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6章 大风起兮

第016章 大风起兮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宁县有长江流过,周边的庄子无数,大多都是有钱人,张家也不例外,望着眼前的张府,陈操心底感慨万分,他可是想不到自己会搞成明朝狄仁杰那般的人物。
  时间在傍晚,还有些斜阳可以照清楚地面上的细小石子,廖耀文上前一脚便踢开了张家的大门,力道极大,陈操背着手站在大门外,一脸的傲气。
  “谁啊,吃糊涂了,敢来这里闹事...”张家一名家丁怒气冲冲的走到大门口:“王八羔子...”
  话还没有说完,廖耀文已经抽出了绣春刀,轻轻的架在了家丁的脖子上,冷声道:“叫你们家主出来,就说锦衣卫有事找他。”
  “是...是...是...”家丁说话都有些结巴,并不是脖子上有刀,而是廖耀文自报的家门。
  大明底层百姓虽然恐惧锦衣卫,但这些有钱的员外地主对于锦衣卫却没什么认同感,锦衣卫办的一般都是大案,只要自己没有涉及造反之类的,即便锦衣卫上门,那也是根本不怕的。
  然而,这个家丁的表现却有些太浮夸了。
  “赵信,”陈操并没有转头:“你上次来他们家可有威逼?”
  赵信讪笑着摸着头:“他们不肯开门,倒是朝着里面放了几箭,射伤了几人罢...”
  赵信以为陈操要发火,哪里晓得陈操却道:“嗯,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亮出咱们的驾帖,不服从的,先杀一个立威。”
  赵信眼睛一亮:“好嘞...”
  “草民张有才,见过大人。”
  来人年龄五十多岁左右,乃是张亮的父亲,张家的主人张有才。
  陈操抬脚便往里面走,也不管张有才跪在地上:“亮出咱们的驾帖,进屋里抓人,把张有才先制住。”
  “是...”
  不等张有才喊叫,赵信快速上前一拳打在张有才的腹部,可怜老头子几十岁了,被赵信这个壮汉一击,顿时便疼的晕厥过去,却也被赵信命人架着往里面走。
  拿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出现在张家,张家再一次鸡飞狗跳,不过毕竟是官,半盏茶时间便被全部抓到了张家大堂上,按照地位依次跪在堂中。
  “大人明鉴啊,我家向来安分守己,从未作为歹事,这是为何?为何啊?”醒过来的张有才当即大哭起来。
  陈操可不管这些,冷面盯着堂中的二十多人,然后问道:“你媳妇张陈氏何在?”
  张有才听见陈操一来就问自己的媳妇儿在哪里,当下便停止了哭喊,心中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番,颤颤都居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混账东西,千户大人问话,你居然避而不答,来人,先打他十记杀威棒,看他老实不老实。”许开先站在一旁怒喝道。
  十记杀威棒,就张有才的身子骨,五记估计就得倒过去,这话自然就是吓唬张有才的,然后他们却不知道这是吓唬的,当下堂中女眷纷纷喊冤求情,一个个痛哭起来。
  “这位大人,这里是应天府治下,我家并未作奸犯科,即便你们是锦衣卫,也得拿出名目来证明我张家犯了什么事情,好叫我等心服口服,否则,今日之事,吾定要告到应天巡抚衙门。”
  “哦..”陈操坐直了身体,看着和自己说话的人道:“你是何人?说话有些水平,读书人?”
  “好教大人知晓,吾乃张科,万历四十六年举人,如今在家等秋闱,吾有功名在身,可见官不跪,今日却被你等强行压在这里朝你一个千户军官下跪,此事之后,吾定要到南京学政衙门问一问,吾等圣人子弟,是不是就可以被你们这些锦衣卫随意迫害。”
  望着张科义正言辞的样子,陈操都是觉得这种人可以为国捐躯,定然是风光而又伟大,但现在这个场合,让人有些突兀:“赵信,他们家什么情况?”
  赵信低头小声道:“张家三子,长子张科,次子张红,三子张亮,三个人都有功名在身,只有张科是举人。”
  “谁是张红?”陈操也不管张科的话,高声问道。
  堂中没人应答,陈操倒是联想到了什么,随后又问道:“本官最后问一次,张陈氏与张红在哪里?”
  还是没人回答,陈操吐出一口气,抬手道:“来人,将张家除却张科之外,全数抓回镇抚司狱,不管男女大刑伺候,看他们招不招。”
  “是...”
  锦衣卫正要动手,张科大喝到:“你们敢,我张家到底犯了什么事情,若是不说出一个名目来,明日我便到南京召集同年,去堵你们锦衣卫衙门。”
  陈操站起身,冷声道:“张科,我敬你读书不易,可千万别意气用事,你们张家干了什么事情,心底自然有数,我锦衣卫乃天子亲军,所办都是御案,真要追究下来,别说你个小小的举人,就是状元来了,那都不好使。”
  陈操的话音一落,张有才和张科同时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露出了害怕的神色,陈操是在诈他们,他们两个自然不知道陈操的部署。
  这些细微的末节陈操都看在眼里,心底不禁展开了笑意,然后在人群中搜寻了许久,指着跪在张科旁边的一个妇人道:“把她抓起来,先用刑。”
  妇人抬头,见指的是自己,当下吓得哭喊起来,张科也怒喝起来,就在高崇抓住她的手臂时,那妇人忍不住大喊道:“二叔和三夫人他们去了京城告状去了。”
  张有才身体一软塌在地上,张科闻言大骂道:“贱人...”说完一把掌便打了过去,那妇人被抽的倒在地上捂脸哭泣。
  看来刑罚还是有用的,陈操让高崇将妇人拉过来,然后给赵信使了一个眼色,赵信会意上前走到张科当面,也挥出一巴掌,力道极大,张科大牙被打掉一颗,吐出一口血水,到底吆喝不止。
  “事已证明,张家与张红、张陈氏一案有牵连,全数押回镇抚司狱,择期再审。”陈操冷声道。
  本已无精打采的张有才一把抱住陈操的大腿,哭喊道:“大人饶命啊,饶命啊...草民愿交代一切,还请大人看在草民一家也是受害者的份上,饶过我们一家啊..”
  呼...
  陈操长舒一口气,就连一旁的赵信也面露欣喜的表情,没错,陈操从一开始只是猜测,并没有真正的证据,之所以连夜赶来,就是要趁着还有时间先从张家下手,毕竟对于案情这么熟悉的只有张家以及可能是幕后黑手的顾麟生,顾麟生陈操现在还不敢把他怎么样,但作为老百姓的张家,那他就可以随意拿捏。
  所以,从进门到现在,陈操一直在赌自己的运气,想来,自己的运气还是很不错的。
  “本官问你,你次子张红是不是与张陈氏一同去了京师告状?”
  张有才点头,然后道:“大人息怒,这件事情草民本就不同意,我三子之死,实属咎由自取,然则有人在月前来我家中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应天府包庇那宋澈,以致于才被判了一个流放,草民想着毕竟是我儿子,于是同意让二子陪着那媳妇儿一同去京城,先前收到消息,他们已经在回南京的路上,现在想来也被大人们抓了去。”
  “本官再问你,让你们去告状的人是谁?”陈操又问道。
  张有才摇头:“草民确实不清楚,只知道来人有些背景,又有当地巡检司陪同,想来定是南京城中的官。”
  陈操若有所思,然后又问:“你为何又说你儿子是咎由自取?”
  张有才愣了一下,才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但现在陈操已经开口询问,便不得不硬着头皮道:“他从小被惯坏了,我家三子都有功名在身,想他去国子监读书也能混个好出身,然而当晚回来后,张七却对草民讲是我儿受了挑衅,我的儿子我还不清楚吗?定是他挑衅在先,不然也不会和人动手。”
  “张七说了假话?”
  张有才又道:“草民仔细询问过他,准备第二天家法处置他,哪知道那厮当晚便跑了没踪影,第二天草民让人去找时,张七一家都不见了。”
  果然如此...
  陈操心中默然,张七就是此案的关键人物,随后陈操让许开先把张有才的话录好口供,签字画押,这才命人放了张家人。
  离开前,陈操看着张有才,冷声说着:“张有才,本官善意奉劝你一句,此次案子已经上达天听,陛下龙颜大怒,你张家若想平安无事,还须得你这个家主好好掂量掂量,我大明律,诬告者反坐,对方为官者罪加一等,你好自为之...”
  “多谢大人开恩...”张有才朝着陈操跪下行礼,然后伏身而拜。
  天色已晚,即便到了南京城也进不去,陈操于是带着人去了客栈休整,然后派人回南京通知韩时中,命他一大早来江宁。
  “赵信,我记得你曾说过找青皮威胁恐吓过,还有没有消息?”陈操放下碗筷,沉思着。
  赵信起身拱手便离开客栈,半个时辰后,抓了一个当地的青皮,那青皮进门见着一个穿着红袍的锦衣卫千户官,当即便吓得屁滚尿流,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给陈操磕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