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31章 郑和宝船

第031章 郑和宝船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祁伯裕用筷子指了指陈操,有些赞同他说的话:“南直隶卫所部队还好些,偏远地方卫所的钱粮甚至让他们本卫自己解决,哎,没办法啊,钱粮都支援了辽东,哪来的多余钱财?”
  陈操今天是有正事的,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脸红时,即心坊的美姑娘这时才入房伺候,祁伯裕别看年老,但喝酒之后见到这些美人也不甚欢喜,东摸西摸的开始上手。
  “大人,可知道郑和宝船和航海图?”陈操插话道。
  祁伯裕一手摸着一女子的胸部,一手在其裙下乱撩,毫不关心道:“知道,不过那东西在宪宗朝时就被毁了,怎么了?”
  “晚辈在天桥下路过听一个说书的讲,时任兵部职方司主事刘大夏将宝船图纸和航海图都藏在了南京兵部的库房中,晚辈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随口问一问。”
  陈操虽然说得风轻云淡,但说完之后祁伯裕乱摸的手明显停顿了一下,陈操始终在仔细观察:老小子果然说假话。
  “那说书的话如何能信?”祁伯裕虽然在解释,但手底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减慢:“这事情时任首辅李东阳都能作证,你听得那些,都是说书人为了博取大众的眼球,若是书说的平平无奇,那谁愿意听他说书?”
  “嗯...有道理...”陈操点点头:“听了一段觉得没意思,但那说书人却又言之所以隐匿海图船图,主要是不想让朝廷开海进行海贸抢了商人的生意。”
  祁伯裕脸色不善,明显的有情绪,却道:“你好歹也是锦衣卫,这些流言蜚语你们南镇抚司也不管管?我大明自太祖立国之始就立下了不与民争利的规矩,朝堂诸公都是饱学之士,对于市井商贾的那些东西丝毫不感兴趣,这些人说出如此脏话,莫不是也想往圣人头上泼脏水乎?”
  陈操觉得眼前这个老家伙挺厉害,不过能做到尚书的人,那手段能轻了?当下就笑道:“大人提点的是,经大人一讲,那厮果真是博人眼球,只不过这手法太龌龊了,待明日晚辈命人前去查看,若他还在天桥下说书,定然将其抓回镇抚司好好审问一番。”
  见祁伯裕满心欢喜的点头,陈操站起身道:“晚辈就不打扰大人雅兴了,这里一切晚辈已经给足了银子,大人尽管放心大胆的玩便是,晚辈告辞。”
  祁伯裕很满足,至少他觉得陈操是一个懂事的人,欢笑的摇摇手:“去吧...”
  陈操与赵信走出房门,里面便传出了祁伯裕的淫o荡笑声,而后就是各种欢喜的喊叫,陈操与赵信对看一眼,两人同时露出了一种坏笑。
  ...
  最近几天陈操无事,除了每天定时定点的去军营观看火枪训练,就是跑船厂,连曰人的时间都没有。
  ‘咚...’
  兵部衙门内,祁伯裕正在大发雷霆,值房内的文件档案扫了一地,几个主事和员外郎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谏。
  “本官让你们叫的人呢?”祁伯裕望着值房内的几个主事厉声询问道。
  “大人息怒,已经去了,立马就来。”
  陈操今天‘恰好’就在镇抚司衙门内喝茶,听闻对门兵部来人找自己,当下就带着人火急火燎的小跑而去。
  兵部中堂内,祁伯裕坐在主位上气不打一处来,陈操走进去毕恭毕敬的朝着祁伯裕拱了拱手:“大人找下官可是有事?”
  祁伯裕深吸一口气道:“陈操,本官问你,最近几日可探知了什么事情?关于本官的?”
  “大人您的?”陈操一脸的懵:“大人恕罪,等我出去片刻。”
  不多时,陈操再次走进中堂,一脸义愤填膺的样子:“大人放心,此等奸贼,下官定然给你调查清楚,还大人一个清白,不过大人可否告知那晚是个什么情况?”
  祁伯裕一脸的尴尬,然后才道:“那晚你走之后不到半个时辰,一个醉醺醺的家伙闯进房内,说什么要去说书,老夫只以为那厮喝醉了酒,结果...真是气煞老夫...”
  陈操一脸认真的道:“大人放心,此等人为了生计定然会再次去摆摊,下官待会就去布置,定会将其抓到。”说着陈操阴阳怪气的说道:“奇了怪了,即心坊去的非富即贵,怎么会有说书的此等下贱人进得去?奇怪...”
  说完就走了,祁伯裕愣了一会,当下就反应过来,一脸怒气的朝着身边的小厮吩咐道:“你去即心坊打听一下昨晚去的都有哪些人?”
  小厮离开,祁伯裕抓紧了拳头,一脸怒意就好像要爆发一般,念道:“张延宗啊张延宗,你真是好胆识...”
  魏国公府内,徐弘基和濮襄两人正在哈哈大笑,只听濮襄道:“祁大人当真是老当益壮,一人御四女,其姿势多变,一女匍匐为主攻,左手右手使一掏棒助兴,二女其叫,另一女一绳而吊半空,其玉-门正中祁大人之面门,祁大人以口欢之...”
  “哈哈哈...”两人大笑起来...
  陈操站在他们面前低头笑而不语,然后就听着濮襄接着给徐弘基重复说书人的话,铺时,徐弘基大喝了一口水,然后摆手:“不讲了,大白天的如此宣o淫,不好...不好啊...”
  “哈哈哈...”濮襄也喝了一口水镇心神,然后盯着陈操道:“耀中,我的消息说,那说书人是你安排的。”
  “胡说...”陈操一脸的冤枉:“侯爷切莫冤枉好人。”
  “濮襄冤枉你,我可不会,”徐弘基插话道:“你小子啊,下手太过了,祁大人的清誉这下算是全毁了,就为了你说的海贸?”
  既然挑明了,陈操也不隐瞒:“嗨,公爷面前门下也不敢撒谎,实不相瞒,门下为了能够自由出入兵部衙门才使得这个下策,况且祁伯裕也不是善茬,浙江海贸,这家伙定然插了脚,否则也不会多番阻拦咱们造船不是?”
  徐弘基的几个贵族朋友都被陈操拉进了这次海贸利益中,所以大家都是自己人,濮襄便正色道:“若不是国公你以操江提督的身份去和祁伯裕那老小子谈,恐怕这造船一事行不了,我倒是以为耀中此番做的很对。”
  “你锦衣卫在各个衙门都有坐探,让他们办事不就成了?”徐弘基皱眉问道。
  陈操迫不得已,于是将郑和宝船和航海图应该在兵部衙门收藏的事情告诉了两人,两人都大吃一惊。
  “若是如此,你的办法也是可行的,此事千万不可泄露,否则咱们都有麻烦。”徐弘基看着濮襄说道。
  濮襄点头:“知晓,耀中,此事你一定要稳妥行事,锦衣卫中也不是密不透风,你要小心行事。”
  “知晓...”
  ...
  “这东西能吃吗?”一名农妇看着自己刚刚从地里挖出来的土豆,一脸的茫然:“老爷,这东西咋的有大有小?”
  陈操前世没少下地干农活,挖土豆最重要的就是下锄头要轻,免得把土豆给碰烂,自己小心的掏出土豆,高兴的道:“这东西不仅能吃,且管饱的效果还很好,味道也不错。”
  “夫君,那边地里种的什么番薯为何只有些藤出来?”李湘站在田边指着另一边的田说道。
  陈操从地里走出,吩咐了几句好好挖之类的话后便道:“还早,这些藤可以用来喂猪,还有这个土豆的藤,都可以,猪吃了也长得好,如今陕甘大旱连连,流民与日俱增,你夫君我又是卫指挥使,以后这些东西有大用。”说着环顾四周的田,然后道:“土豆收成之后,挖地窖保存,入秋之后种下去,一个都不准吃,还有,去租田,越多越好,把土豆全部种下去,明年就可以发财了...”
  李湘不敢违背陈操的嘱咐,点着头记下,然后又问道:“夫君,那番薯又怎么办?”
  “入秋就熟了,那东西产量大,可以风干吃,保存久,行军打仗吃它管饱,保存也是必须地窖,所以这件事情你这个主母就得好好办,日后咱们富贵全得靠这两个东西。”陈操说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当下便大笑道:“湘儿,你真的是个宝,我娶你不亏...”
  李湘红着看着陈操像个孩子一样离开,嘴里重复着‘不亏’两字,感觉却是怪怪的。
  水力工坊内正是一片热火朝天,打锤在水力的驱使下一次又一次的落在熔铁之上,使得每次锻造出来的钢材都至少是五百层以上。
  “唐时工匠以手都能练出千层钢,咱们有水锤,难道还打不出来千层?”宋应星正在质问一名操作的工匠。
  “费钱啊大人...”工匠脸上浮现出一种怜惜的表情:“矿石提炼之后所得铁块不多,而咱们的矿石都是淮安来的,一船矿石所提铁块不过千斤,锻成钢不到百斤,浪费啊...”
  陈操恰好就出现在工坊内,听着宋应星的话,先是赞扬了宋先生的理念,然后又看着工匠道:“本官不差钱,你使劲的糟蹋,若是打好了钢材,本官另有赏赐给你,放心大胆的做。”
  “小的遵命...”
  “见过大人,”宋应星朝着陈操行礼:“大人今日是来看筑炮的么?徐大人他们就在里面。”
  陈操摆手道:“我不找他们,我找你,”说着从桌上拿起笔就在白纸上画起来,完事之后将图纸递给宋应星:“照着这个图去做,这个东西不能太薄,也不能太重,普通铁皮即可,还有你需要考虑封口的问题,看东西装进去之后是用铁水封皮还是以蜡封皮,或者是成品装进去直接封。”
  宋应星看着‘罐头’两个大字,皱眉许久,然后道:“下官试一试,尽力不负大人期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