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26章 运河贼匪

第026章 运河贼匪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一看箭矢不是射向自己,赶忙扯过张凤年后退,免得误伤,果真,这一退,便又有十几支箭矢破窗而入,黑衣人大惊,赶忙后退,有弓箭的不是官家就是军队,大汉知道今晚事情成不了,大喊道:“风紧,扯呼...”
  转头就跑,陈操大出一口气,对方跑了,他是绝对不敢追,现在体力不支,便横刀立马的坐在船舱正中,等着看来人是谁,免得丢了自己锦衣卫的身份,而张凤年则抹了抹脸上的血,持刀站在陈操身边。
  船下除了跳水声外,便响起了激烈的喊杀声,不时声音停止,脚步声响起,陈操目光所及,李婉儿一身劲装,手中拿着滴血的长剑跑进船舱,见着舱中情况,再看陈操身上的那身绯色的飞鱼服已经暗黑,吓得长剑脱手,急忙跑到陈操身边:“泼贼,你可是受伤了?”
  那关心的模样真的令人垂怜,但那台词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不过陈操很欣慰:“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你受伤没有?”李婉儿接着问道。
  “没有...”陈操转头看着身后的李湘道:“湘儿,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婉儿姑娘...”
  李湘带笑朝着李婉儿行了个礼:“民女李湘见过铁岭乡君...”
  李婉儿不好意思的回了个礼:“不敢不敢...”
  “大人...”许开先走进船舱行礼道:“属下来迟,还请大人恕罪,大人可有受伤?”
  “来的不迟,”陈操摇头道:“可有抓到活口?”
  “来人,将那贼人带上来。”许开先站起身吼道。
  几个锦衣卫押着一个黑衣大汉走进来,正是先前那个领头的,许开先一脚踢在大汉的膝盖窝,骂道:“混账东西,活得不耐烦了,居然敢袭击锦衣卫,跪下唱名...”
  陈操将刀扔掉,冷声问道:“漕帮的帮主此次定然脱不了关系。”
  “不关帮主的事...”大汉急声喊道:“是我自己打定主意要来劫船的,与漕帮无关。”
  果真是漕帮的人...
  陈操又道:“唱名...”
  大汉想了许久,便道:“某家刘三...”
  “好一个刘三,”陈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看着许开先道:“带他下去,好生看管,切莫让他自尽,回南京再慢慢审他...”
  刘三以为自己要被审,连怎么反抗都想好了,哪知道陈操只问了名字便带下去,还要去南京慢慢审,这下便失了分寸,大喊道:“陈大人,你们扣押了某家,若是漕帮怪罪下来,漕运停了,你担待不起...”
  陈操最烦被人威胁,自己身后有了魏忠贤做靠山,还怕你个漕帮?于是让人收拾船舱的尸体,好奇的问道:“老许,你们怎么来的这么快?”
  许开先看了一眼正在和李湘说话的李婉儿,小声道:“乡君在大人离开后就去找了御史孙可相,他们李家与孙可相关系不错,那孙可相就带着乡君的意思去了宫中,不时就发了谕旨,准其去南京给太祖皇帝祈福三年,”许开先又道:“乡君一傍晚拿到的谕旨,便收拾行装带着家丁先行出发追上来了,家眷都在后面呢,刚才近的大人船前,听周遭的船说前面有水鬼打劫,害怕是大人出事,所以立马赶来,幸好...”
  陈操点点头,看来李婉儿是真的在乎自己,心中很是满意,虽然这家伙嘴上说的狠,实际上还是个豆腐心。
  “你带着我的名帖,把今晚发生的事情告诉漕运总督衙门,再知会漕运总兵衙门;然后给天津的指挥使司衙门报信。”陈操将名帖递给许开先后,便想着和李湘说两句话,结果李婉儿拉着李湘两人居然一同进了内舱,丝毫不给陈操机会。
  哎...
  陈操抵达龙江口时,杨一鹏正在指挥总兵王一清搜查运河两岸,然后给陈操一个交代,且让杨一鹏头大的问题在于抓获的漕帮人员,也是袭击陈操的领队人。
  陈操遇袭的事情很快传到京师,骆思恭得知后命令北镇抚司严查,张问达也通过自己的关系给杨一鹏施压。
  漕帮帮主潘友荣却是那个最难受的人,被抓的领头人是自己的帮众,且被杀的人经证明都是漕帮人员,杨一鹏将潘友荣招到淮安府,一顿训斥,询问漕帮是不是在运河上兼职水鬼的事情,并表示此事想要善了还得找正主商谈。
  于是潘友荣决定亲自去一趟南京找一找陈操商量一下。
  陈操回到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给许显纯说一些关于魏忠贤给他的话,然后便是去南京兵部报备,有京师兵部及五军都督府的文书,陈操很快交接,备案之后便去了魏国公府。
  徐弘基对于陈操此行很满意,并且表示让陈操好好训练新的南京右卫,给国公府长脸,切莫像张天德之类云云...
  “南京兵部尚书叫祁伯裕,这位大人来头不小,是从三边总制任上退下来的,陛下登基时为南京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管着部院,部院那边的官都称呼他为‘祁督堂’...”许开先仔细的给陈操科普着。
  陈操最不想进这些部堂大院,但自己也是公干,守门的军士前天才见过陈操,见着又来了便笑着行了礼,然后进去通报。
  祁伯裕年纪五十多了,因为常年在陕甘边境做官,有些子军伍的风范,精神还比较好:“你这家伙前日才来报备,怎么,还有什么要紧事情?”
  “事情倒是不打紧,”陈操主动给祁伯裕上了茶:“这不陛下赏识给了个南京右卫的指挥使做,那南京右卫原本在西华门的军校场,但现在小侄的卫所准备弄成全火器部队,那边太靠近皇城侧,且不好训练,小侄所以想在大人这边同意,把南京右卫迁到正阳门外的聚宝山余脉边,那边靠近聚宝山卫,训练火器也安全。”
  祁伯裕与张问达的关系不错,按照陈操与张问达的关系,自然称呼祁伯裕一声叔叔,不过陈操知趣,不会太得意忘形,在祁伯裕面前还是恭谨的很。
  祁伯裕点点头,然后反应过来道:“对了,老夫现在才想起来,你南京右卫若是全弄成火器部队,那军费可不是一般的高,你这家伙可是知道一年的军费只有那么多,你怎么弄?”
  陈操知道这个关节,便道:“大人不必担心,军费这一点我与陛下说过,先期朝廷给多少算多少,剩下的小侄从自己家中支取。”
  这个是个关节点,朝廷巴不得不用花银子,但有些人就会想的多,你自己花钱养兵,日后若是搞成辽东李家那种怎么办,望着祁伯裕的眼神,陈操也知道他什么意思,便解释道:“大人不必多虑,我与陛下说过,三年之后南京右卫成军出发辽东,辽东事毕,我这个指挥使就卸任了,毕竟锦衣卫才是我的正职不是?”
  此话一出,祁伯裕表情就舒畅了,然后道:“可以,不过那边没有营房,你们若是想要般过去,还得自己想办法。”
  个老家伙太贼了...
  陈操并有说出来,然后笑着拱手:“小侄谢过大人了,日后若是关于某些问题,还请大人通融,对了大人,南京右卫宁波一战被打残,基本全军覆没,新任军官任命,等小侄选好之后再给大人上报。”
  陈操的事情很多,今天或许办不完,但重要的事情得先行去办,出了兵部的大门,陈操走到斜对面的工部大院前,一身锦衣卫的服装吓得那些守门士卒阻拦都不敢动,任由陈操自由进出。
  工部主事王公弼,刚刚从京城调任而来,南京工部火器局就由他管理,这个事情找火器局大使肖端还不行,得让王公弼拿一个文书,这就是官场,确实麻烦。
  王公弼为官正直,但是正直归正直,不代表他不喜欢钱,陈操拿的钱不多,多了这家伙铁定不敢要,所以准备了银票五百两表示心意,好家伙,老头子从最开始的正义凛然到最后的嘻哈点头,愣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公文给陈操写好,盖印之后便让陈操去找肖端。
  肖端就好处理了,王公弼官职正六品,陈操给面子,但这个火器局的大使才从七品的官,陈操进去拿出锦衣卫的官威加上两百两银票,这家伙就跟见了祖宗一样给陈操行了方便,把火器局的工匠调走一大半给陈操使用。
  也难怪肖端客气,全国的火器基本上出自京师的王恭厂火器局,南京火器局的作用只是帮助卫所部队修缮一下出问题的火器,根本没有油水可捞,肖端这个大使做的毫无生趣,以至于两百两银票可以把这家伙高兴半天。
  终于,一切事情办妥之后,陈操拿着兵部、工部的盖印文书离开,准备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傍晚时分,陈操刚刚走到家门口,就见着一群人恭恭敬敬的站在他家门口,当中一个中年汉子穿着锦衣华服,光是外表就特别有钱。
  张凤年因为运河上的表现,被陈操调离锦衣卫,转职南京右卫破格提拔为亲兵百户,此刻正带着守卫陈府的军卒提刀提防着这帮人。
  “大人,”张凤年走下台阶,递上名帖:“这是他们的名帖,来了两个时辰,动都没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