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28章 新式火枪

第028章 新式火枪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为了使自己研发火器名正言顺,将火器工厂设在了南京右卫的名下,而火器厂又分为火器工坊、水泥工坊、水利工坊、机械工坊,除了火器工坊之外,其它三个工坊只是挂了南京右卫的名,其本质是陈操的私人产业。
  陈操现世乃是兵工厂的人,专业就是造枪,造火绳枪或者燧发枪就是小儿科,不过要教会毕懋康和宋应星就需要时间,还好,毕懋康在之前就有了燧发枪的理念,一直找不到突破口,现在被陈操一点,大有顿悟。
  “大人,枪机这边改成了燧石,全枪及弯钩乃水利坊那边捶打的钢材所制,比之火绳枪要轻了不少,耐用度也大大提高。”毕懋康指着桌子上的成品说道。
  陈操眼前这把燧发枪乃是大明第一支燧发枪,比之世界早了百年,除了归功于自己之外,面前这个中年人也功不可没,另外就是大明朝的火器能工巧匠。
  工坊提举宋应星递过**和铅弹:“大人,请...”
  陈操皱眉看着毕懋康:“如此上弹,如果遇到雨天,火器也废了...”
  围观的一名老匠人也插话道:“大人所言小的先前也想到过,击发以燧石,但若要达到大人所言大雨天也能击发,那**与铅弹单独列装就行不通,小的想来是不是可以用油纸包裹**和铅弹,直接投放进去,看能不能击发。”
  陈操看着毕懋康道:“毕大人,这师傅的话有道理,你们可以仔细琢磨一下,看能不能弄一个纸壳弹,即便大雨天,但放在枪管里也可以直接击发。”
  黄铜子弹生产必须要有机床,简易机床制造问题不大,但不是电动化生产速度就大大减慢,陈操不敢一开始就搞这个,时间不允许,所以先期只能以燧发枪为过渡,然后再画图纸给毕懋康,制造后装枪,子弹依然是纸壳弹,剩下的以后再说。
  “是,下官明白了。”
  “大人,”赵信快步走进工坊:“大人,徐老大人到了龙江渡口,还带着大批泰西人。”
  “快随我迎接...”陈操说着也不管毕懋康,带着人便朝龙江渡口疾驰而去。
  徐光启刚刚从京城回来,因为张问达的帮助,郁郁不得志的徐光启便同意来南京,顺带将上海县传教的传教士全部带来,并不是他的意愿,而是陈操的授意。
  “下官陈操,见过徐大人...”陈操毕恭毕敬的站在徐光启的车马前,样子及其温顺。
  徐光启走下车厢,抚须笑道:“人言锦衣卫鹰犬势利,个个五大三粗,老夫见你陈操也颇有改观,传言非虚。”
  陈操拱手:“徐大人过奖了,都是些江湖传言,当不得真。”
  “那不可不一定。”徐光启道:“离京前诸位同僚相送,言你陈操乃佞臣,老夫却是不信,都说军伍之人学识不高,但能做到‘不退’的,在当今恐怕只有你陈操一人了。”
  “徐大人过奖,下官在府邸备了酒席,还请大人同往。”
  “老夫已经辞官了,不必称呼老夫为‘大人’,你与德允关系匪浅,恰好老夫与之也是关系不错,你以后以晚辈自称,称呼老夫为‘先生’吧。”
  “晚辈遵命...”
  陈操府邸大堂外,此刻摆了四桌酒席,酒过三巡,徐光启指着旁边一个中年传教士给陈操介绍道:“耀中,这位神父叫约翰*亚当,是从普鲁士王国来的,在火器及机械方面很是厉害,老夫早期进献给朝廷的红夷大炮,就是约翰神父制造的。”
  陈操笑着给约翰行了礼,然后就听其用不是很标准的大明话道:“上帝仁慈,派我来东方传教,希望陈大人能给我们一个机会,把神圣罗马帝国的教义发扬光大,耶稣爱世人...哈利路亚。”
  陈操偏头看着身后的赵信,这小子心有灵犀的低头小声道:“万历四十四年初,在城东宣教的这帮泰西人强制我大明百姓不准祭祀先祖,并且勾结白莲教,朝廷命魏国公剿灭,押解这帮人去了澳门。彼时徐大人上疏为这帮人辩解...”
  “难怪...”陈操心底有数,虽然自己历史好,但这个还真不清楚,那些小说没写关于南京教案的事情啊...
  “亚当...不对,还是约翰...”陈操忘了名字:“不好意思,名字拗口..”
  约翰神父哈哈大笑,然后与徐光启用泰西话交谈,陈操不知道他们说的是意大利话还是德国话,总之听不懂,然后约翰神父便用大明话道:“不好意思陈大人,我准备入乡随俗改一个大明姓名,主一定不会怪罪我的,”说着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然后道:“我的大明名字叫汤若望...”
  噗...
  陈操刚刚喝下的酒全部喷出,然后摸了嘴皮子,惊讶的看着他:“汤什么?”
  徐光启笑道:“以他泰西名字的谐音来的,叫汤若望...”
  卧槽...
  陈操直盯盯的看着汤若望,然后抱拳:“汤神父,前几年的案子本官知晓一些,想要在南直隶继续传教也不是大问题,不过汤神父也得帮我一些忙。”
  听闻可以在南直隶继续传教,汤若望欣喜若狂,赶忙道:“什么忙,只要我帮的上,一定帮。”
  “这个忙对于汤神父来说是小事情,”陈操说着便道:“还请汤神父从你国内召集一批能工巧匠,要机械、水利、火炮、火铳这类的人才,不需要多,有百人足矣...”
  汤若望一听这个条件,当即便答应了下来:“这个太简单了,我教中会这个方面的多得是,但他们来肯定会有条件。”
  “什么条件?”陈操皱眉。
  “请大人允许他们自由传教。”汤若望认真的说道。
  西方教廷对于扩散天主教一事犹如战争贩子一般的狂热,只要能传教,不管你在哪个地方,都能过去。
  陈操舒展眉头,这些条件太简单了,于是道:“没问题,只要人到了,我一定促成你们可以在南直隶自由传教。”
  “谢谢陈大人...”
  徐光启满心欢喜的朝陈操拱手:“老夫谢过耀中了...”
  “老先生客气了...”
  “哎...”汤若望叹了声气,朝着陈操举杯,忧郁的说道:“天朝上国的诸位大人都认为我泰西之术乃奇淫技巧,不屑一顾,若是辽东用上葡萄牙人的红夷大炮,相信战局要改变许多。”
  陈操这时才想起来一件重要事情,于是问道:“听闻徐老先生与汤神父对于历法颇有研究,不知道神父可知道以西历的算法,如今我大明该是西历多少年?”
  “西历1621年...”徐光启与汤若望一同说出口。
  徐光启和汤若望惺惺相惜,他们两人对于历法的研究很深,相信这个历法是两人研究了许久的事情。
  “我屡次上疏请求陛下在辽东使用红夷大炮,那朝中诸公到现在还以为这天下还得以刀枪剑戟做主,妇人之见,妇人之见啊...”徐光启犹自抱怨,之所以辞官,也是因为受到排挤,加上他这个人对于西方奇淫技巧颇为看重,使得别人认为他乃是儒家的一个败类。
  ...
  火器工坊内,汤若望望着毕懋康已经改进好的燧发枪以及纸壳弹,不停的夸赞,比之泰西国内的燧发枪还要先进。
  废话,你得看是谁画的图纸...
  陈操站在旁边,满意的点点头,毕懋康这个人对火器是真的厉害,经过自己简单的提点就把这个问题搞定了。
  “大人请看,”毕懋康端着燧发枪来到陈操面前:“纸壳弹的纸壳是用宣纸浸油,晒干之后按照您裹的模型照做的,即便下雨,雨水淋在上面也会滑落,不会浸湿纸壳,上面的铅弹是在水利工坊以水轮转动的磨盘钢针进行的打磨,”说着将纸壳弹当着一众人的面用牙咬开纸壳的一角,然后从前面的枪口倒装进去,递给陈操:“请大人试枪。”
  “**的量可有搭配好?”陈操上战场不怕,就怕死在枪口炸膛。
  毕懋康信誓旦旦的说道:“量根据平时用料的一钱七分一点一点的增加,每增加一次试枪一次,直到**量平衡。”
  “如今是多少?”陈操拿起旁边的纸壳弹仔细的看着问道。
  “三钱五分...”毕懋康说着:“最远距离可达四百步,毙敌距离在两百三十步,超过之后就是重伤敌人。”
  这个时候的一步大约就是一米,两百三十步就是230米的距离,比之火绳枪最远距离还要厉害。
  “火绳枪的实际距离只有一百五十步,但超过五十步的射程之后,无法毙敌,”宋应星插话道:“此枪问世,何愁建奴不灭?”
  “好...”陈操端起枪,对着百米外的草人靶子,单眼瞄准,然后扣动扳机...
  “砰...”
  枪管冒出白烟,草人被打出一个大洞,周遭一片叫好声,陈操放下枪,看着毕懋康道:“毕大人,工坊每人赏银一两,照着这个模型,给我打造五千六百支燧发枪出来,还有十万发子弹。”
  “人手不够大人。”毕懋康拱手,表现出为难:“如今工坊的生产力月余生产火枪最多一百二十支,子弹最多五百余。”
  陈操脑子转的极快,当即就想到了好办法:“赵信,安排一下,把南京右卫各个军卒的军余召集起来,分配给火器坊和水利坊,每人给予月钱二钱银子,帮他们生产。”
  “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