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7章 落锤定音

第037章 落锤定音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维翰心中已经知晓了半分这群人想要把自己怎么样,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准备开始负隅顽抗,然后等京师来人救援:“自太祖皇帝开始就规定片板不得下海,你这贼人在此胡说八道什么?嘉靖抗倭以后,浙江沿海管制甚严,你等还能出海为贼?
  哦...本官明白了,你们是想联手合伙来诬陷本官,魏国公,你从哪里找来的贼人?”
  徐弘基被气的吹胡子瞪眼,他是个小年轻,与李维翰这等老油条没得比,朱彦荣倒是清楚,不过现在却不知道怎么接话。
  陈操高声道:“保国公,不知道下官的嫌疑能不能洗清?能不能恢复下官的职权?”
  朱彦荣点点头:“这件事情其中蹊跷确实太多,陈操虽然有些嫌疑,但现在看来确实是有些冤枉,”说着转头看着吴春:“吴公公以为呢?”
  吴春笑道:“咱家可不敢插嘴,咱家来此的目的就是给陛下收集消息的,怎么办得保国公说了算。”
  “嗯...”朱彦荣点点头,然后正声道:“此事涉及到了其他事情,陈操的嫌疑洗清,本公代天办事,即刻起恢复陈操的官职,并命南镇抚司协助魏国公查案。”
  “保国公你...”李维翰瞪眼看着朱彦荣,实在是想骂人了,但见着朱彦荣冷眼看着他,想着自己再大的官也拧不过勋贵,便长出了一口气道:“他日回京,定有厚礼相送。”
  “别回京了,”陈操打断了李维翰的话:“李大人,本官官复原职,现在开始得有事情询问你。”
  “你凭什么?”李维翰傲气道。
  陈操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绯色飞鱼袍道:“就凭它,天子亲军的行头,以及本官南镇抚司指挥佥事的官职。”
  “南镇抚司可不是北镇抚司,你能审本官什么事?”李维翰又道。
  在场的人都有些感觉无力,李维翰这厮明显的开始耍赖了,可能这厮清楚,又可能是故意为之。
  乔允升道:“李大人,还是说正事吧。”
  李维翰不想搭理这帮三法司的人,但都是东林党人,现在还得靠这帮人救命:“想要审本官也可以,让京师刑部或者都察院来人再说。”
  “来人,这厮明显是在混淆视听,先打他十大板以儆效尤。”陈操冷声道。
  “你们敢?”李维翰怒声道,在场的人都被他惊了一跳:“本官乃李太妃之弟,你们谁敢打我?”
  “陈操,他乃右都御史,能上刑吗?”徐弘基小声的问道。
  陈操点头,然后朗声道:“李维翰私通倭寇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他仗着自己的官职身份在这里拖延时间而已,”然后看着李维翰道:“李大人若是不承认没关系,不过在结案之前,你不得离开南京,出入必须受我锦衣卫监视。”
  李维翰坐在椅子上,悠闲的开始喝茶,不理睬陈操。
  陈操又道:“来人,即刻前往浙江,将汇源商行掌柜李思才抓来,事情就清楚了。”说着悠闲的看着李维翰:“李大人,李思才听闻是你李家族中的庶子,是你的弟弟,不知道你知情不知情?”
  李维翰端茶的手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颤颤巍巍的将嘴边的茶喝进嘴里。
  五日后,京师快马传回消息,对于此次运河被海盗堵住的事情,朝廷震怒,皇帝申饬魏国公守备不力,罚奉半年,责成整顿操江水师并查清诸事宜,随行而来的还有都察院左都御史赵南星的管家。
  随后,汇源商行掌柜李思才在两日后被押进南京,陈操并没有直接参与,而是放任乔允升一干三法司人员和赵南星的管家一同商议秘事,至于具体事宜,陈操不用猜,肯定是妥协。
  不出所料,李维翰最终是一脸沮丧的承认了所有事情,并被朱彦荣一行人随着北镇抚司的锦衣卫押解回京...
  ......
  事情并没有结束,陈操需要处理的后续还有许多,赵天临的安置是个大问题,但这个人是个好手,若是放在海上为散盗那就屈才了,所以陈操准备了后手,于是先让赵天临带着操江水师截扣的货物去倭国贸易,还是驻扎大衢山岛,等待陈操指示。
  “大人,”赵信拿着公文走进大堂,陈操正在核对账目:“大人,庞志凡的安排下来了,调离横洲千户所,转入操江水师任千户官,功过相抵而已。”
  “我听说他兄长庞志欢是扬州府卫的指挥佥事?”陈操放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端起了茶杯:“这个人必须收买。”
  赵信拱手:“属下明白,不日去办。”
  “对了,下次让你恶心人,你可千万不要再泼粪了,这个手段不高明。”
  赵信尴尬的笑起来,然后说道:“属下想来,就这个方法最恶心人。”
  “混账东西,谁都知道是我陈操干的,但这个手段太不上道了,我乃堂堂南镇抚司指挥佥事,正四品大员,怎么干的都是泼皮的勾当?”陈操说着就想骂娘。
  赵信赶紧认错:“属下知错了,还请大人明示,下次怎么做?”
  “记得刘磊吗?”
  赵信恍然大悟,然后坏笑道:“属下了解...对了大人,京城那边传来消息,李维翰进京之后遭受弹劾,已经被罢职,下狱论死...”
  “嗯...”陈操点点头:“他死倒是死不了,不过贬为庶民还是没问题的,看在李太妃的面子上,这家伙还能活到老死。对了,最近有什么大事没有?”
  赵信眼睛提溜乱转,然后道:“有,还是京城那边,朝廷已经给万历爷和泰昌爷两位定了庙号,一个叫神宗皇帝,一个叫光宗皇帝;神宗皇帝在年初下葬,而光宗皇帝在上个月才入陵;还有就是保国公回去之后已经派人送文书来了,还在龙江口,估计明天一早到金陵。”
  “还有呢?”陈操又问。
  赵信又想了想,才想起事情来:“前日的塘报,言及陕西大旱,入十月大雪封路,颗粒无收,白水县有流民聚众造反,已经遁入周边的群山之中,白水县被洗劫一空,知县等官员全部被杀,白水县巡检司等各官军未抵抗,有的甚至主动加入进去。”
  “又造反了?”陈操叹了叹气,自己这边辽东的事情还未搞清楚,陕西的民乱就响应而来。
  不过陈操始终不明白的是,自己前世看了那么多的小说和史书,明末的起义大多都在天启五年至七年之间,这才天启二年,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起义开始?
  “莫非是就像那些人想象的那样,自己这样属于不同时空的灵魂穿越,自己所干的事情只会影响这个时空的进程,而不会影响另一个时空的进程?”
  赵信不知道陈操在自言自语什么,便小心的问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啊?”陈操回过神来,然后摇头:“没有吩咐。”
  说完又陷入沉思:“老子我穿越而来本就影响了这个时空的进展,再加上原本的历史上这个‘陈操’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低级武官,根本不会有这些境遇,说不定几十年后还会和那倒霉的永历皇帝一起被勒死在国外,嗯,一定是这样,老子穿越而来一定影响了这个时空。”
  陈操正在自我安慰之中,张凤年小跑进入南镇抚司衙门,朝着正在发呆的陈操急声道:“大人,大人...快回府,夫人要生了,稳婆都进屋了。”
  赵信见陈操还在发呆,便在陈操耳边小声道:“大人,有人送银子来了。”
  “啊...”陈操立马站起身搓着手盯着赵信笑道:“哪个这么开眼?快随我去迎。”
  张凤年有高声喊道:“不用迎属下,是夫人要生了...”
  “啊?”陈操顾不得骂赵信,提着袍边变朝着外面疾跑而去。
  等陈操跑进自己家中时,也来不及和等在房门外的一众妻妾说话,就要往产房里面闯,却被刘敏儿拦在门外。
  “老爷,产房污秽之地,进不得?”
  陈操还是第一次听这种事情,显然他的思想还是现代思想:“胡说,我们那个时候产房是可以进。”
  “你们那个时候?”刘敏儿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不懂陈操在说什么。
  陈操自觉说错话,便打岔道:“算了,不进就不进,我问你,这都多长时间了?怎么连声都没有了?”
  “稳婆来了四个,正在里面,刚才夫人还在大喊。”刘敏儿生过张淑华,知道生孩子是怎么一回事:“生孩子这事情不简单,逢春妹妹不是也生过吗?等着吧。”
  啊...
  房间里突然传出李湘的叫喊声,陈操一阵紧张起来,刘敏儿又挡在房外自己进不出,只能在房外来来回回的走动。
  不多时,一名稳婆端着一盆带血的水急忙跑出,陈操正要询问,那稳婆又从丫鬟手里端过干净的热水跑进去。
  就近十二月,天气寒冷,那水盆里的热气很明显的上升。
  “生了...”
  焦急的等待许久,一声喊终于从屋内传出,陈操转头,满脸喜气的看着稳婆从屋内走出:“如何了?”
  稳婆手中有些血迹,离着房门便朝着陈操行了个礼:“恭喜大人,喜的麟儿...”
  陈操嘴角上扬,正要往里冲,却被稳婆拦住了:“大人莫要心急,产房内污秽,请稍后片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