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40章 精心策划

第040章 精心策划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个收藏啦,谢谢大家,另最近周六周日停更两天,要陪孩子,谢谢大家理解
  陈操并未理会李通的喊冤,只是盯着那捕头道:“你这人认真算连吏员都算不上,只能是帮闲,就放你一马,回去告诉你主子,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来招惹本官,锦衣卫不是好欺负的。”
  那捕头如蒙大赦,赶紧给陈操拱手行礼,然后带着人便逃也似的离开,就剩下李通还跪在门外。
  “大人的话你速速回答,若是再不回答,你这巡检不光是做不成了,家人还得遭受牵连。”赵信厉声呵斥道。
  被赵信这么一吓,李通便颤颤巍巍道:“大人恕罪,下官说实话,下官只是得到县令的指令来的,让下官来协助抓捕闹事的人,下官并不知道大人在此,还请大人明察。”
  “滋阳县知县是谁?”陈操小声道。
  赵信转身道:“回大人,滋阳县知县周德,万历三十年进士,在滋阳县为知县已经六年了,其妻孔氏,乃曲阜孔家人。”
  “哦...”陈操恍然大悟,然后盯着李通道:“今日是不是有一个叫孔天喜的人去县衙报案了?”
  李通一问三不知,他确实不知道,他的巡检司衙门驻地在城墙边,离得老远,他就是被通知来抓人,其它的事情真不清楚。
  “下官实在不知道。”
  陈操觉得无趣,然后挥手,赵信领会,转身厉声道:“李通,你速离去,今日放你一马,最好小心行事,他日若是再犯在我们手里,你知道我锦衣卫的手段。”
  “谢大人...谢大人...”李通连着磕了几个头,然后起身带着人灰头土脸的离开。
  人一走,龟公就凑到门外,朝着陈操拱手:“不知道是锦衣卫的大人驾临,实在是招待不周,大人有何吩咐尽管提,小的一定给大人办妥。”
  “龟公,本官问你,你可认识孔天喜?”陈操询问道。
  龟公道:“嗨,谁不认得他啊,他乃是衍圣公家的三管家,专门在府城负责孔家的事情。”说着又道:“只是大人不晓得,那管家在府城横的很,嘿嘿,有的话小的不方便说。”
  “不方便说就算了,本官能理解,下去吧。”
  赵信凑到陈操旁边:“大人,莫不是那厮要下黑手?”
  “不得不防...”陈操皱眉:“咱们还是尽快去买地要紧,买完就走,我觉得这里不太平,还是少惹事。”
  ...
  陈操一行人准备吃过午饭就走,收拾妥当正要出发时,便听到一阵阵整齐的脚步声,不时就有骑马的将领带着大队士兵朝着荔香楼而来。
  周遭的百姓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
  “大人,咱们被包围了。”许开先严肃的从门外走进:“是兖州府任城卫...”
  任城卫指挥同知王天成亲自出马,带着两个百户所的士卒开进城内,径直包围了荔香楼,随同而来的还有兖州府府丞郑日新。
  陈操踏出大门,只见一众士卒顶盔贯甲,长枪长刀闪着反光,甚至还有十几个拿着弓箭的弓箭手。
  “来人,将眼前这群冒充锦衣卫的杀人凶手全部捉拿回去法办。”王天成冷声说道。
  陈操心中都是一惊,心中想对方的手段还真是多,随后道:“你们这帮人好大的胆子,本官乃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操,你们如此大胆的行事,是想造反?”
  “哈哈哈...”王天成丝毫不怕:“你们这群冒牌货,杀了人还敢冒充锦衣卫,再给你们一次机会,放下你们手中的刀束手就擒,否则,就地斩杀。”
  话音一落,那些弓箭手纷纷张弓搭箭,陈操再是厉害也不敢在弓箭手面前托大,现在看来对方的确是有备而来。
  陈操转过头朝着赵信小声道:“你立刻从后面离开,速速去渡口,带着人去府衙,我先跟他们去看看他们想要做什么。”
  “大人小心。”
  陈操走下台阶,厉声呵斥道:“尔等听好,本官已经自报家门,你们若是为了什么交易陷害本官,嘿嘿,要你们兜着走。”
  王天成只是愣了一下,然后便冷笑道:“哈哈哈,你等响马贼,真是胆大包天,杀了滋阳县巡检不说,还在这里冒充锦衣卫,你等跟随郑大人回去好好交代,说不定能宽大处理。”
  “李通死了?”陈操心中一惊,围观的百姓很多,大部分都知道李通进了荔香楼而后出去的,现在死了,自己恐怕脱不了干系。
  许开先是讲究人,听闻李通死了,当下就知道事情不妙,凑上前小声道:“大人,属下掩护你离开,若是进了府衙,说不得出什么大事。”
  “贼人,还不快束手就擒,弓箭手准备。”王天成又是一阵大喊。
  陈操这下算是明白了,对手是打定主意要自己的命,李通一死,自己百分百说不清,这里不是南直隶金陵,这个过江龙挡不住王天成这个地头蛇,许开先说的好,若是自己束手就擒,搞不好就死在府衙,大家都是当官的,那些小九九谁不明白?
  陈操已经有了计较,然后朝着王天成拱手:“这位大人,我里面还有十几个手下,他们不知情,我得进去说服他们,免得给大人增加麻烦。”
  王天成想了想,然后挥手:“莫要妄想逃跑,整个荔香楼已经被本将包围了,你等若是敢跑,全数格杀。”
  陈**着脸进了荔香楼,赵信已经化妆从后门脱走,自己眼下环顾周边,除却许开先后只有十一个校尉,武器只有绣春刀,关键自己手里还没有家伙什。
  “大人,怎么办?”许开先凑上前,拔出绣春刀:“不然属下掩护大人从后门撤离。”
  陈操转头看了看躲在不远处的老鸨子,然后走上前,拱手:“好教老板知晓,本官乃金陵纳兰容若,请老板指一条密路出去,他日定然来你荔香楼还情。”
  “你是纳兰容若?”老鸨子一脸惊讶的看着陈操:“那你叫什么名字?”
  “本官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操,金陵纳兰容若是也...”
  老鸨子不信也得信,这个紧要关头谁去冒充一个文人:“原来是纳兰先生,好说了,我可以帮你,不过好处...”
  “这个给你...”陈操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上面刻着纳兰容若四个字:“他日你尽管来金陵找我,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事情,本官都可以答应你。”
  老鸨子接过玉佩,愣神一下然后朝着身旁的龟公道:“带他们从密道走。”
  陈操等人离开,老鸨子赶忙大声呼喊:“快来人啊,抢人啊...军爷啊,他们跑了啊...”
  王天成闻言立刻派人进楼,只见老鸨子弄乱了头发跑出大门,拉着王天成的脚道:“这位大人,你要抓住他们啊,我这荔香楼可是鲁王爷的产业,你们放跑了响马贼,损失大了可赔不起啊...”
  王天成哪里不知道这荔香楼的背景,见老鸨子这番说辞,当下也急了,不光是因为鲁王,还因为这次的事情起因,陈操跑不得:“来人,速速去军营调兵,抓捕这伙贼人,还有,快去给指挥使大人传话,就说有响马盗进了城,封锁城门抓人。”
  “是...”
  温良一脸焦急的走进王府,朱寿鋐正在洗脚:“王爷,大事不好...”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讲...”
  “启禀王爷,刚才下人来报,说陈操杀了巡检司巡检李通潜逃,这会儿任城卫已经关闭城门大肆搜捕。”
  朱寿鋐睁开眼睛:“什么罪名?”
  “任城卫说他们是响马盗,杀人后冒充锦衣卫...”温良回答。
  朱寿鋐问:“你怎么看?”
  温良宁心静神,然后道:“王爷,陈操的身份毋庸置疑,即便杀了李通那也有办法搪塞过去,但现在任城卫大肆搜捕其人,就连知府衙门也配合,想必他肯定是得罪了人,以下官来看,当是有兖州地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在整他。”
  “那你以为是谁?”
  温良想了想:“兖州府内的都是王爷家的宗亲,若是整陈操应当给王府通消息,现在想来,只有曲阜一家了。”
  朱寿鋐睁开眼睛,然后冷声道:“不偏不倚,不帮也不坏事...”
  温良一愣,感情这王爷是要隔岸观火啊:“是,下官明白了...”
  ...
  滋阳县与兖州府同城而治,城池很大,鲁王府居城中,周遭各街都是有钱的权贵豪商,荔香楼在鲁王府东街后,陈操等一行人被龟公从密道带出后便快速的绕过了东后街,准备朝着东门撤出去。
  “大人,前面全是兵。”一名校尉快速跑来。
  “大人,要不属下去鲁王府找那长史,毕竟咱们现在手里还有王府签署的文书。”许开先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