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24章 大明文圣

第024章 大明文圣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版已经签约了,各位多多收藏鼓励,谢谢啦...
  陈操的‘倩女幽魂’大卖,南北直隶发行了整十万本,陈操光是银子就赚了二十三万两,平民百姓买不起,各种盗版书出现,售价最低也达到了五钱银子,即便这样,也是销售一空,一般人都会买印有聚贤居水印的正版书,原因就在陈操那一手饥饿营销。
  而这几天关于纳兰容若最火的并不是小说,却是前几天发行的那本文章-----《菜根谭》
  此篇文章一出,顿时震惊南直隶,南京学政秦为民甚至大呼上天不公,让陈操生在军户家庭,南直隶士子纷纷感叹纳兰容若的文采,知道纳兰容若就是陈操的纷纷赶到正阳门外的陈家庄,想要见一见陈操,与纳兰容若商讨文学。
  又四日,《菜根谭》抵达京师,第二天便震惊京师,十日不到传遍整个北直隶,吏部尚书张问达、礼部尚书孙慎行、内阁大学士何宗彦等高官纷纷点名赞扬,而后朝议,天启皇帝下旨,宣《菜根谭》作者陈操入京奏对。
  眼红者多的是,不仅北直隶,南直隶也有,有的人认为陈操这十七岁的年龄写不出这么好的文章,所以诸多人都在看陈操此次上京奏对的结果。
  陈操丝毫不怕,菜根谭的注释他为了这次事情背的是滚瓜烂熟,这可是有预谋的事情,自然不能露出马脚,每一句话的注释他都能快速的详细的讲解出来,犹如一个教书先生。
  白府内
  陈操再一次做客,这一次依然是便服,不过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他的待遇比之上一次要更好。
  “先生的文章大作小女拜读过了,高才,即便是阳明先生都没有办法做出先生这等文章,”白梦生依然微笑看着陈操:“不知道先生上一次说歌赋一方面是否也很厉害?”
  “姑娘可有婚配?”陈操一本正经的问道。
  白梦生很是淡然的摇摇头:“不曾有。”
  “那我就送姑娘一首歌吧,”陈操当年可是校园麦霸,即便工作后也是单位的歌唱明星,当下便喝下茶清了清嗓子,开唱道:“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你就这样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带给我惊喜,情不自已.........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唱完收工,陈操喝掉最后的茶水,不等白梦生说话便问道:“敢问姑娘芳名?”
  白梦生愣在当场,陈操唱给她的歌里字里行间都是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之意,况且这个文武全才的男人长得高挑好看,是个美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便道:“玉...玉兰...”
  “玉兰?”陈操回味了一下:“玉兰花好啊,白洁无暇,配的上你,告辞了...”
  脸,彻底的红了....心胸荡漾不已...
  陈操奉旨上京,临行前徐弘基请客叫了自己的死党朋友几个一起招妓给陈操送行,这时陈操才发现,魏国公也是年轻人,他的本性就是那么奔放,可能以前一直被老管家魏忠管着,压抑的年轻人也需要刺激。
  许显纯也嘱咐了一番后便放陈操离开,陈操快马加鞭往京城而去。
  ...
  十二天后,陈操抵达大明的心脏,北京城...
  一路上比较闲,来也就带了许开先、韩时中两人,外加一个总旗部的锦衣卫。
  陈操第一件事情便是去见指挥使骆思恭,当然,重要的事情就是送银子,陈操现在不缺银子,于是又送出五万两银子给骆思恭,老家伙得到银子后异常表扬了陈操的为人以及文采,嘱咐陈操在后日大朝奏对时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给自己多添些光彩,毕竟锦衣卫一直被视为鹰犬走狗,都是无用的武夫。
  陈操当下便想到两件令他头大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提亲,第二件事情也是关于提亲...
  果不其然,未等陈操坐稳屁股,李懋桧的下人便来了驿站,陈操接到消息后便径直往李懋桧在京城的府邸赶去。
  “晚辈陈操,见过李大人...”
  李懋桧老神在在的看着陈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突然一本正经的盯着陈操道:“你个只读过《大学》的混账小子,如何能做出此等理解圣人意思的文章?若说你是胡诌,老夫我仔细读过,通俗易懂,甚至以为往日所学都不及一分,你说,这菜根谭是不是你抄袭而来?”
  陈操感到好笑,不过也不敢和自己这个未来岳父顶嘴,于是尴尬的笑道:“李大人是以为晚辈这个‘金陵纳兰容若’的名头是胡诌来的?”
  “混账小子...你...”李懋桧被陈操搞得无言以对,这句话却也是事实,陈操这纳兰容若的名头太响了,现在这菜根谭问世之后,整个大明谁不知道纳兰容若。
  “陈操...”
  一声娇呼,陈操转头看去,却是李湘走进大堂,看见陈操在,一脸的惊喜。
  李湘走进大堂,见到李懋桧吹胡子瞪眼,当即便道:“爹,你又欺负陈操了?”
  老李头一脸的懵逼,大呼冤枉,李湘却也不见,走上前当着老李头的面就拉上了陈操的手:“陈操,你是来找我爹提亲的是不是?我爹是不是难为你了?”
  “胡闹...”李懋桧把头上的冠帽一取,露出发髻,大口喝下一杯茶。
  陈操一脸的尴尬,现在自己水涨船高,李湘对自己爱的更深,否则也不会当着自己父亲的面就拉自己的手:“湘儿,那什么,你当是知道的,陛下召我入京奏对,近段时间衙门事情又多,所以此次上京并未准备聘礼...嘿嘿...”
  李湘一愣,然后一脸的落寞:“不妨事...不妨事...”
  李懋桧见自己女儿这个表情,当下就不高兴了:“死丫头,还未三媒六聘就这般无礼,不知道的以为我李家家教不严...”
  陈操赶紧开口:“大人莫要生气,莫要生气,是晚辈的错,湘儿离开南京时晚辈曾答应过她,再上京时便是来大人府上提亲,今日却是晚辈失约了。”陈操见着李湘那落寞的神情,心里一阵不舒服:“湘儿莫要生气,此番入京奏对之事想必你也知晓,那文章太过惊世骇俗,写出来必定遭人嫉妒,若是此番奏对满足不了那些个内阁大学士,恐怕也得落一个欺君之罪,我可不想连累你。”
  “哼...”李懋桧鼻子里冒气:“你个混账小子还知道惊世骇俗,你这篇文章一出,打倒了一大片人,恐我大明士子皆以为如今之教育比不上你个人尔,若是奏对之时你小子的真才实学跟不上你写的这篇文章,怕也不是欺君之罪那么简单。”
  李湘闻言当下便急了,被李懋桧一把拦住:“陈操,你这小子若真是允文允武的人才,老夫我就成全你与湘儿的婚事,若是不然...嘿...别怪老夫在奏对时给你下黑手...”
  老家伙心够黑的...
  “爹...”李湘着急的看着,陈操安慰了几句便离开,他还有要事要办。
  这边见了李湘,陈操还有一件要事,得去李府看看守孝的李婉儿。
  李如柏死后,爵位因为没有子嗣就撤了,皇帝宽大,除了追封之外,给李婉儿实际加了一个铁岭乡君的称号,因为李家的缘故,李婉儿留京守孝这三年相当于被扣在了京城做人质。
  牌匾上写着‘钦赐铁岭乡君府’,陈操带着人一身便装上门,还好守门的人几个月前见过陈操,赶紧进去通传,不时李婉儿亲自迎出门。
  “泼贼...”李婉儿出大门第一句话便是如此,弄得陈操一阵无奈:“多久了你才来看我?”
  “你不让我进去?”
  侍女引着陈操进去,李如柏死后,这里住着的就是李如柏的夫人与妾室,除了李家的亲信家丁外,没几个男人。
  “怎么样,京城比沈阳热闹多了吧?”陈操边走边和李婉儿说话:“一直生活在这里还是挺不错的。”
  “你什么时候娶我...”
  李婉儿冷不丁一句话把陈操弄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什么?”
  “你什么时候娶我?”
  陈操想钻空子都不行了:“这个,我得和你仔细说一个事情,听完你可别生气。”
  哐...
  李婉儿一把从屏风后抽出自己的佩剑,杀气凛然的看着陈操:“你要想清楚惹我生气的后果...”
  场面高度紧张,陈操可不想死在李婉儿的剑下,但想着以后李婉儿不是正妻,这个心胸高傲的女子定然会杀了自己,况且自己确实对不起她,但现在这个状况若是不坦白以后一定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陈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大明以孝治天下,婉儿你如今在守孝,为期三年,三年期满,我陈操明媒正娶,八抬大轿把你弄回去。”
  “还算是一句人话。”李婉儿把剑收回。
  陈操接着道:“但是...”
  “嗯?”李婉儿当即又把剑架在了陈操的脖子边:“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若是不说清楚,今天这把剑就得沾血。”
  “沾血也得说,我不想你日后难过。”陈操开始了精湛的演技:“我并未婚配,也无婚约,但在从辽东......”
  陈操字字铿锵的把自己和李湘的事情全部说出,顺带还说了自己回去娶了一个妾室,说完后便道:“动手吧,是我对不起你,但我不想你以后伤心以为我骗你,所以宁愿被你砍也不愿意让你伤心,因为我喜欢你...”
  这些话放在陈操那时代撩妹那是一撩一个准,李婉儿终究也是个青春期的小女孩子,被陈操的这些话特别是最后一句话所刺激,终于哭出声,尔后慢慢的放下长剑,只低声说了句‘滚’,便自己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