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7章 事态扩大

第017章 事态扩大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弘基上任以来第一次发生的大事便是镇压闹事的读书人,他虽然年轻,但也知道这其中的关窍,在张问达的印信到来之前,他便严令手下士卒不得殴打读书人,以盾牌尽量将他们隔开,然而锦衣卫却惨不忍睹,被打受伤的有几十号人,大门口负责指挥的总旗被围殴致死,锦衣卫感到恼火准备还手的时候,张问达印信抵达,随后秦为民紧急赶到现场,发现有监生受伤、锦衣卫死亡后,一阵眩晕,差点站不住脚,大声呵斥退散,尔后表明择日重审张亮一案。
  事情瞒不住,张问达写奏章,以八百里加急送往京师,并安排待京师回复之后,再行定夺。不过眼下陈操乃是祸中之人,待罪在家已经不靠谱,张问达下令,收押陈操于行辕亲自看押。
  张问达行辕后院,陈操正在吃东西,虽然被关押,但还没有定罪,该有的待遇还是有,张问达皱眉看着狼吞虎咽的陈操,摇头道:“你可知道事情已经越来越大,此番若是收不了场,你的性命保不住不说,老夫那侄女儿可就不好说了...”
  陈操喝了一口热茶,笑道:“大人不必担心,我陈操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事情就是要越大越好。”
  张问达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盯着陈操,陈操接着道:“如此,背后之人才能受大罪,到时候,也是能帮其他人不少忙。”
  “关键还是帮了你自己,你这厮,不是好相与的。”张问达说完站起身,望着天空喃喃道:“早知道如此,当时克苍也应该将你收拾了...”
  克苍是李懋桧的表字,陈操不知道,也就理解不了张问达的话,听不懂那就多吃点...
  十天后,有宣旨钦差南下,旨意是给张问达的,皇帝的意思,以张问达为钦差,全权处理南京一事,完事后再报,宣旨太监为司礼监出身,与圣旨一同留下,准备旁听。
  两天后,南京刑部下达公文,准备在端午节当天公审张亮死亡一案,以京师吏部尚书张问达主审,南京刑部尚书乔允升、南京右佥都御使熊明遇、南京大理寺少卿曹于汴陪审;京师都察院御史高宏图、京师刑部员外郎顾大章、应天知府陈一元、魏国公徐弘基、南京学政秦为民、锦衣卫北镇抚司镇抚使骆养性、锦衣卫同知寿宁侯张延宗、南镇抚司镇抚使许显纯及宣旨太监等一同旁听,阵容浩大。
  陈操得知此番阵容后,心中感慨,自己一介小小千户,居然惹来了这么多人观看,再想到还有顾大章旁听,不禁心中发笑,想到不日后真相大白,陈操倒是想看看顾大章那时的表情会不会很丰富,能不能做个表情包出来。
  当晚,陈操最后见了一次赵信,仔细的安排了明日公审的事宜后,满意的点头便吹灯睡下,甚至做了一个好梦。
  五月初五,端午节,宜断案、问吉、纳妾
  公审的地方就在应天知府衙门,一众官员按照名次就坐,衙役放入了两百多名监生、读书人以及南京不少权贵地主。
  之所以观案的人成分多样,主要的还在陈操,他纳兰容若的名头早就响起金陵,当得知张亮一案他牵涉其中时,南京城的男男女女都想知道这一次陈操到底会怎么样。
  各大赌坊盘口皆口,不少人准备在今日这次公审中大发横财。
  张问达的位置很高,在大堂主位上,陪审的三人位置次之,而旁听的人身份高贵,分列两边就坐,应天知府陈一元坐在三法司官员的下首侧位,代替张问达问话。
  张问达虽然是主审,但他不必开口,一切交给陈一元,自己听着就行,主要目的就在结案的那部分,所以开头的陈一元会安排。
  啪...
  陈一元一拍惊堂木,堂中衙役敲着水火棍大喊‘威武’...
  “今日公审张亮一案,主审官为京师吏部尚书张大人,”陈一元说着站起身朝着张问达拱手示意,见张问达点头后,又坐下,接着道:“陪审为南京三法司诸位大人,现在本官宣布,升堂...”
  又是一阵‘合吾’之后,陈一元又拍惊堂木:“带苦主张陈氏上堂。”
  张陈氏与张红是一同进的大堂,他们在北京时便被顾大章收留下,尔后由锦衣卫保护,跟着张问达回南京,当然,他们回南京后一直在张问达的行辕,自然还不知道陈操去过他们家。
  “尔等自报姓名,有什么冤屈,当着朝中各位大人面前,尽管细说。”
  张红有秀才身份,可见官不跪,张陈氏就得跪下,于是两人同时行礼,然后张红当先道:“见过诸位大人,学生张红,乃万历四十四年秀才,死者张亮乃我亲弟弟,这位张陈氏,乃我弟弟遗孀。三月十九,我弟弟与宋澈在醉乡楼发生冲突,宋澈打伤我弟弟后离开,尔后我弟弟回到家中在第二日便去世,应天府通判黄成先收受锦衣卫千户陈操贿赂,将此案判决成双方互殴,判了宋澈过失致死之罪,流放辽东,那宋澈本就是军士,去了那辽东,只不过是变相的去守边,而我弟弟却成了枉死之人,请诸位大人为我弟弟做主。”
  “秦大人,张红与张亮的身份可有弄清楚?”熊明遇开口问道。
  秦为民拱手,指着张红:“张红确乃万历四十四年江宁县秀才,他们张家书香世家,兄弟三个都有功名在身,其兄张科乃万历四十六年的举人,还是江宁县县丞的备选官员。”
  “张红,你此番协同张陈氏进京告状,主要目的是什么?”张问达冷声问道。
  张红梗着脖子,硬声道:“状告应天府通判黄成先与锦衣卫千户陈操二人私相授受,草菅人命。”
  旁听的人也有权利发言,御史高宏图独自点着头,若有所思的看向陪审的熊明遇道:“熊大人,按我大明律,民告官者怎么处理?”
  熊明遇盯着高宏图,眼神中带有些不爽,但也不能不回答,声音淡淡的道:“按律,民告官者先丈二十。”
  张陈氏明显惊恐的表情使得高坐在上的张问达心中有些发笑,张红有些慌,抢先发话:“诸位大人,告状者乃学生,吾那弟妹只是苦主,前来作证的。”
  顾大章在一旁看热闹,他的儿子顾麟生就在听审的国子监学子中,张红的词语乃是事先就备好的,以至于现在可以从容应对。
  张红有功名,告官可以免去刑罚,高宏图心中也有底,张问达面不改色,堂中安静许久,只听张问达道:“本官现在提醒你们一句,我大明律诬告者反坐,对方为官者罪加一等,张红你们两个所言若是事情属实,有功无过,若是诬告,现在事情大了,可就不是你们遭罪,按律,连三族。”
  张红心中一惊,他的眼角瞥见张陈氏暗地里看了自己一眼,明显是有些担心,离去告状之前,张有才曾担忧说过事情能否成功一事,而现在再想起这些,张红的确想后退了,但看到旁听席上的顾大章的表情,张红又坚定了信心,决定硬抗到底:“学生所言句句属实。”
  “嗯...”张问达先前的话就是最后的机会,现在张红已经表明了态度,自然是要公事公办了:“陈大人,你接着问。”
  陈一元拱手后,再拍惊堂木:“来人,传黄成先入堂。”
  黄成先最先被抓,虽然如此,但南京吏部这边没权革除他的官职,只能暂停其职务,张问达乃天下吏部尚书,他不发话,南京吏部还真不敢自行其事。
  黄成先进堂后还穿着官袍,不过头上只有发髻,代表官身的乌纱帽已经被取下,他现在是戴罪之身,入堂后可以不跪,于是朝着堂上的人纷纷行礼:“见过诸位大人,下官冤枉啊...”
  陈一元一拍惊堂木,怒喝道:“黄成先,本官问你,张亮一案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如张红所言,你收了别人的贿赂转而轻判了宋澈?”
  黄成先犹自想起案发前对方与自己的对话,但想到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该得罪的人已经得罪完,若是按照对方计划的步骤走下去,自己最多以收受贿赂罪名被罢官,而后等事情消停之后再被启用到江南做官,想到对方也是大人物,自己这个通判只是一个任人拿捏的小角色而已,也只能认命,于是辩解道:“回禀诸位大人,下官也是被逼无奈啊,那宋澈与陈操乃是自小关系不错的朋友,宋澈案发后,陈操为宋澈东奔西走,甚至以张亮牵涉国子监一事来过我衙门探监,尔后私下以他锦衣卫的身份强压与下官,下官虽是文官,但品级终究不比陈操,况且他还是锦衣卫,身份不同,下官被他威逼利诱,不得已答应了他的条件,这才给宋澈判了个过失杀人之罪,还请诸位大人明察,下官实属被逼无奈啊...”
  听审群中一阵哗然,不少人都盯着锦衣卫出身的骆养性、许显纯和张延宗三人,不过此三人一个比一个牛,脸上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甚至还以眼神直接顶回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