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9章 清白无辜

第019章 清白无辜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拳击赛有中场休息,审案亦是如此,主审陪审的都上了年纪,经不起长时间折腾,都到后院去喝茶吃点心。
  陈操无罪释放,官复原职,与他站在一处的黄成先脸都绿了,陈操走到边上,小声道:“黄大人,谁指使你诬陷本官的你心里亮堂着,本官也不多话,你若是想要保住你的家小,在后面的事情,最好慎重考虑。”
  黄成先身体一直,他现在是诬陷的话基本上坐实了,只等下午查案时轮到他,现在陈操说出这些话,他自己也要仔细的掂量其中的要害。
  “让公爷和诸位大人费心了。”陈操不理黄成先,径直走到听审席边上,朝着徐弘基及骆养性、许显纯行礼。
  徐弘基面子大,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打着官腔道:“你不用怕,既然已是清白身,那就做你该做的事情。”
  “门下明白...”陈操躬身点了点头。
  徐弘基说完,骆养性才道:“指挥使大人也是认为陈千户之案情必有隐秘,方才魏国公已经提点了陈千户,本官在这里也不多嘴了,只希望陈千户莫要砸了咱们锦衣卫这块招牌。”
  许显纯拿过陈操的钱,自然也是帮陈操说好话:“我南镇抚司虽然职权不如北镇抚司,但好歹也是锦衣卫,天子亲军,岂可受了这些个窝囊气。”
  “下官受教了。”陈操朝着二人拱了拱手。
  “陈大人,”张问达随身的小吏走到陈操面前,拱手道:“尚书大人请你过去,有事相商。”
  后院内,张问达端坐在侧房首座,旁边下首依次是乔允升、熊明遇、曹于汴、陈一元以及御史高宏图。
  陈操走进房内,朝着众人行礼,张问达摆了摆手,然后道:“陈操,这里只有诸位大人,刚才老夫与诸位大人商议了一下,事情还是点到即止就可,切莫深究。”
  官场的水不是一般的深,陈操深知这个道理,他心中早就有这个铺垫,毕竟牵扯进来的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尚书大人,下官知道里面的要害,不过刚才国公爷及下官的两位上司都发了话,毕竟是锦衣卫,这般陷害,还是要有幕后主使才可。”
  曹于汴对于此次事件心里是清楚的,随后他脸色有些难堪的朝着张问达看了看,两人仿佛谈好了什么,张问达点点头,然后又道:“老夫知晓,不如让熊大人再重复一次。”
  熊明遇随即拱手道:“今查江宁县秀才、国子监监生张亮一案,经应天府核查、京师刑部比对,发还重审,现已查明,本案涉案人员,原南京五城兵马司总旗宋澈所判过失致人死亡之罪不成立,着即派员持衙帖前往辽东召回;真凶张七一家弑主之罪成立,按我大明律,张七秋后斩首,余下家眷流放琼州岛;唆使张七之同谋、国子监监生赵成,革去举人功名,按律判绞刑,秋后行刑;应天府通判黄成先,收受贿赂,错判案情,并且诬告同僚,即刻下狱收监,判斩刑,秋后行刑,念其多年为应天府供职之份上,免其家眷罪行;另,本案有教唆嫌疑的国子监生顾麟生因挑拨生员与锦衣卫发生殴斗,念在其受赵成怂恿份上,将其逐出国子监,永不召回,以示惩戒。”
  熊明遇将他们几个密谋商量好的答案告诉陈操后,张问达便轻声道:“本案另外提到的太仆寺卿顾大人,识人不明,老夫已经派人前往太仆寺,不日后他便会自己递交辞呈,陈操,你就此息事宁人罢...”
  这就是权利的游戏,陈操此刻深有体会,权利的交易往往都是黑暗的,但现在张问达已经发话,陈操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于是拱手朝着众人行礼道:“尚书大人断案如神,下官但凭大人吩咐,只不过,下官有一个要求。”
  张问达看着陈操道:“讲...”
  “江宁县张家作为本案受害人,虽然情有可原,但其诬告下官之事属实,下官想以我锦衣卫之名出手处理此事,还请尚书大人准许。”
  张问达沉吟了片刻,然后点点头。
  事情就此解决,所有人都在这场看似闹剧般的案子里做了私下的黑幕交易,顾大章虽然非常不满陈操,但至少在张问达的斡旋下,保住了自己的独生子顾麟生,而赵成这个倒霉蛋却成了顾麟生的替罪羊。
  江宁县,张家府邸
  陈操从一间厢房里走出,边走边扣着腰带,厢房内的绣床之上,张亮的遗孀张陈氏正在床上低声哭泣。
  赵信邪笑着朝着陈操走近,拱手道:“大人,按照吩咐,所有人都抓到了前堂内,等候大人处置。”
  陈操回头看了一眼厢房,然后满意的点点头道:“这个女人给我好生安排,不得亏了她,今晚大人我另外给你们安排其她人。”
  赵信也笑着点着头:“大人客气了,请...”
  张家人全部跪在大堂,张老头在得知自家长子去了衙门举证陈操时便病倒在家,自陈操带着大队锦衣卫上门后晓得自己这个张家怕是要保不住了。
  陈操意气风发的坐在张家原本属于张老头的位子上,睥睨众生般看着堂下跪着的男男女女,冷声道:“张科诬告锦衣卫,罪加一等,张老头,本官临走之前是怎么告诉你的,你可还记得?”
  “大人...”张老头倒是没动,先前在堂上比陈操还要嚣张的张科跪行到陈操的脚边,抱着陈操的靴子一个劲的哭到:“大人啊,学生先前是被猪油懵了心了啊,才会与大人做对,学生错了啊,错了啊...”
  陈操好奇的说道:“本官记得不错的话,张科你的功名在本官来之前就已经被学政秦大人给革除了,怎么的?还敢自称学生?”
  张科闻言心中更是一悲,他哪里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是将整个张家陷入了绝境:“大人,学生...草民知错了,请大人息怒啊...”
  陈操给赵信使了个眼色,就见赵信上前一把将张科拉开,然后厉声道:“张氏一门,原为受害者,但其诬告锦衣卫千户之案属实,代天巡狩钦差特批,今按大明律法行事,张氏一门张科除学籍、斩监侯,千户大人仁慈,张氏一门其余人等,全数流放琼州岛,,令行则下,不得有误。”
  “大人啊...”
  陈操低头看着瘫痪在地的张老头道:“老张头,本官乐善好施,你若拿得出些好处来,本官或许可以保你一家之性命...”
  ...
  玄武巷衙署内,陈操将刚刚漆封好的信递给赵信:“你亲自去,佥事大人知道你是我心腹,也懂得意思。”
  赵信有些肉疼的看着陈操,支支吾吾道:“大人,何必呢,这件事情全靠指挥使大人那里办全,这个嘛。”
  “那你觉得多少合适?”陈操放下正在装银票的信封,好奇的看着赵信。
  “属下觉得,给个两万两就合适了,这三万两怕是多了些。”见着陈操不说话,赵信接着道:“若是大人给的多了,佥事大人那里会以为大人您得到的比这个多的多,会有疑心。”
  陈操倒是没有想到这层,点点头,很是满意的说道:“嗯,我没看错你这小子,行,拆开重新包过,就两万吧,多的一万两交给你,拿下去给兄弟们分过。”
  赵信深吸一口气,朝着陈操跪下道:“谢大人。”
  安排完送礼的事情,陈操揣着两个信封离开衙署,径直去了张问达的行辕,却不是见张问达,他的目标是来宣旨的太监。
  “哟,这不是陈大人么,怎的这么有空来咱家这里闲逛?”
  陈操见着一太监站在花园池塘边朝着自己说话,赶紧小跑过去,朝着那太监拱手行礼道:“陈某失礼,敢问公公名讳...”
  太监用兰花指捂着嘴笑道:“哟,可当不起陈大人的礼,咱家吴春,不过是司礼监小八品的传旨太监,得干爹赏识,给了这么一个跑腿的差儿。”
  陈操深吸一口气,拱手朗声道:“吴公公可是与魏太监有关系...”
  吴春一愣,然后笑道:“哟,陈大人可是有眼光,那可是咱家的老祖宗,他老人家现在正在司礼监做秉笔呢...”
  是就对了...
  陈操心里一笑,然后恭敬的从怀里掏出信封,当先递给吴春一封道:“陈某失礼,此次前来特地是感谢吴公公的,还请公公笑纳...”
  “哟...”吴春见着陈操递上信封,眼睛都亮了,这一趟南下可是苦差事,宫里面没人愿意来,自己若不是抱了魏忠贤的大腿,这个时候还在浣衣局晾衣服,当下就笑着收下了信封,直接当着面就打开,随即笑的更加灿烂:“陈大人真是费心了,咱家在此谢过陈大人了,以后若是有事用得上咱家的,只要咱家办得到,陈大人尽管开口便是。”
  阉人这个群体就是如此,但凡得了好处,对于给好处的人那是记得清清楚楚,反之,则是杀父仇人般的存在。
  陈操讪笑了一声,然后又掏出另一个信封递上去:“陈某听闻魏太监这几年辛苦,内廷虽大,但出入颇多,陈某只有这些家财,就孝敬给魏太监,望他老人家能收下陈某这些薄礼。”
  吴春笑着捂着嘴,然后伸手接过信封,笑道:“陈大人可有什么话需要咱家带给老祖宗的?”
  “没有,就劳请公公了...”
  ...
  “张大人...”
  张问达正在和李湘说着话,抬目看着陈操走进大堂,便笑道:“良策,老夫听闻湘儿与你之事,不甚欢喜,你可尽管与湘儿一般,叫老夫一声张叔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