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5章 你来我往

第035章 你来我往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人,李维翰亲自带人去了军营,带走了几个咱们的兄弟。”戚显宗有些急迫,他跟着陈操发了财,但也属于上了贼船,一旦事发,自己也逃不了。
  陈操正在给宋澈布置,也不着急:“你放心,就此可以检验一下咱们军中兄弟训练的成果,看看这些人这段时间心理素质过不过关。”
  “耀中,这么做稳不稳妥,日后若是事发,那就是灭九族的大罪,”宋澈说话有些小,心中无不担心:“还有我很担心那赵天临,若是他临阵反水,咱们...”
  陈操也担心这一点,赵天临那厮混迹海上多年,这种人能做上海盗头子的地位就根本不是好相与的主,再加上此獠也是自己新收服的人,让一个当惯了老大的人突然去做小弟,这心理落差还是很大的。
  “其实我倒是不担心赵天临会不会反水,只要他率队攻到南直隶地面就足够了,一旦影响到漕运...嘿嘿...”陈操一脸的坏笑:“他怕是想不到我会做什么。”
  宋澈的智商比之陈操肯定比不过,但自己的看法也是足够,于是指着地图道:“你说的我都清楚,但扬州府周边的长江河道上有不少巡检司和备倭千户所,还有靖江岛上的横洲千户所,赵天临想要断运河水道,就必须经过靖江岛。”
  陈操无奈的摇摇头,站起身拍着宋澈的肩膀道:“时秀啊,你真是太年轻了,枉你在辽东当了一段时间的兵了,”陈操做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这帮卫所部队,我都搞清楚了,横洲千户所自千户官庞志凡以下一共就四百三十七人,当中青壮战兵一百二十,剩下的都是四五十岁的辅兵。”
  “啊?”宋澈有些惊讶:“庞志凡这兵血喝的够吓人的?”
  “所以,横洲这个千户所都只有四百人,沿途的巡检司那几十号人如何与战船相比?”陈操在堂中来回转了几圈:“赵天临只要率队过了扬中沙洲,嘿,运河水道就在眼前,那狭长又不是很深的水道,只要沉些船进去...嘿嘿...”
  宋澈都感觉眼前这个认识多年的老兄弟太不简单了,心思不是一般的狡诈,居然能想到阻塞运河水道。
  “南直隶的秋粮要是运不到天津,兄弟,拖延一天,京师的物价都会上涨,到时候我再派些人四处散播谣言,你说,李维翰是死是活?”陈操胸有成竹的说道。
  宋澈醍醐灌顶,原来陈操周密的计划是这样,不禁点头叫好。
  三天之后,保国公下令,暂时革去锦衣卫南镇抚司指挥佥事陈操的职务,南京兵部也暂停了陈操南京右卫的职务,以指挥同知宋澈暂时监管南京右卫。
  又一日,御史协同北镇抚司锦衣卫在陈家庄将陈操逮捕。
  “陈大人,你的事发了,跟咱们走一趟吧,都是卫中人,还望大人日后海涵...”
  奉天门钦差行辕大堂
  陈操是官,可以不跪,上面坐着保国公,其次是魏国公,再者是李维翰,然后是南京三法司人员。
  朱彦荣一拍惊堂木,喝问道:“陈操,本公问你,你为何要率船出海打劫赈灾物资?”
  陈钱山岛上的物资一部分陈操扣留在了南京右卫,另一部分押到了操江水师营地,准备年后出海和倭国进行贸易,结果就被查了一个现行。
  陈操虽然被革了职但也是暂时,他一个锦衣卫的高官,必须得有皇帝的谕旨和指挥使骆思恭的手令才能去职,所以现在出堂,那也是身着红色飞鱼袍服,感觉自己像是在表演一样。
  陈操一拱手,正色道:“回保国公,咱们大明自太祖皇帝起就有明文规定,片板不得下海,不知道在座的各位大人们同意不同意下官说的话。”
  李维翰是右都御史,做言官的口才那不是一般的好,听闻陈操这么讲,便驳斥道:“陈操,你这人说话当真有趣,成祖皇帝时期何止片板?再说,隆庆爷在位时,广东一带不也是开了市舶司吗?你不要搅乱视听,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保国公的问题。”
  “我是锦衣卫指挥佥事,所办之事都是御案,李大人要是想问,就去找皇上问吧。”陈操漫不经心的说道。
  “放肆...”李维翰大声呵斥道:“你这武夫好生神气,别忘了你现在已经被革职了,不是锦衣卫的人,在事情没有清楚之前,你还是想清楚怎么解决现在的事情。”
  朱彦荣也神色不善的看着陈操道:“陈操,本公以为,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回答,免得受那皮肉之苦。”
  陈操心中一惊,都说明代的刑罚不会用到当官的身上,但现在可能是自己一厢情愿还是那些写小说的骗自己。
  “陈操,”徐弘基也开口道:“保国公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莫要东扯西扯。”
  徐弘基的话耐人寻味,陈操此刻心中有些小乱,正当此时,李维翰便朝着朱彦荣拱手道:“保国公,本官以为,还是用刑最好,免得这厮东想西想...”
  朱彦荣沉了沉气,还是望向了旁边的徐弘基,徐弘基年龄没有朱彦荣大,自己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场景,不免得心底打起了鼓来。
  李维翰见朱彦荣看徐弘基,当下就不客气了,拿出了言官的作风来:“保国公可别忘了自己是钦差大臣,这件事情可是首辅大人廷议出来决定的。”
  朱彦荣明显的身体直了一下,陈操看在眼里,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坏了,自己却忘了京师勋贵也参与了海贸这团生意,李维翰身为右都御史,那叶向高怎么会不清楚这件事的真相,想来也是因为他本人肯定参与其中,不然李维翰也不会给朱彦荣施压。
  朱彦荣使劲的一拍惊堂木,呵斥道:“来人,扒去陈操的袍服,杖打二十,以儆效尤。”
  徐弘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一句口,行刑的锦衣卫时北镇抚司的老手,这些人当差都知道一件事,若不是知道对方肯定没救,定然下重手,而自己的千户虽然是文官一伙的,与新任指挥同知许大人不对付,但自己毕竟是锦衣卫,万一脚下这个有人力保,自己下重手,秋后算账时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于是行刑的两人颇有默契的对望一眼,开始了给陈操一顿木杖炒屁股肉。
  陈操每挨一下都使劲的皱眉,下手的人有分寸,下手虽然重,但伤的都是表皮,没有伤到筋骨,即便如此,在挨满了二十仗之后,陈操也忍不住的晕死过去。
  李维翰表情非常舒服,他的目的很简单,都垮陈操,然后抄家自己拿钱,毕竟这回损失的是自己的产业。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肯定要暂停审问,于是陈操被单独看押在行辕的一间房中,周边全是锦衣卫。
  陈操挨了二十仗,屁股烂的也差不多了,不过还好,徐弘基没有见死不救,以自己的身份担保,给陈操找来了金陵名医张神仙,老家伙以前救过陈操,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咦,这不是那上吊的总旗嘛’...
  陈操被打的消息很快传遍了金陵,谁不知道陈操就是纳兰容若?为了,一大批陈操的粉丝在有心人的鼓动下包围了钦差行辕,目的只有一个,救治陈操...
  朱彦荣和李维翰都想不到陈操在金陵城这么有名,迫于百姓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南京的那些勋贵,不得已将重伤的陈操暂时送还陈家庄府邸,但府邸周围全是锦衣卫看守。
  李湘哭晕过去几次,好歹也是孕妇,过几个月就要临盆的人可吓不的,于是乎,照看陈操的任务就交给了他自己的那几个小妾,由其是张春瑶,最为上心。
  “张神医用了最好的药,都是国公爷那里拿来的,他也说了,彻底恢复至少要一个月,不过再过十多天你就能下床走路了。”李湘见着陈操醒来很是高兴,不停的嘘寒问暖。
  “去把赵信给我找来。”
  赵信听闻陈操醒了,也是快马加鞭来到陈府,先是嘘寒问暖,然后就是汇报这几天的情况。
  “军中被带走的兄弟没一个说大人坏话的。”
  陈操满意的点点头,想来自己的威望已经彻底灌输到了右卫的士卒当中:“计划如何?”
  这里是陈操的书房,被家丁抬上床后就一直趴着,里面除了他自己就只有赵信在。
  “赵天临原来的手下和大人的家丁已经乘坐海船入了长江,并且在昨日攻破了横洲千户所,庞志凡很识趣,收了钱后表示愿意听从大人的调遣,准备于明天带着残兵队伍返回扬州府报信,”赵信说着小声道:“扬中沙洲巡检司只有六十几人,有刀的不过十几人,估计在今晚就会成为赵天临暂时的驻地,明日辰时之前,应该可以堵住运河口子。”
  陈操点点头,然后吩咐道:“操江水师的行动你要密切关注,还有,派人到扬州配合庞志凡散布消息,需要多少钱你自己去取,这回我一定要报屁股之仇。”
  “大人,属下要证实一件事情,经查,这回来金陵的锦衣卫千户不是许大人的人,是骆思恭的人,那骆思恭是东林党一伙,嘶...这李维翰也是东林走狗之一。”赵信说着递上一封信:“这是查证的消息,请大人过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