  “你们两个,而今大朝,当着陛下的面在这太和殿广场上窃窃私语,当真是目无法纪,本官身为巡皇城御史,岂能让你们如此逍遥法外。”
  陈操和田尔耕正说的兴起,那边来回走动巡视官员礼仪的督察院巡皇城御史正好抓到两人说话,当即就大声的表露了出来。
  田尔耕朝着那御史抱拳:“这位御史息怒,我们并没有聊私话,只是在说当下咱们锦衣卫该做的事情。”
  田尔耕的意思是在提醒那御史他面前站着的两个是锦衣卫,但那御史根本不怕,正气凛然的昂首提胸道:“不管你们是谁?就是当朝阁臣,那也得公事公办。”
  说着那御史便站到御道中央,朝着高台上的朱由校行礼:“启奏陛下,锦衣卫两人目无君上,正值这大朝商议大事之际,竟在台下窃窃私语,不务正业,微臣要弹劾二人,若是照此发展下去,人人效仿,我大明,以后如何发展?”
  个老匹夫...
  陈操心中怒骂道,见着周遭官员全部盯了过来,当下就展出队列,朝着高台上行礼:“臣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操,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臣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田尔耕,见过陛下,吾皇万岁...”田尔耕也跟着站出队列行礼。
  朱由校皱眉道:“你们二人可是如御史李琦所言?”
  陈操心中一紧,低着眼睛四下乱转,当下也急了,便高声道:“启禀陛下,李御史是栽赃陷害,倒打一耙。”
  陈操话音一落,李琦转身瞪着陈操道:“武夫,你如何敢泼本官脏水?”
  田尔耕抬头眼睛一亮,有些敬仰的看着陈操,陈操又高声道:“启禀陛下,昨日微臣与田镇抚一起在八大胡同的金香楼喝酒,李大人便搂着...搂着...”
  “陛下,且莫信这厮胡说八道。”李琦急了...
  正人君子一般遭人陷害都会表现的急切,李琦也不列外,那些看热闹的官员都带着奇怪的笑容盯着李琦。
  “皇爷,陈操好歹是陛下的亲军啊...”魏忠贤在御案前漫不经心的说道。
  朱由校心中有数,便道:“安静些,陈操,仔细说来。”
  陈操躬身道:“我与田镇抚一同撞见李大人搂着...搂着...”陈操便用胳膊肘撞了一下紧挨着自己的田尔耕。
  田尔耕贼啊,当下就反应过来了,拱手插话道:“启奏陛下,李御史搂着太常少卿杨东明大人的小妾。”
  “哈哈哈...”
  这下不得了,整个大殿都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连高台上的朱由校都忍不住要笑出来。
  叶向高站出队列呵斥了人群,然后正色道:“你们两个休要胡言。”
  “老夫招你二人了?”
  杨东明怒目圆睁,作势就要动手之时,田尔耕转头很是无辜道:“杨大人啊,我怎么敢在这太和殿广场百官面胡说八道,你那新纳小妾可是姓刘?年二十?”
  “哼...”杨东明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很是喜庆:“你们要是给老夫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老夫必然联合各科御史参你们一本。”
  田尔耕诚恳道:“杨大人,你那姓刘的小妾三日前可是去了大兴县探亲?约定今天回来?”
  杨东明心中一惊,田尔耕又道:“你那小妾后腰眼可是有一块小红斑?”
  杨东明这下就瞪眼了:“狗贼...”
  陈操赶紧添油加醋道:“杨大人啊,你想那金香楼是何地?并不是我们有意知晓,是李御史出来后酒醉和别人说道的。”
  “啊...”杨东明大叫一声:“老夫打死你个混蛋。”
  陈操和田尔耕齐齐后退一步,让开道路让杨东明跑过去。
  “田老弟,光是他一个不行,再加一个,否则咱们脱不开身。”陈操在田尔耕耳边小声道。
  田尔耕点头:“老弟知晓。”
  随后田尔耕来到另一位官员身边,拱手道:“非是我胡说八道,只是想要告诉孙大人...”
  “哎...”大理寺丞孙如华老神在在的用手阻挡了田尔耕说话:“老夫知你锦衣卫出身,探查事情一流,别和我说,老夫不参与你们的破事。”
  “哎,不听就算了,你那三房妾左边玉门无发之事早就在胡同内传开了...”田尔耕很是惋惜的说道。
  “啊...”孙如华身体开始颤抖起来,这种闺房隐秘之事,若是没人提出,谁能知道:“快告诉老夫,谁说的?”
  陈操一步跳开,御道已经混乱起来:“孙大人,你说呢?李御史京师风流之名可不是假的。”
  “老夫要...要...”
  孙如华气的发抖,陈操故意叹气道:“哎,想当年李东阳曾在乾清宫以金瓜锤追打寿宁侯以至于青史留名...”
  陈操话还没说完,孙如华跑到御台下,从一名值守的大汉将军手中抢过金瓜锤,老家伙右手轮了一个锤花,左手剑指,大喝一声‘狗贼’,朝着正在抱头鼠窜的李琦杀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