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2章 航海图志

第032章 航海图志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给个收藏,么么哒
  “我的天...”
  龙江造船厂的原工匠,宝船参与制造者黄石的后裔黄益工正在查看陈操递给他的宝船建造图纸,看了许久才喃喃道:“祖上一直就说造宝船才是正路,那东西大啊,”说着看着陈操:“大人,有了这个图纸,相信可以在一年之内造出宝船来。”
  “先不急。”陈操阻止了黄益工的想法:“这图纸不只有宝船,还有马船等诸多海上战船的建造图纸,我朝现在最大的海船不过八百料,与泰西诸国的海船相比连别人的零头都不算。”
  黄益工点头:“大人说的在理,小的前几年曾在福建给葡萄牙人造过船,他们的战船都是三桅的软帆,每艘船都有两千料之上,海战就是巨无霸。”
  “那不行,”陈操摆手:“如今船厂重开全靠魏国公,里面的海船只有一千料,现在有图,以其为蓝本,直接造出三千料的海船出来,先造三艘,今年年底有用。”
  “是...”
  “你现在是船厂大使,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谢大人...”
  邹维琏无罪释放,先前在祁伯裕的授意下这帮人都躲着,现在有锦衣卫的证实是有人诬告,使得兵部衙门有些人心惶惶,毕竟来拿人时别人说了兵部内部的举报。
  祁伯裕安抚了邹维琏几句后让其离去,这几天关于自己的流言少了许多,祁伯裕也开始上值,最主要的就是查是谁诬告邹维琏。
  陈操倒是没有闲着,这几天一直在家研究航海图,不过,却是连一点进展都没有。
  “什么糟心玩儿意...”陈操没敢扔,这航海图是原图,还未仿制,但想着近代大国的发展全靠海上殖民,这大海的制霸权,必须全部掌握在大明手里,关键自己对航海确实是一窍不通。
  ‘得找个懂海的人才可靠。’陈操心里独自念着。
  出的书房,陈操走到门外,叫赵信靠近问道:“咱们大明水师现存多少?”
  赵信皱眉:“属下只知道操江水师、巢湖水师、龙江水师、鄱阳湖水师以及广东、福建水师,其余的得回衙门查看档案才可。”
  “算了,我得去找徐老大人问一问。”
  徐光启官做的高,且年龄符合,陈操见到其便开了口:“请教老大人,咱们大明水师有没有比较有名的将领?”
  徐光启皱眉:“大明水师自正统之后就没落了,有名的水师将领还得是太祖与成祖皇帝在位时才有。”
  “近来呢?或者是万历爷时期?”
  徐光启想了想,然后道:“东征朝鲜时的主将陈璘与副将邓子龙一个是水师提督,一个是副将,你若非要在近时间选,只有这二人,想必你也知道邓将军是战死在露梁的吧。”
  陈操感觉有道理,就问道:“那这两位将军可有子嗣在朝为官?”
  “这个老夫就不知晓了,但肯定他们会水战,”徐光启看着陈操笑道:“老夫知道你问这个什么意思。”
  “嘿嘿...”陈操打了个哈哈,借口就走掉了,转头看向赵信:“立刻给我去查陈璘与邓子龙的家眷。”
  ...
  “东征朝鲜,那时在朝鲜他们叫做壬辰倭乱,倭军有差不多二十万人,个个装备精良,他们有比咱们大明还要先进的火绳枪,”千户所内,一名四十多岁的百户官正在给陈操讲着故事:“属下那时只是南镇抚司的小旗,奉命前往朝鲜侦探倭军的军情,这帮人作战勇猛,从釜山登陆一直到朝鲜三都陷落,只用了不到一个月,他们是水陆并进,登陆第十九天就拿下了汉城。属下当时所在总旗部,至战争结束就剩下了六个人,还不止属下这个总旗部,北镇抚司也有不少兄弟都死在了朝鲜。”
  朝鲜是猪队友这件事情在后世都是公认的,不然也不会被日军打的那么惨,冷兵器时期用十九天打下朝鲜,也算是丰臣秀吉的魄力够大,日军的战斗力强悍。
  “日军总指挥是宇喜多秀家,陆军以小西行长为首,水军则由九鬼嘉隆总指挥,以藤堂高虎为首;”百户官又说道:“朝鲜武备废弛近两百年,全国上下的军队不过三万人,被打的溃不成军,若不是李舜臣拼死阻挡,或等不了咱们天-朝之兵抵达。”
  “想不到朝鲜之战还这么有意思,”陈操以往了解的朝鲜战争只是片面,眼下自己手下就有一个参与过的幸存者:“对了,咱们大明水师指挥如何?”
  百户想了想:“提督陈璘与副将邓子龙,二人都是水师指挥官,颇习水战,且他们是广东、福建两地的人。”
  “大人,有着落了...”许开先拿着档案走进中堂:“陈璘追赠太子太保,家中荫封世袭百户,嫡长子已亡,嫡长孙陈懋修,现为云安县千户所指挥千户;还有庶五孙陈泳素,现为六都县永平镇水军巡检校尉;”然后又翻了一下:“邓将军死后,其子邓广现为鄱阳湖水师百户。”
  “我明天去找公爷帮忙,以操江水师的名义提调陈懋修、陈泳素与邓广三人,让他们来操江水师任职。”
  ...
  四月初五,南京右卫第一次大检校,全卫在编将领及士卒共计五千六百人。
  陈操满身披挂,威风凛凛的站在点将台上,左侧是同知宋澈,紧接着下去就是佥事戚显宗、佥事贝天华等几个右卫的指挥将领。
  戚显宗上前一步,放声大喊道:“南京右卫,演武开始...”
  南京右卫没有骑兵,全是步兵,经过‘陈氏操典’训练有板有眼,正步踢的赶得上后世军队了。
  陈操满意的点点头,那一声声正步踢踏的声音使得他自己好像在参加国庆大阅兵似的:“戚显宗做的很好。”
  全卫的基础训练与战阵训练由戚显宗负责,宋澈主要负责火枪训练。
  “第一千户所,整备...”
  ‘踏踏踏踏...’一阵小跑,第一千户所千余人在靶场前列队完整,指挥千户抽刀喊道:“举枪...预备...放...”
  ‘砰砰砰...’
  经过几个月的改良,纸壳弹的发射的烟雾明显要小了许多,且不需要火绳点火,更加不用三段式射击,一阵乱枪,靶场内的草人靶被打的只剩下了下半身。
  陈操很满意,接着就是剩下的千户所进行检校,直到最后,属于陈操的三百家丁放枪完毕之后,陈操才拍着戚显宗和宋澈两人的肩膀道:“他日富贵,你们二人与我一起。”
  “谢大人...”
  “对了,”陈操看着宋澈道:“战场之上喊杀声喧嚣不已,为了使得命令可以提前传达,制作一些铁哨子,以哨声代表军令,至于怎么安排,我想好之后写给你们,你们照着这个去训练。”
  “没问题...”宋澈点点头。
  ...
  “耀中,听闻你的南京右卫训练结束了?”徐弘基喝着茶,看着坐在下首位较远处的陈操道:“何时可以出海?”
  “公爷,随时可以出海,但操江水师战船八百料的战船只有三艘,真打起来,还得碰碰运气。”陈操毫不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你对水战有没有提议?”徐弘基皱眉。
  “门下倒是可以直接出海,龙江船厂的海船现在正在建造一艘三千料的大船,最快也得六月下水。”陈操拱手。
  徐弘基出了一口气,然后道:“我也不瞒你,朝中御史弹劾我魏国公府,在陛下面前言我徐家世代为南京守备,当应撤去操江提督一职,现在朝中正在为这一件事情廷议,耀中,你若是出不了海打一仗给咱们立威,恐怕我就得在九月前主动递交辞呈了。”
  “东林党就这么容不下公爷?”陈操有些生气,然后拱手:“公爷放心,门下三日后出海,就以三艘战船为根基,去会一会海盗。旦请公爷放心,他们想让东林党的人来提督操江,还没那个本事...”
  陈操出得国公府,当下就给身旁的赵信吩咐道:“拿上两万两银票,即刻送到京城给魏忠贤送去,他在京城有别院,直接送到别院。将我的信件递交给他们。”
  “是...”
  说完又给身边的张凤年吩咐道:“即刻起你统领我身边的三百家丁,回去告诉他们,整装待发,准备出海。”
  “是...”
  “许开先...”
  “属下在。”
  “你立刻去军营,告诉宋澈和戚显宗,召集七百人,发放弹药,三日后出海战海盗。”
  “是...”
  ...
  四月初十,宜诸事
  南直隶守备、提督操江诸事,世袭魏国公徐弘基给兵部发去一封公文,言浙江沿海素有海盗出没,袭扰各地船只,为保沿海安宁,特发水师战船三艘,战兵千余出海打击海盗,为使作战顺利,特调南京右卫陈操一部一同出海...
  陈操从未坐过船,上船之后就有些不舒服,在吐了十多次,航行两天之后,陈操终于缓过劲来。
  “海船与河船区别真的很大啊...”陈操站在船舷边,吹着海风,给身边的赵信说道。
  赵信估计与生俱来可以坐船,上船之后并未出现呕吐的现象:“河船平稳,海船颠簸,区别太大,上船的弟兄有一半出现了晕船现象,与大人一样,都是吐了之后就好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