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8章 不死不休

第018章 不死不休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各位大大们,给个收藏吧,谢谢了
  啪...
  惊堂木响起,张问达亲自敲的,只听他冷声道:“陈操,与案子无关的事情休得再提,否则别怪本官无情。”
  陈操朝着张问达拱手致歉,然后高声道:“我陈家,自家父战死萨尔浒后,家道中落,家中无余财,后所得钱财,皆出自写话本之手,所得多少,皆有账目,诸位大人若是不信,查查账本便知,黄大人供词上说收我贿赂现银五千两,不怕大家笑话,现如今我陈家家业置办之后,家中现银不过五百两,且全是散碎银子,这么多钱,在哪个钱庄换过一查便知,诸位不信,可放心去查。”
  黄成先心里咯噔一声,先前质问自己的时候随口一答,结果自己说错了话,若是说自己记错了,但已经签字画押,一旦翻供,自己所言就毫无依据,这案子也就完结了。
  张问达点头,示意陈一元,陈一元立刻吩咐衙役前往陈家取拿账本,然后去金陵各大钱庄查看,看有无陈操兑换过现银的记录。
  就在此时,衙门外响起鼓声,张科被衙役带进大堂,陈操眉头跳了一下,感觉事情不妙。
  张科看了一眼陈操,然后朝着张问达等行礼:“学生张科,见过诸位大人。”
  陈一元盯着张科道:“张科,你来此有何事?”
  秦为民觉得不妙,先朝着张问达拱手道:“张大人,此人乃万历四十六年举人,江宁县县丞备选官张科,乃死者张亮的长兄。”
  张问达点点头:“张科,你有何事?”
  张科朝着张问达行礼道:“启禀大人,学生要告陈操,滥用职权,刑讯逼供,枉造供词。”
  嚯...
  这下就热闹大了,公堂上的人都开始交头接耳,张问达看了眼陈操,发现陈操有一丝慌乱,不过随后又镇定起来,心中暗自有数,然后道:“仔细说来。”
  张科将那晚上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交代清楚后,指着陈操道:“这厮还威胁我家,说什么民告官者反坐罪加一等,学生乃举人,对大明律一清二楚,他这等刑讯逼供,与那纪纲所为不出一二,此等败类,有何脸面为天子亲军?”
  “陈操,你有张有才的供词?”张问达反问道。
  陈操从先前的惊讶心慌到张问达开口询问自己这段时间内,已经缓过神来,然后朝着张问达及一众陪审官抱拳道:“诸位大人,下官冒昧一问,刑讯逼供所得证词,能不能作为呈堂证供?”
  这?
  大明朝自开国以来,官员审案就不乏用刑,所谓屈打成招造成的冤案数不胜数,刑部员外郎管的就是这些事情,为杜绝冤案,对于卷宗的合理性都要仔细审查,张亮一案就是托顾大章所赐。
  然而坐在的官员心里都清楚,用刑之后所得证据大多做不了真,但官员为了决案也不得这么做,有时候对真正的凶手那是无可厚非,但毕竟真凶都是少数。
  刑部尚书乔允升皱着眉头,他乃南京刑部尚书,管着南直隶的所有案宗,对于用刑这块也是驾轻就熟,自己当官这么多年到底有没有冤案不清楚,但能知道的是,不可能避免,所以他的表情也有些尴尬。
  陈操见他们都不说话,转而朝着旁听席的众多官员说道:“诸位大人以为如何?”
  陈操不认识顾大章,只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在,恰好他们都看向顾大章,顾大章咳嗽两声,然后朗声道:“我朝立国以来不乏刑讯,但都点到为止,也是尽量避免刑讯逼供下所产生的证词,若是如此,陈千户的证据怕是不能作数,而且还有滥用私刑的目的。”
  陈操朝着顾大章点点头,颇为高兴的给他竖起了大拇指,若是陈操知道眼前这人是谁,怕是打心底觉得这帮人都是沙比。
  “张大人,您怎么认为?”陈操看向张问达。
  张问达看了看顾大章,然后说道:“顾大人的话本官认同。”
  好...
  陈操点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张有才的供词:“启禀诸位大人,下官手里拿着的乃是张亮之父张有才的证词,请诸位大人听清楚,是张有才的证词,并非张家其他人。”
  “诸位大人,他这证词是逼迫学生的父亲强行写下来的,做的不数,请诸位大人明察。”张科拱手大声喊着。
  “本官逼迫你张有才什么了?”陈操转头盯着张科,怒笑道:“本官去你张家,前前后后得到证词,并没有对你父亲张有才用刑,此事你家中与我属下人都清楚,是你父亲自愿写的证词,与本官何干?既然如此,便没有刑讯逼供这一说法,这份证词就是有效的证据。”
  张问达仔细的看完了张有才的供词,当中是对张亮一案的看法以及认定,张问达此刻终于明白过来,张亮一案翻案还真的是有心人在背后操作,目的就是整人,这下更是对陈操坚信不疑。
  陈一元开口:“张科,陈操是怎么威胁你父亲的?”
  张科拱手:“启禀府尊,他的属下打了学生一巴掌,然后就开口威胁抓学生等回去用刑,我父亲害怕便答应写这些证词。”
  不仅陈一元,就是陪审的几个大佬和旁听的人都感到可笑,一巴掌连牙齿都没落,这根本不叫用刑,张科见着这些人的反应,瞬间感觉自己来错了。
  陈操禁不住的冷笑,而后又掏出一封书信:“诸位大人,这乃是张亮生前与某人的通信,信中所言乃是约张亮到醉乡楼喝酒的内容,张亮一案事发,下官乃南直隶的锦衣卫千户,死者又是国子监的人,查案乃是下官的职责所在,所以便去了张家封存了这些张亮的信件,下官得知这个消息后,派人去查过,醉乡楼的姑娘说过,当日是有一人陪着张亮一起去的醉乡楼喝酒宿娼,至于是谁,他们不清楚,再根据张有才的证词,所以下官怀疑张亮之死乃是一起有预谋的事情,目的是什么,现在尚不清楚。”
  “既然不清楚,那你怎么推翻你没有行贿的事情,若是照你之言,黄成先就是在诬陷你,但他好歹也是一府通判,正六品官,大好的前程不要了?”熊明遇皱眉说着。
  陈操自信一笑:“回熊大人,下官早有计较,请堂上诸公仔细一听,张亮有一贴身奴仆叫张七,乃是卖身给张家的贱民,一直随张亮在国子监就读,然而案发当晚,张七在把挨了打的张亮送回家中后便举家离开,”陈操的脑袋不时左看右看,目的就是让堂中人都听到:“下官在案发第二天就派人去张七家中查看,据他们的邻居说,张七一家天没亮就走了,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让一个卖身给张家的奴仆冒着风险举家而走?”说着又道:“凡贱籍卖身为奴者,即便是被主家打死,官府亦不追究,所以,张七是知道私下跑掉会被主家打死,更何况他能往哪里去?”
  陈操见所有人都在点头,若有所思,然后又道:“下官的属下仔细询问过张家人,他们在江宁县衙也有备案,张家人在张亮死后的第一时间便是去找张七,到了张七家时便发现他们一家都不在了,试问,张七一家冒着被打死的风险趁夜离开为的是什么?”陈操环顾了堂中所有人,高声道:“原因就是,张七知道张亮必死无疑,他作为贴身奴仆,主子死了,他也肯定活不了,所以,怕死的张七趁夜带着家眷逃离。”
  嚯...
  大堂彻底沸腾,张问达都陷入了沉思,而曹于汴、顾大章和听审的百姓团中的顾麟生赵成几个人脸色却难堪起来,毫无疑问,这次张亮被审一案,他们就是幕后主使,即便不是,也参与了不少。
  “陈操,张七一家可有下落?”陈操一直胸有成竹,张问达才想明白陈操那晚说过要把事情闹大的理由,原来如此。
  陈操点头道:“下官在停职之前,便已经在江宁县的淳化镇上找到了失踪已久的张七一家。”
  顾麟生站不住脚,赵成脸色苍白,张七一家乃是累赘,他们清楚,但他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杀人,只能是嫁祸,否则也不会搞这么多的弯弯绕出来。
  顾大章脸色铁青,看向顾麟生时有些恨铁不成钢。
  “下官在先前抓了江宁县户房的司吏及一众胥吏,他们承认给张七伪造了路引,目的是上元县,下官于是先扣押了这些人,并且知会了江宁县衙,尔后便马不停蹄的赶往上元县,到了地方才知道,张七一家来了之后便又走了。”陈操深吸一口气:“下官终于在不日前得到消息,张七的儿子在淳化镇内豪赌,半天就输掉了三十两银子,诸位大人,”陈操终于忍不住笑了一下:“张七一家乃是张家的卖身贱户,每月张家只给十五文的生活钱,他的儿子张十四乃游手好闲之徒,江宁当地青皮曾举报,张十四欠了他们十几两银子,但在案发当晚,张十四一次性还清欠款,接下来便失踪了,从这些消息来看,诸位大人以为,张七一家从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没参与的自然觉得头头是道,参与的就明白自己很快便要暴露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