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22章 南镇抚使

第022章 南镇抚使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国庆后更新的第一张,喜欢的大大们给个收藏吧,谢谢啦
  锦衣卫的镇抚使官阶为正四品,与军中其它卫所的镇抚使不同,锦衣卫南北两个衙门的镇抚使是实权人物,并不是监察官。
  陈操在南镇抚司的表现,既是骆思恭的人,又是许显纯的人,根本在于陈操这个墙头草做人很有一套,在回南京后,从林有才那里得来的十七万两银子,当中五万给了骆思恭,五万给了许显纯,自己除了升官,还从朝廷那里得了一万两银子的赏赐,收获也算颇丰,正是因为自己‘识时务’,不仅骆思恭,就是许显纯都大加赞赏陈操的为人,并且拍着肩膀好好的鼓励了陈操一番,认真工作,勤勤恳恳...
  这边厢的封赏完毕,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陈操也是正在进行封赏。
  “掌刑千户就由赵信来担任,”陈操坐在玄武巷的掌刑千户所衙门内,喝着茶,具着官威道:“高崇为副千户,韩时中为千户所百户掌班,廖耀文为百户坐堂,至于许开先,你就调任镇抚使衙门,依然做我的佥书,”说着盯着赵信道:“咱们回来的那十八个兄弟全部安排在千户所内,最低的不得小于总旗官。”
  “谢大人...”五人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许开先留下了些许后遗症,右脚在快速奔跑时会颤抖,不过问题也不是很大。
  说着陈操指着堂中的箱子道:“这次朝廷赏了你们钱财,都不多,这一万两现银是朝廷赏给我的,我私人拿四万两银子银票在里面,你们五人一人一万。”
  话音一落,五人同时跪下去道:“愿为大人效死...”
  陈操打了个哈哈,效果很不错,旋即笑道:“你们五个跟了我陈操,这以后跟着我好好干,绝对亏待不了你们。”
  “是...”
  ...
  魏国公徐弘基有一个爱好,青楼赴诗会,不过自己这个文学造诣却没有前几任祖先有文化,论武功,又没有先祖徐鹏举的那种魄力,去诗会,都是一大帮有爵位在身的人。
  陈操很荣幸被请到了当中,自浙江之后,徐弘基就更加看好陈操,对于陈操这个允文允武的人才经常招到国公府对诗,今日便带着陈操和几个护卫便装去往金陵最大的坊家秦淮楼赴诗会。
  秦淮楼乃金陵八大坊家之首,也是南京教坊司最赚钱的坊家,光是大厅的修缮,就可以容纳上千人同时观看看台上的舞乐,更别提上面还有四层楼的包间环绕,每层楼包间的看台都延伸出去,为的就是站在高处的客人可以观赏到大厅的舞乐,秦淮楼在历代教坊司的经营之下,已经是整个南直隶最上乘的青楼坊家。
  三楼的包间里,徐弘基在首座,他的左右两边都有年轻公子哥,陈操坐在徐弘基对面。
  明代的座次观念很严格,什么人何种身份什么品级都有严格的要求,而陈操坐在主人的正对面,那就是末座,也就是最次的座位,表明陈操的身份比不上眼前的这些人。
  包间人不多,徐弘基放下酒杯,指着左手边第一位年轻公子,笑着给陈操介绍道:“耀中,这位乃是信国公汤庆年。”
  信国公?
  陈操的脑海里第一念头就是汤和,明史记载汤和后人的事情不多,眼前这个汤庆年应该和徐弘基一样,都是年轻就袭爵的人,当下不敢马虎,站起身行礼道:“下官陈操,见过信国公爷...”
  汤庆年乃是陈操的粉丝,陈操写的‘四大名著’当中两本一本没有落下,笑着点头道:“家祖东瓯王,本公见你陈镇抚那样子,也是以为我大明年轻的国公只有魏国公一人尔,”说着与徐弘基哈哈大笑起来,然后露出年轻人性格来,欢喜道:“魏国公有你这等人才,当是自豪。”
  徐弘基说着指着右手边第一位年轻人道:“这位乃郑国公常世春。”
  “下官陈操见过郑国公爷...”
  常世春笑着点点头:“家祖开平王,陈镇抚,幸会了...”
  开平王...
  陈操脑子一转,大明开国追封的那几个外姓郡王陈操可是门清,鄂国公,开平王常遇春,大明第一勇将,没有之一。
  陈操又行了一礼,然后徐弘基指着左手边第二人道:“这位乃是金山侯濮襄...”然后指着右手边第二人道:“营阳侯杨灿...”
  “陈操见过二位侯爷...”
  能和徐弘基单独会面的,都是与其私交最好的人,陈操有眼力劲,况且这几个勋贵都是年轻人,与徐弘基这二十五岁的年纪相仿,想来也能玩到一起去。
  当下郑国公常世春便道:“听闻金陵纳兰容若笔下妙笔生花,所写小说荡气回肠,引人入胜,我在家中读那射雕英雄传时,都能将自己想象成郭靖一般...”
  “哈哈哈...”徐弘基大笑起来,然后正色道:“耀中,你这么久了,自出了《红楼梦》《射雕英雄传》后便没了下文,腹中可还有其它好故事?”
  陈操笑着点头道:“有的,有的,属下已经酝酿不少好故事,只等这几天得空,就回家全部写出来,到时候让聚贤居给发出去,自然先给诸位公爷侯爷送去府上。”
  “好...”
  五人都同时点头叫好,他们读陈操的小说早就等不及了,能写出这么好的小说,自然是还有其他好故事。
  “陈镇抚,你的诗词如今更是名满天下,自从以《木兰辞》赚回了李逢春后,可就鲜少再有诗词出世了,对了,听闻你运河上作了一首诗送给聚贤居的老板,可有此事?”杨灿笑着问道。
  陈操尴尬的笑道:“让侯爷见笑了,确有此事。”
  徐弘基点点头道:“今日乃金陵诗会,等下就有那些高才献艺,耀中,可切莫丢了我魏国公府的脸。”
  “属下省的...省的...”陈操连连答应道。
  这边喝酒喝得尽兴,那边出去了一趟,吩咐赵信去办些事,然后回到包间,正此时,诗会开始,大厅爆发出热烈的叫喊声,徐弘基邀房中人一起出门走到包间的看台前,坐着开始喝酒看诗会。
  陈操也坐在旁边,这是他出了画舫之后第一次参加如此大型的诗会,两相对比,画舫的诗会不过是清倌人赚钱的噱头,眼前这个才是诗会。
  底下开始了比斗,不少学富五车的士子上台献艺,有的鼓掌叫好,有的被奚落,陈操边看边听,颇有兴致。
  此时金山侯濮襄一脸神秘的凑到陈操身边,身子学着陈操抵在看台的栏柱上,指着看台道:“陈操,你可知道这帮人为何这么卖力的作诗吗?”
  “哦...”陈操是真不知道,他只是单纯的认为这就是诗会,但也要假装好奇道:“怎么,侯爷要说这个诗会还有其他好事?还请侯爷赐教。”
  濮襄露出一脸笑容,然后转头看着身后坐着的几个兄弟勋贵,再道:“秦淮楼每三个月举行一次诗会,平民士子但凡入得前十者,皆可免费享用秦淮楼新入的娼妓...”
  陈操可不是什么善茬,见着濮襄那笑容不善,也是听出了话外之音,当下来了兴趣,濮襄见陈操这般积极,就好似找到知音一般,开始滔滔不断的给陈操讲解起来。
  旁边剩下的四个人都露出了笑容,这帮纨绔果然都不是善茬,也难怪明亡的那么快。
  陈操虽然这么想,但也认真的听着。
  只听濮襄说道:“这楼上包间的非富即贵,这里最大的特色在于,诗会后就是选秀。”
  “这里还有选秀?”陈操瞪大眼看着濮襄。
  濮襄知道陈操误会了,于是摇手:“此选秀非是给陛下选,而是给有实力的人选,选出来的娼妓、清倌之类的可以与之一度春宵。”
  杨灿也忍不住插嘴道:“陈操,你诗词够厉害,待会那些个罪犯家眷出场后,你就作诗一首,只要赢了,本侯出钱,让你享受一番如何?”
  “哈哈...”徐弘基摇着头道:“你呀你...”
  “谢侯爷...”陈操赶紧拱手。
  正所谓如何论是不是人生挚友的三大规律,那就是一起喝过酒,一起分过脏,一起嫖过娼...
  陈操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会儿有人出钱嫖娼,那可不正是好事情,有娼不曰,罚款五十...
  “对了侯爷,”陈操转头看向濮襄道:“敢问侯爷,什么罪犯家眷?”
  濮襄这会儿更神秘了:“不知道吧,南京教坊司每月都有南直隶各地的犯官罪犯的女眷被充入教坊司,有的是大赦天下才能出去,其他的,若没有教坊司的公文,这辈子都出不去,这些女眷都是深闺大户的小姐,你想想,你身下的女人昨日可能还是你上司的老婆女儿,但这会儿就在你的...”说着一把抓向陈操的裤裆,笑道:“下面了...”
  “哈哈哈...”徐弘基几人见状都哈哈大笑起来。
  濮襄一下愣住,陈操虽然缩了回去,但那手感:“他娘的,你小子的这么大?”
  陈操尴尬不已,幸好这些家伙没有龙阳之好,否则自己晚节定然不保,不过明朝喜好龙阳的多得是,那也是风雅。
  濮襄见陈操看自己的眼神不善,旋即骂道:“呸...老子可没有龙阳之好,你这家伙可别想歪了...”
  不是就好啊...
  陈操欣然送了口气,正此间,楼下爆发出热烈的喊叫声,诗会前十已经选出,有士子也有豪商之子,个个都欣喜若狂,不少人都想曰官宦家的小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