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6章 不能罢休

第036章 不能罢休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喜欢的点击一个收藏吧,谢谢啦
  朱彦荣先前就打算先和陈操私下商量一下,但很明显陈操根本没有那个打算,还拉着吴春一起唱双簧,现在的机会还不错。
  后堂中只有朱彦荣和陈操两人,吴春都不在,朱彦荣是有想法的。
  “陈大人,”朱彦荣摆手示意陈操喝茶:“先前的种种还望陈大人莫要往心里去。”
  陈操是趴着的,喝茶很困难,他感觉这老东西是在羞辱自己:“保国公,有话就说。”
  自己好歹是国公,被陈操这种语气回答,心中自然感觉不爽,当下就又有了计较,语气平冷道:“陈操,本公决定先行恢复你的官职,你觉得如何?”
  “嘿嘿...”陈操冷笑一声:“保国公,你们怎么对陈某的,等魏国公回来之后,陈某会一点一点的全部还回来。”
  “放肆...”朱彦荣呵斥道:“你个区区锦衣卫,还敢威胁本公?”
  “保国公也只是区区的五军营主官,今日成了钦差,也只是侥幸而已。”陈操抬眼,一脸的蔑视。
  朱彦荣被陈操这么一激,当下便暴怒不已,抽出墙上挂着的尚方剑就要有一剑刺死陈操。
  陈操一脸的蔑笑:“保国公不仔细想想京城那么多公爵,谁不好选偏偏选你来?”
  朱彦荣当了这么多年的国公,刚才只是想吓唬吓唬陈操,却被陈操这句话呛得愣在了原地。
  陈操道:“国公爷没想通,那陈某就帮国公爷回答,”说着用手撑住身体半立起来:“此次所谓抢劫赈济物资一事,就是李维翰那老狗的私下报复,几个月前大衢山岛的倭寇可不是假的,这件事情要是坐实了,李维翰就是私通倭寇,国公爷久在京师,应当知道,万历爷的三大征结束之后,皇庭内库就没钱了,泰昌爷和当今陛下登基更是耗尽了最后一笔钱,户部给的钱是多少,国公爷应当清楚。
  当然了,国公爷应当也知道,大衢山岛剿倭结束之后,陈某私下给陛下的内库上缴了五十万两白银,这笔钱,比之皇庄的收益要大的多,而且更加实在。”
  陈操在来之前就科普了许久,万历皇帝三大征之所以打的这么硬气,特别是朝鲜之战,就是因为自己的内库有钱,士卒出征的钱财他自己承担了一大半,户部出的钱只是少数,而这些钱的来源就是皇庄,皇帝圈下的皇庄是导致明末乱局的最根本诱因。
  陈操没等朱彦荣回话,又道:“如今快到年末,秋收之后的粮食还得变卖之后才能得钱,那么多皇庄,所得钱财,陈某估计就是八九十万两银子而已,嘿嘿...”陈操一脸的坏笑:“不是陈某吹嘘,陛下这一年的钱财还比不过保国公三个月的收入,国公爷以为陈某说的对不对?”
  “你莫要信口雌黄...”朱彦荣厉声打断了陈操的话。
  陈操摇头笑了笑:“咱们又说这次,李维翰乃是万历爷宠妃的亲弟弟,属于皇亲国戚,那厮在辽东巡抚任上大肆受贿,他被弹劾下来的时候想必保国公定然清楚,这种人难道保国公还想与之同流合污?”
  一句话就触及了朱彦荣的心底,李维翰什么人他再清楚不过了,受弹劾还能混到右都御史那也是给万历皇帝给了钱的,不然早就被拉下马来。
  “保国公啊...”陈操长出了一口气:“那批所谓的赈灾物资全是浙江产的丝绸、茶叶和瓷具,试问保国公,已经食不果腹的流民如何能用这些高档之物,哈哈哈...”陈操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保国公,你今日若是不和我单独谈,我保证把你也拉下水,还好你今日找了陈某,否则...”
  说着陈操一脸杀气的盯着朱彦荣:“不怕实话告诉你保国公,海贸一事,参与的并不止魏国公,还有当今司礼监掌印魏忠贤,虽然朝廷明面上禁海,但...”陈操斜睨着朱彦荣:“保国公参与的事儿...我们乃是锦衣卫,你猜陈某知道不知道?”
  朱彦荣明显身体颤抖了一下,瞬间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慢慢悠悠的坐在了椅子上,喃喃道:“难怪啊...事涉魏国公,放着定国公不选,陛下偏偏选了我...”然后盯着陈操道:“莫不是海贸的事情陛下知晓?”
  陈操脸上的杀气没有了,换来的是一股嘲讽的面容:“锦衣卫办事,想让陛下知道的事情就肯定知道,当然,不想让陛下知道的事情陛下肯定不知道,就好比保国公与白侍郎私底下的龌龊事...”
  朱彦荣猛的一抬头,良久才道:“你们锦衣卫敢查本公?”
  “保国公见谅...”陈操笑道:“那是北镇抚司的事,陈某在南镇抚司,查也是查南直隶的事情,北直隶的事还不敢伸手。”
  人人都知道官场上的话七分是真,三分是假,既然陈操敢提出来,那么他肯定知道当中的隐情。
  朱彦荣是勋贵粗人,也不拿文人的套路出来,当下就拱手:“还望陈大人莫要将这丑事说出去。”
  陈操点头:“国公爷放心,那些事情咱们知道了该说和不该说心底都有数。”
  “先前本公是唐突了,陈大人见谅。”朱彦荣突然变了性子,然后朝着陈操道歉:“不知道陈大人下一步怎么做?”
  陈操是肯定朱彦荣会变性子,自己先前的话太具威胁性,如今的大明还没到亡国的时候,皇帝削去你个世袭国公都是小事情。
  “保国公,咱们都是武人,武人说话不会文人那套绕乎,喜欢直来直去”陈操抬头笑道:“咱们直接做交易吧,免得大家尴尬...”
  “也好...”朱彦荣很是轻松的吐了气,陈操没有追着不放就是有转圜的余地:“这次事情...”
  “这次事情不如让陈某来给国公做决定。”陈操直接打断了朱彦荣的话:“国公爷海贸所得利益不过一成,与那些贪得无厌的文官比起来差太多,陈某帮陛下做事,除了隐秘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赚钱;
  浙江四大商会,可动的有三家,这三家的利益全部划到陈某名下之后,以往的该是文官的利益就相当于在陈某手里,整个浙江及南直隶的海贸财富,都会集中在一起,再加上有操江水师的保护,嘿嘿...
  国公爷,想不想到咱们这个圈子里来,为陛下赚钱,到时候咱们一起分,比之在文官手里分那些残羹剩饭来讲,要实在的多,大家都是武人,至少不会坑你。”
  朱彦荣心中一亮,但也知道陈操这么做肯定不会白给,于是问道:“陈大人如此推心置腹,不知道有什么要求?”
  陈操点点头:“勋贵就是好说话,很简单,咱们抢了文官的利益,他们肯定要报复,就好像李维翰一样,保国公要做的就是跟咱们在一条线上。”
  朱彦荣点头:“你的意思本公明白了,还有呢?”
  “还有就是保国公掌管五军营,出入五军都督府,有资格上朝,在朝会上涉及到操江水师的事情,还望保国公多多帮忙。”
  朱彦荣想了想:“这事情简单,本公知道了。”
  “还有最后一件事情。”陈操说着盯着朱彦荣:“陈某虽然不愿意掺和国公爷的家事,但却又受人之托,还望国公爷能行个方便。”
  “你是说白玉兰那个贱货?”朱彦荣骂道。
  陈操点头:“前因后果陈某都清楚,陈某也不愿意去计较过往,还望国公给个文书行个方便,他日陈操去娶了那女子便是。”
  朱彦荣被绕糊涂了,但却又有些反应过来,迷糊糊的点头:“我懂的你意思了,那休书在家中,不日取来给你。”说着朱彦荣用一种劝慰的眼神看着陈操道:“白玉兰那女子不是什么善茬,此女能勾魂摄魄,我国公府容不得她,更何况家中那子得承袭我的爵位,在这种事情上不能出任何错误。”
  “陈某知道,”陈操打趣的笑了笑,然后严肃起来:“此次李维翰必须遭殃,所以还请保国公在魏国公爷回来之后不要再保那李维翰了,不值得。”
  现在话都说明了,朱彦荣也有自己的顾虑,于是很直白的说到:“李维翰身为右都御史,掌握的把柄不少,若是他被惹急了翻脸,恐怕把本公也连累进去。”
  “嗨,”陈操觉得朱彦荣有些多虑:“保国公,现在咱们是自己人,实话说了吧,这回事情后,李维翰就是不死都要脱一层皮,若不是他乃皇亲,嘿嘿,抄家灭族是免不了的;
  再说了,如今朝中还是东林党当政,那帮正人君子对于执掌司礼监的魏公公是严重的看不起,其次,李维翰涉及的秘密太多,他要是想不死,那就得保守秘密,但陈某有些好奇,敢问保国公,什么人最容易保守秘密?”
  朱彦荣闻言浑身一颤,深吸气道:“自然是死人,但是?”
  陈操接话道:“没错,但是那厮乃是皇亲国戚,按礼制,不得死刑,所以,李维翰只有两条路,第一,老老实实的背黑锅保守秘密然后活下去,第二,大肆透露秘密,然后被抄家灭族,这也是陈某为什么说那厮不死都要脱层皮的原因,试问保国公,换做是你,你怎么选择?”
  “他涉及到了东林党人太多的黑幕,所以要想活下去,就得靠这帮人,然后他要做的就是帮忙保守秘密,这帮人才会救他,如若不然?”朱彦荣有些惊恐的看着陈操:“他们就会在背后下手让皇上处死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