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3章 操江副将

第043章 操江副将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从山东回来折腾的时间也有近二十天,虽然回程的路上发生了一些小插曲,但总体来说影响不大。
  四月初五,金陵地面上盛传一件大事。
  “听说了吗?衍圣公家的围墙被人炸出了一个大洞,正大门的一侧的围墙全部塌了,还被人泼了大粪。”
  “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对衍圣公家动手?”
  “嗨,你这消息算什么?”一名豪商打扮的人开口道:“某家刚刚从兖州做生意来,你们怕是不知道,曲阜那边传出的是天雷所致,原因是衍圣公家有人德行不淑,以致上天责罚。”
  “嚯...”
  陈操正在工坊观看罐头的成品,赵信快步而来,在陈操耳边小声道:“大人,山东缇骑回来了。”
  陈操放下东西走出工坊门,一名满是灰尘的男子朝着陈操行礼:“大人,事情办妥了,现在兖州地界已经传开了,不过曲阜那边是向京师上了奏折,皇帝知道后大怒,命北镇抚司严查凶手。”
  “你干了些什么事情?”陈操皱眉,他的计划按理说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动静。
  只见赵信尴尬的摸头笑道:“嘿嘿,属下按大人吩咐放置了**,然后顺带给他们围墙泼了大粪。”
  “我去你-娘的,”陈操听闻一脚便踢了过去:“你个混账东西和大粪干上了?”
  赵信也不敢躲,只是拍着屁股傻笑:“属下想来也不是恶心一下这帮正人君子嘛。”
  呼...
  陈操出了一口大气:“还好老子送了一万两银子,许显纯那厮得老子那么多好处也肯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以后没我吩咐,你要是再随意泼粪,我定然把你踢进那粪池里。”
  赵信正在嘻嘻哈哈应答,许开先走来道:“大人,魏国公府来人,请大人去一趟。”
  陈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到魏国公府拜访了,不过该有的礼数是从来没有落下。
  徐弘基让人把公文交给陈操,然后神情严肃的说道:“耀中,通政使司明发的公文,任命你为操江副将,你也知道,我这个操江提督只是一个虚职,从现在开始,这操江水师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干,别落了我魏国公府的面子。”
  陈操心中有些颤抖,赶紧跪下行礼:“门下必然不会辱没了国公府的名声,谢公爷提拔。”
  徐弘基面露笑意:“好好整顿水师,咱们日后的生财大计,还得看你了。”
  陈操再次行礼:“旦请公爷放心...”
  ...
  陈操是春风得意的出了国公府的大门,赵信接着也是一脸的笑意:“大人,什么好事情?”
  陈操将公文递给赵信,赵信一瞧:“属下恭喜大人。”
  “赵信,上一会让你找的人到操江水师没有?”陈操问道。
  赵信愣神,许久才反应过来:“陈懋修与陈泳素兄弟两个在大人下令后的三个月就提调了操江水师,今年过年时回家探亲,上个月才返回,邓广从鄱阳湖水师平调,现在在休沐。”
  陈操点头:“休整了这么久,三艘海船都造好了,也该让他们训练起来了。对了,派人去大衢山岛,让赵天临带着船队回来,告诉他,建功立业的机会来了。”
  “是...”
  ...
  沈记杂货铺内
  沈庄玲顾不得自己下面的秽物长流,正在给陈操栓腰带:“大人,你怎么老是喜欢从背后啊...还在大堂的桌椅上,要是让下人看到,奴家怎么见人...”说着就脸红起来。
  陈操一脸正经道:“不用担心,日后你不做这一行了,我给黔国公说一下,让你到我府上去伺候,怎么样?”
  沈庄玲扭扭捏捏的动了自己的双脚,使得那秽物彻底流下去,然后才道:“大人真是说笑了,以大人的身份,现在奴家委身大人,日后还得靠着大人嘞...”
  沈庄玲这个年纪正是陈操最好的那口,当下就在沈庄玲的屁股上捏了一把,然后正色道:“怎么样,我让你找的那个东西有着落了吗?”
  “有...”沈庄玲妩媚一笑:“倭国有部分大名种植了那个,他们称之为‘黄色珍珠米’,还不是大人您说的称呼‘玉米’。”
  “拿回来多少?”陈操问道。
  沈庄玲不知道是不是来金陵单身久了,自从上一次被陈操强行后入之后再见陈操时就显得格外热情,当下就红脸道:“奴家用一车瓷器管他们买了一船回来,就在龙江渡口停着呢,不过,大人想要拿走那一船东西,须得有个条件。”
  还敢和我讲条件?
  陈操有些不快,便问道:“讲...”
  沈庄玲凑到陈操耳边喘-息道:“奴家还要...”
  陈操出了沈记铺子是被赵信扶着上车的,第一感觉这么累,赵信讪笑道:“大人,三十女人如狼似虎,大人以后还是悠着点吧...”
  “混账东西...”陈操感觉脚软:“去龙江渡口,把沈记的货船上的东西全部卸下来,运回军营,然后吩咐贝天华,让他安排那些军余把东西全部晒干,年底之前种植下去。”
  “是大人...”
  ...
  “操江水师营地在龙潭,满编是两卫外加一个千户所,战船现有楼船八艘、八百料海船一艘,外加其它船只共计一百余艘,不过大部分年久失修,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自从魏国公府领操江以来,操江水师现有的兵员只有五千六百人,”赵信骑在马上朝着陈操仔细说着:“大人,魏国公还在乎那些小钱。”
  陈操转头看着赵信,然后笑道:“五千六百人那一年就有五千六百两,凭空冒出来的钱你不要?”说着也忧心忡忡的道:“我还未去过操江水师,不知道底细,先看看再说。”
  龙潭距离金陵城有二十里左右,骑马差不多半个时辰不到,早就得到消息的水师官兵已经在营门外列队等候。
  原来的操江水师除却徐弘基任提督之外,实际管事的是一名千户,不过这个千户官因为陈懋修的到来而被徐弘基调走它地任职,徐弘基甩手掌柜,操江水师现在实际的掌门人就是陈操。
  “末将陈懋修见过将军...”陈懋修与其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因为是陈璘的后人,家传武职,看起来军伍风范都比较足。
  陈操官职太多,大明军队中但凡军职到了游击将军这一层,才能自称‘本将军’,别人也能称呼其一声‘将军’,但陈操还是喜欢别人称呼他为‘大人’。
  “陈千户客气了,以后营中不用管我叫将军,还是称呼‘大人’吧。”
  “末将领命。”
  陈操在陈懋修的带领下走进水师营地,见惯了右卫营地的水泥营房,此刻见着的水师营房,除却破烂两个字以外,陈操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词可以形容。
  “陈千户,咱们也算是本家了,去年我想尽办法把你调来操江水师,你不会觉得是在和你开玩笑吧?”陈操转身站住,他实在是不想往里面再走了,那泥泞的地面已经把他的靴子弄脏。
  陈懋修抱拳笑道:“大人哪里的话,大人在辽东与浙江作战屡次得胜,能得大人想起调来水师,那也是末将的荣幸。”
  “既然如此,那就擂鼓聚将,我要训话。”
  点将台在渡口边,这里是军事禁区,没有百姓经过,站在点将台上可以看见远处长江水道内的水师战船。
  陈操清了清嗓子,从赵信手里接过土制喇叭:“众位将士,本将乃是新任操江副将陈操,以后你们跟着我陈操混,保证你们活的风生水起。”
  陈操一句话说完,底下却是一言未发,定睛一看,一个个懒懒散散的不成体统,陈懋修开口道:“大人息怒,末将才来这里时也是这个样子,手下的兵都跟闹似的,大人也该晓得,他们有的四个月都没有领到军饷了。”
  “你们吃了多少回扣?”陈操不禁问道。
  陈懋修赶紧解释:“大人明鉴,年底之后南京兵部拨发下来的银两到水师只有三千两,各级官校领完之后就没剩下几个,就是末将,那也是两个月没拿钱。”
  站在一旁的陈泳素插话道:“大人明鉴,卑职等家中有些余财,还能自足,但手下的那些士卒却没有,是以我与兄长两个都把领到的钱粮发到了本队之下。”
  邓广是被陈操提名而来的,虽然之前只是一个巡检,但现在也是百户官:“大人,卑职证明,陈千户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陈操不禁叹了气,回过头与赵信对看几眼,然后摇头,此等事魏国公府一定知晓,徐弘基这么做,肯定是觉得以后吃不上操江水师的钱了,所以从去年底就开始吃了这些兵血,想来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