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9章 山东之地

第039章 山东之地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属下按照吩咐,走遍了金陵各地,然后又派人到就近的山东,终于有消息了。”
  陈操最近都在军营和约翰等人研究手铳,并且在进一步研发火炮,所以对于自己先前安排的事情都有些忘了。
  赵信说着递上一份文书:“这是山东的缇骑发来的消息,山东近年发生旱灾,除却运河两岸之外,多地都颗粒无收,流民很多,所以,田也就空出来了。”
  陈操翻看了一下文书,然后合上:“水田都在哪些人手里?”
  “各藩王府、退休致仕的官员以及孔家...”赵信拱手道。
  “王府?”陈操皱眉:“孔家有多少?”
  赵信道:“孔家世代居曲阜,曲阜的田全是孔家的,周边各县都有,至少在五十万亩以上。至于王府,大人,各藩王府世代经营,都多,主要以兖州府的鲁王府为主,整个兖州府的田都在鲁王府名下。”
  “你的意思是只要是水田和肥田都在这些人手里,那些流民留下的田都是难以种植的?”陈操皱眉。
  “是大人,的确如此,咱们在山东的缇骑在曲阜打探田地的时候被孔家人抓住,打成了重伤,幸好没有说出他的身份,现在人已经接到金陵休养了。”
  砰...
  陈操难得拍桌子:“孔圣人家里可真是霸道啊...”
  “衍圣公世代为贵,曲阜大小官员可都姓孔啊...”赵信颇为羡慕的说着。
  陈操斜睨着他:“怎么,你也想有一天能让你赵家在某地的官员都姓赵?”
  “属下不敢,”赵信连连摆手,然后又道:“再说,属下也没那福分啊...”
  “现在的孔家还惹不起,山东诸位藩王我也惹不起,”陈操喃喃道,然后盯着赵信:“那些流民的田山东方面怎么说?”
  “他们都不要...”赵信不以为然的说道。
  “不要?”
  望着陈操那难以置信的眼神,赵信打哈哈道:“大人,但凡好田都在有钱人手里掌着呢,谁傻了吧唧的去拿那些田啊,拿着种了都是亏啊...”
  说完赵信见陈操那眼神和表情有些想要杀人,随即便想起自己去打探田地是怎么回事了,当下就抱拳道歉道:“属下口不择言,请大人恕罪。”
  “你觉得我人傻钱多?”
  “属下不敢...”
  “混账东西...”陈操老方法踢了赵信屁股一脚,然后道:“仔细说来。”
  被踢了之后代表陈操不生气,赵信又哈哈起来:“那些田藩王府和孔家都不要,所以都收归了当地县衙,大人若是要买,倒是可以现在出手。”
  “何解?”
  “嗨...”赵信摇手:“大人您想啊,这些无主田地现在是朝廷的了,但流民回来之后又得还给别人,现在买很便宜的,不过还得大人亲自去一趟。”
  “为什么?”陈操抬头。
  “虽说这些田地都是无主的田地,但都在当地官员的手下,想要这些田地还得大人亲自去,然后和这帮人好好的说道说道...”
  赵信话外有话,陈操不是傻子,当下就明白了:“你的意思,我想要买田,还得去给孔家和各藩王府打招呼咯?”
  “大人英明...”
  ...
  陈操安排了一应事物后便带着一帮人大摇大摆的乘操江水师的战船沿运河前往山东。
  “当下衍圣公是孔胤植,天启元年袭爵,大人,咱们是先去兖州府城还是曲阜县?”
  陈操这回来山东却是来做生意的,土地生意在这年头只要有钱有权,那就相当于是无本买卖,再加上自己手里有耐旱产量高的土豆和红薯,也不愁自己会亏本。
  “山东地界藩王自然是鲁王最大,其次是德王;你觉得咱们先去拜访衍圣公再去拜访鲁王合适吗?”陈操不以为然的说道。
  赵信也觉得很有道理,便下去吩咐水手在兖州府城停靠。
  兖州府城治所滋阳县,西门便是运河水道,繁华异常,城高墙大,因为是历代鲁王的封地,所以此处私底下还有‘鲁城’的称号。
  陈操的官船就停在岸边,船上的士卒不得下船,自己只带着赵信、许开先与十几个锦衣卫乔装打扮。
  毕竟是办私事,陈操更要低调,以免落人把柄。
  “赵信,你拿着我的名帖去鲁王府递交。”
  “是大人...”
  鲁王府山东最有钱,那是谁都清楚,这也是为什么到末期还能搞一个监国的名头出来,那可是用钱砸出来的称号。
  朱寿鋐袭爵的时候也就八岁,如今已经当了二十二年的鲁王,年龄恰好在三十,朱家王爷皇帝之所以命不长,那是因为他们崇尚丹药,嗑药死的早,死后还没有子嗣袭爵,这么多年,也只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没有。
  “王爷...”王府长史拿着陈操的名帖来到后院,朱寿鋐正在和自己新纳的第十九房小妾嬉戏:“王爷,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操求见。”
  “锦衣卫?”朱寿鋐有些震惊:“咱们王府惹了祸事了?”
  长史劝慰道:“王爷多虑了,名贴上写着拜访,并不是驾帖,再说他们也不是北镇抚司的人,不用担心。”
  “既然如此,那就不见...”朱寿鋐是初代鲁王一路传下来的,只要自己没犯事,就算是锦衣卫来人那也不怕:“有什么事情你去和他谈,真以为本王的府邸那么好进如何?”
  “微臣领命...”
  鲁王宫很大,因为有钱加之历代皇帝的恩赏,宫城还设了八道门,占据了整个滋阳县一半的位置。
  王府守卫有四个百户所,由王府直接统帅,也是为数不多的藩王府护卫,加之鲁王宫很大,为了守卫安全,也专门拳养了数百武装家丁护卫。
  王府长史的办公地就在王府正大门的左侧院落,光是这个院落就比陈操的家大,装饰之华丽使得陈操觉得自家院子就是乡村落后十几年一样。
  “陈大人不好意思了,我家王爷近来吃斋念佛不见客,有什么公事可直接下官谈即可。”长史温良有些傲慢的说道。
  达官显贵尚且如此,更何况王府,陈操满是笑脸的朝着温良说道:“温长史客气了,既然王爷不见客,陈某也就向你禀明来意,”说着便道:“近来山东旱灾,不少流民逃离故土,留下了不少无主荒地,陈某得知后专程来此,是想在山东买一些地种植农作物,是以先来王府告知鲁王,还请长史转达。”
  说着陈操便从怀里掏出一张千两银票,恭敬的递了过去。
  钱财都是好东西,温长史看着钱财的面子上,多少给了笑脸,然后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道:“陈大人的意思我知道,但兖州境内的荒田都离得太远,每个田嘛...”
  陈操有一种打死温良的冲动,这种人掌管着王府的外事,属于猪鼻子插大葱的行为,但又不好得罪他,便赔笑道:“陈某懂,所以才来拜会王爷,劳烦温长史给王府带个话,陈某买下这些田,自然按田赋之三给王府送来应有孝敬。”
  温良听陈操这么一说,顿时满意连连,然后道:“好,陈大人当真是知书达理,不愧金陵纳兰容若的名头。”
  “温长史认识陈某?”
  “山东也好歹靠近南直隶,谁人不识的纳兰容若?”温良说着又道:“不知道陈大人能不能给下官一本你们新制的...嘿嘿,就是与那白梦生一起写的那个书?”
  陈操皱眉,旋即就反应过来这家伙是要黄书了,便笑着点头道:“这个好说,回去之后命人给长史送来,还请长史在陈某买田的事情多多帮忙。”
  温良异常满意的抚掌,然后道:“陈大人莫要担心,这就出具王府的文书,你尽管去兖州府西边买便是了。”
  陈操觉得鲁王监国不利是有原因的,一个长史就能贪成这个样子,不晓得其他王府官员是个什么样。
  “大人,怎么样?”赵信接着陈操后便架着车离开。
  “长史温良那个老狗贪得无厌,买个田对王府来说是小事,他们都不要的田,我买下后,每一亩田还得给他们两成利。”陈操说着就露出了杀人的眼神。
  “济宁州以西有六县的土地空出,至少有十万亩,这些田都不是水田,据那边的缇骑报,按照兖州府的价格,每亩旱田出价二钱银子,若是水田则是七钱,肥田一两六钱,十万亩则是两万两银子,若是加上王府两分利,就是四千两银子;这还不算在当地县衙买田还得上下打点,这十万亩田怎么的也得花去大人您三万两银子。”
  陈操皱眉看着赵信道:“你这小子数学还挺好。”
  “大人,什么是数学?”赵信笑道:“属下市井久了,算学还不错。”
  “三万两对于我来说不多,但若是好处,那些地方县衙肯定是得了不少,鲁王府家大业大,对于咱们这个田他不在意,但不知道曲阜那边怎么说。”陈操说着有些担心。
  “大人,曲阜排外很重,若是去清查田亩定然会被驱赶,但若是不买曲阜的田,反之和他合作,相信衍圣公家定然是愿意的。”赵信接话道。
  “废话...”陈操白了他一眼:“这些人的口肯定还很黑,不像温良那厮几千两就打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