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7章 落锤定音

第037章 落锤定音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湘生产颇为费力,若不是凭着几个上好的人参吊着,恐怕有别的事情发生。
  “湘儿...”陈操慢慢的走到床边,握着李湘的手:“辛苦你了。”
  冬天,李湘的头发因为过度用力而湿透,有气无力的平躺在床上,虚弱的带笑道:“能为夫君生下子嗣,也是我的福分。”
  “你好好的休息...”
  陈操一整晚都坐在李湘的床边,除却给儿子喂奶之外,好像也没有干其它的事情,拉屎撒尿都有丫鬟伺候。
  这个就是所谓的嫡长子,比之庶长子来讲,身份要高的许多,但在陈操家里好像没有那么多的等级制度。
  嫡长子,取名陈博浩,这下李湘在陈家的地位就直线上升,这个自然不谈。
  ...
  临近年底,陈操有一件大事要办,挖红薯...
  这个在现在这个时候被认为上不了台面的红薯在后世可是好东西,当然,先一步种植的陈操可谓是大明朝第一人。
  “大人,这玩儿意能饱肚子?”天气寒冷,但赵信和陈操一样,挽着裤腿袖子挥着锄头在地里挖着红薯,田里除却手下一帮子人外,还有佃户若干。
  陈操掏出一个比较大的红薯,使劲的拍了拍它身上的泥土:“就这一个,赵信,不是大人我吹牛-逼,你小子吃完就饱了,当然了,提前你得把它蒸熟了。”
  赵信以前吃过一次,他觉得太粘牙就没吃完,但现在看来,陈操俨然要把这东西当成主流食品:“大人,这玩意儿产量如何?用到军营里能行吗?”
  陈操掏出一个较小的红薯,在田边水渠了洗了洗就直接吃起来,嚼起来嘎嘣脆:“产量很大,况且这个藤还可以喂猪,腌制之后保存很久,红薯用地窖保存,到明年都没问题;营中平常自然不能当主食,搭配吃可以,这东西只有打仗或者行军吃,方便。”
  “大人...”张凤年跑到田边,拱手道:“大人,水师千户庞志凡求见大人。”
  陈操并未去洗手,而是就在田边不远的林子边坐下,张凤年带着庞志凡另外一个人起来走来。
  “卑职庞志凡,见过大人。”庞志凡说着就朝着陈操行了军礼。
  他身边的那人也朝着陈操行了礼,就听庞志凡道:“大人,这位是我兄长,扬州卫指挥佥事庞志欢。”
  “卑职庞志欢,见过陈大人。”
  陈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庞志欢,差不多四十岁左右,比之三十五岁的庞志凡稍微老气一些:“你们找我何事?”
  “大人,上次的事情卑职已经给兄长说过了。”
  庞志凡先开口,见此庞志欢便道:“陈大人,卑职想通了,卑职愿为大人效劳。”
  “哎...”陈操摆了摆手:“你不是为我效劳,你是为魏国公效劳...”
  “卑职省的...省的...”庞志欢连连道。
  “你身在扬州卫所,应当知道扬州乃南直隶要害,运河途径之必道,你这个指挥佥事好好做,改日让你来做这个扬州卫指挥使。”陈操说着拍了拍手中的泥土。
  庞志欢赶紧单膝跪了下去:“卑职谢大人提拔。”
  ...
  天启三年正月十五后,所有衙门开始正常当值,陈操正在军营里忙活,就收到了一件大消息。
  “那王二和种光道原本是白水县的农民,今年陕西大旱连连,百姓颗粒无收,陕西地方府衙却在强令征收辽饷,百姓不仅把种子给交了,有的拿不出税款的只能卖儿卖女,白水县靠近陕西行都司,地处又荒凉,知县张斗耀又借着辽饷的名义巧取豪夺,横征暴敛,致使白水县百姓苦不堪言,这才造成了这次反事。”
  赵信说完,高崇接着道:“事关重大,陕西布政使司和都司衙门都压着不敢报,陕西巡抚唐通担不起责任,密报了咱们锦衣卫。”
  陈操皱眉:“叶向高在压这件事情?”
  “不知道,”赵信摇头:“唐通乃楚党人,陕西布政使司衙门和都司衙门的人都是东林党,想来应该有关系;据坐探回报,王二和种光道两人在杀了张斗耀之后,响应者甚重,现在一直在洛水以北与官军纠缠,贼众足足有五千人之多。”
  “陕西都司兵备坏的出奇,”高崇又道:“临近的陕西行都司派兵来援,却在洛水北岸被反贼埋伏,两个卫所被打的溃不成军,有的甚至直接在阵上就投降了反贼。”
  “朝廷的反应如何?”陈操用手指敲着桌面,仔细想着事情。
  “回大人,属下已经把事情按照规定上报了天津衙门,唐通毕竟是密报,咱们担不起这个责任,若是日后怪罪下来,隐瞒军情不报,那是杀头的大罪。”赵信说着将副本交给陈操看:“至于天津衙门怎么做,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天津衙门?”陈操默念了一下,才想起来骆思恭父子就在天津,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东林党:“密切关注陕西的战事,有什么消息一定及时报给我。”
  “是大人。”
  陈操还是决定去一趟魏国公府,自从自己被打板子后,陈操还是有些不爽徐弘基见死不救的,但还好这个年轻人后面硬顶了李维翰,否则陈操肯定要下决心反水。
  徐弘基得知陈操前来,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自己好歹也是主人,便还是按照往常一样接待了陈操。
  “耀中,此番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陈操朝着徐弘基行礼,然后将陕西的事情重复了一遍,但他现在担心的是辽东方面,陕西那边现在事情可大可小,自己顾不上。
  “公爷,门下对于陕西的事情不感兴趣,但这件事情还得让公爷知晓,”说完又道:“眼前的事情咱们可以放下不谈,但出海的事情却是大事,还请公爷帮忙。”
  陈操之所以这么着急,那是因为他自己感觉原本后面几年的造反这么提前,那么有些事情就拖不得,不说万一...
  但先前徐弘基确实是说过让陈操做操江水师的副将,现在陈操要做的就是光明正大的发展水师,要让大明的内河水师走出去,成为制霸海洋的霸主。
  陈操这么一提,徐弘基也有些能反应过来,便道:“本公知道了,你是说操江水师的事情?”
  “公爷明鉴。”陈操拱手。
  徐弘基好歹也是魏国公,被人这么一问事情却是有些不爽,何况还是自己的门下走狗,但陈操确实又给自己一群人带来了好处,便道:“本公知道了,三月大朝的时候,本公会上奏陛下,请调你为操江水师的副将,以此,你也便行事罢...行了,你回去吧...”
  陈操出了国公府,赵信在身后一脸的凝重,陈操转头看了看国公府大门,然后盯着赵信道:“怎么,你觉得我着急了?”
  赵信赶紧抱拳道:“属下不敢...”
  “那你的那个表情不是像死了人一样?”陈操皱眉,然后许久才道:“赵信,你说我真的着急了吗?说实话...”
  赵信拱手:“大人,属下觉得您确实着急了。”
  “是吗?”陈操皱眉望着天。
  “确实着急了大人,”陈操走在前面,赵信就在他的身后很近的位置:“大人常常说要稳扎稳打一步一步来,如今大人您来逼迫魏国公,换做谁都不高兴,大人难道刚才没有见到魏国公那表情?”
  表情?
  陈操这时才想起来,最开始自己去的时候徐弘基还是很热情的接待,但自提出水师的事情后,徐弘基就明显的变了脸色。
  也难怪啊,换谁被手下人逼迫都不高兴啊...
  “你倒是提醒我了。接着说。”陈操长叹了一声。
  赵信接着道:“如今朝廷在陕西行都司还是边军在,山西都司还有十几万人,即便卫所部队再坏,反贼那也到不了南直隶地界,只要大人按照先前的布置一步一步来,慢慢的把咱们自身壮大了,就算反贼打到了南直隶地界,相信那个时候大人自由破贼的手段不是?”
  陈操突然站定,转头好奇的看着赵信道:“我就说你小子适合做大官你还不信,对呀,我慌什么?”
  “如今大人的安排正在一步步走来,若是现在急了,反而惹得魏国公不高兴,那个时候可没人帮大人了,所以,属下以为大人还是一步一步的来可以。”
  陈操突然斜睨着赵信,看得赵信十分的不舒服:“大人,您怎么了?”
  “赵信,你是不是担心大人我走错一步会让你丢失日后的荣华富贵?”陈操斜睨着他邪笑道。
  赵信也是耿直人,毫不隐瞒:“属下现在的耀荣都是跟着大人混得来的,若是没有大人,属下还是千叶百户所的小旗而已,这辈子肯定做不到南镇抚使这个位置,所以,”赵信也邪笑道:“属下的富贵还得仰仗大人,自然要为大人着想。”
  陈操点着头:“你说的很有道理...”然后一脚朝着赵信踢去:“我去你大-爷的...”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