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4章 上京述职

第044章 上京述职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砰...’
  “卧槽...”陈操感觉手有些麻,那是因为他没有什么准备:“汤神父,这是你们做的?”
  汤若望比划了十字,然后诚恳道:“1554年,威尔士大公国的海军少将杰斐逊勋爵在直布罗陀海峡与西班牙海军发生了海战,杰斐逊勋爵大获全胜,从他们那里抓获了一名大明工匠,之后就造了西方之地第一把手铳;几经辗转传入罗马帝国,现在只要是上流人物、勋爵、贵族都有一把手铳防身。”
  “我大明不是早就有了吗?”陈操皱眉。
  汤若望点头:“天-朝上国的东西定然是极好的,只不过未经改良,每次上弹后通条都要使劲压紧,否则会掉落出来;”说着将这把改良的小手铳递给陈操:“大人请看,里面根据大人的图纸改制之后,有一个小照门,纸壳弹咬开放进去之后,即便把枪口竖起,**也不会掉落,剧烈抖动也没问题。”
  “嗯,”陈操仔细打量着这把手铳,虽然比之现实的手-枪差了许多,但至少是一件极好的防身武器:“东西小做工就细,先打造几把,然后再说其他的事情。”
  “遵命...”汤若望又画了个十字:“尊敬的大人,我代表教廷感谢大人的恩德,玄武湖南街的教堂已经落成了,感谢大人的帮忙。”
  “怎么样,信教的人可多?”陈操略带微笑道。
  “有有有,世人都能接受主的召唤,天国的福音也能传播到天-朝上国,即便老死在此,也是主对我的恩赐。”
  陈操受不了汤若望对于他的喋喋不休,老东西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让陈操信教,但陈操却是那种天不怕的人,对于鬼神一类嗤之以鼻,毕竟接受过现代教育。
  “大人,”赵信一脸笑意走近:“大人,白府有信来,请大人前去。”
  救星来了
  陈操很无奈的朝着汤若望表示自己有事离开,即便如此汤神父还是边走边说送走的陈操。
  “大人,汤神父说的什么,属下怎么听不懂。”赵信回头望了一眼还在叽叽呱呱的汤若望。
  陈操一脸的平静:“你得空了去找一找汤神父,他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还有泰西的好东西给你。”
  “当真?”赵信说着就要转头跑回去。
  陈操一把抓住他:“混账,先跟我去白府,你私下再去找他。”
  那赵信一脸的兴奋“好勒...”
  ...
  陈操对白府有些阴影,说不得自己喝下去的大粪必定就有白家姐妹的产物,想着这里陈操刚刚走到白府门口便扶着大门边的石狮子狂吐不止。
  “大人...”赵信赶紧上前拍着陈操的后背:“没事吧。”
  陈操抹了抹嘴:“还好,就是胃中有些反应,进去吧。”
  白府大堂上只有白家姐妹两人在,就连一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陈操皱了皱眉,对着身后的赵信小声道:“这他吗的感觉是在唱鸿门宴啊...”
  白玉兰脸色不是很好,白心兰坐在一侧低着头绞着手绢不说话。
  陈操很是老练的坐到了椅子上,然而大家都没有说话,随后便挥手让赵信退下去:“两位姑娘,这么着急找陈某何事?”
  “先生办的好事情呀...”白玉兰的语气给陈操的感觉就是吃醋了。
  陈操皱眉,然后道:“陈某办事历来都是好事,难道白姑娘不知道?”
  白玉兰有些急了,便道:“先生还在打趣,先生上一次在我府中所做之事可是正人君子所为?”
  陈操眼睛滴流乱转,情急之下使劲一拍身旁的茶几:“放肆...”
  咚...
  赵信抽刀跑进大堂,横档在陈操面前。
  两女都吓了一跳,陈操赶紧推开赵信,让他出去,然后站起身,怒道:“本官堂堂锦衣卫高官,在你府上丢尽了脸面,成了金陵城中的大笑话都没有怪过你们姐妹,怎的?喝了你们几口大粪还敢弯酸本官,当真以为本官那么好欺负么?”
  “大人,其实...”白心兰忍不住要开口了。
  陈操一抬手阻止白心兰,然后上前一步,与白玉兰相差估计就不到半米位置,紧盯着白玉兰语气不善道:“本官与你相识又赠你诗词歌赋,你就是这么对本官的?本官这辈子最恨自己喜欢的人拿弯酸人的话来与我交谈,你...”
  陈操还有话没有说完,白玉兰便眼泪直流,咬着嘴唇浑身颤抖,虽然陈操很生气,但始终对于女人哭受不住,于是便停住剩下的话,叹了声气,小声道:“别哭了,我是激动了些。”
  白心兰也很难过,走到白玉兰身边安慰自己的妹妹,然后盯着陈操道:“今日并不是陈大人所说那样,家妹找你是想商量我的事情。”
  说着白心兰也哭了。
  陈操这下就乱了手脚,赶忙问道:“商量你什么事情?”
  “我...”白心兰哭哭啼啼道:“陈大人,我有身孕了...”
  “啊...”
  这下是真的乱了手脚了,陈操感觉自己的脑袋瓜子嗡嗡的响,但转过身还发觉自己还有些牛,就那一次就怀上了,想当然还是自己的身体好。
  转念一想从自己进来白玉兰的神态与语气,还有堂中无一个下人,难怪如此,便赶紧朝着白玉兰拱手弯腰:“白姑娘,陈某唐突了,是陈某错了。”
  “啊...”这些白玉兰就彻底哭了起来,简直伤心的...
  难得陈操这么个机智的人也会慌了阵脚,正在慌乱间便听得赵信在外堂呼喊陈操。
  “大人,”赵信招手道:“大人不是有保国公的文书吗?”
  对呀...
  陈操一下就被点醒了,然后很是镇定的走回大堂,朝着白心兰道:“心兰,有身孕就有了,那也是我陈操的种,更何况我那里有保国公的文书,不日就娶你过门,这些都是小事情。”
  陈操见不得哭,而两女=此刻还在哭,干脆就下决心溜走:“刚刚接到急报,衙门里还有事情,耽误不得,等事情处理完毕我再过来,就先告辞了...”
  陈操带着赵信慌也似的跑出白府大门,就与前来报信的许开先撞了一个正着。
  “大人,”许开先上气不接下气:“出...出事了...”
  “何事?”
  “李懋桧李大人前些日子在京城病逝了,缇骑得消息后马不停蹄的便来报信。”
  “啊?”陈操接连遭受打击,脑子有些懵,虽然对于自己那个岳丈不是很和胃口,但老家伙也是李湘的父亲:“告诉夫人了吗?”
  许开先道:“缇骑报李懋桧大人病逝后张问达大人就派人跟着一起来了,现在想必已经去了府中。”
  “混账东西,这种事情怎么不拦住他?你怎么不早点过来。”陈操急了,李湘还在喂奶,要是被这件事打击的病了怎么办?
  许开先喘气道:“属下先到军营,营中说您去了白府,刚要走又被汤神父拦着让属下信教,这才好不容易摆脱赶紧就过来了。”
  “个老匹夫,回头在收拾他,快随我回府。”
  陈操回到家中时,气氛不是很好,侍女见着陈操赶紧报李湘已经昏过去了,大夫正在医治。
  “湘儿...”陈操也顾不得许多,闯进房中,正见李湘虚弱的躺在床上:“湘儿,你没事吧?”
  “夫君...啊...”李湘睁眼便抱着陈操大哭不止:“父亲...父亲他...”
  “我知道了,明日我就起程去京师操办,你安心,安心...”
  李湘哭了近一个时辰,直到在陈操怀里哭睡过去才罢休,陈操走出院子,朝着侍女小雪道:“好好照顾夫人,我要上京一趟,知道吗?”
  小雪俯身行礼:“老爷慢行...”
  ......
  陈操带着许开先直接乘船离开,按大明礼孝来讲,父母过世要回家守孝三年,但那只针对男子,一般家中只有女子的,过世之后埋葬就行了,原因是女子都嫁人了,只需要素服百日即可,陈操作为官员,更不用去给岳父守孝,但好歹是正妻,所以必须亲自跑一趟,与之李婉儿的守孝三年完全不同。
  七天之后,陈操抵达天津衙门,先行去述职,然后交代自己此行京师的目的,骆养性很是不好意思的接待了陈操,然后开具了公文,辗转一天才从天津离开。
  两天后,陈操快马加鞭带着人抵达了北京城下,傍晚时分才从正阳门入城,径直就去了李懋桧在京城的宅院。
  宅子外围都布置好了白布,有常年服侍李懋桧的老管家正在操持着丧事,见着陈操到了,就好像看见救星一般嘘寒问暖。
  “老管家,我岳父身体一向要好,为何会突然病逝?”陈操将管家叫道一旁,例行询问。
  那管家道:“老爷开春之后大病了一场,本来要通知小姐和姑爷的,但老爷却说不让你们担忧,说小姐生了孩子身子弱,但哪晓得这个月初老爷大朝回来,突然就病倒了,然后就...就...哎...”
  管家说着抹了眼泪,恰此时下人禀告有人前来吊丧,陈操作为现在的李府做主之人便前去迎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