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3章 金陵风华

第013章 金陵风华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并未与李逢春同房,在他眼里至少李逢春现在也是自己的人,并不是妓院的娼妓让人随便压,陈操的想法便是要保留最美好的那一面,怎么的也要有诗情画意才好,不然给李逢春的印象也不好。
  “老爷今天不上值么?”李逢春将茶放在书桌上,温柔的将茶水倒进杯子里。
  “我觉得你不用叫我老爷,我大不了你多少,况且你以后是我陈操的女人,叫我夫君吧。”陈操毫不在意的说着。
  李逢春脸蛋一红,眼神清澈明亮,陈操得这一句话使得李逢春心神荡漾,她们这种贱籍女子嫁人,是没资格管自己的男人叫夫君的,只能是老爷这类称呼,相公之类都是正室才能叫的,显然她在陈操心里是很有地位,即便这么几天都没有与自己同房。
  陈操接着道:“对了,你那婢女小兰长的也颇有姿色,嗯…”
  “不如今晚让小兰给夫君铺床如何?”李逢春红着脸问道。
  陈操心里一阵爽,想着这个可以有,但却实在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于是摇头:“我就是随意问问,你莫上心。”
  “老爷,外面有人求见。”小兰站在书房外小声说着,显然刚才陈操和李逢春的对话她是听到了许多。
  来人乃是魏国公府的一个管事,意图就是魏国公徐弘基要见陈操。
  跪的容易是不需要了,以陈操现在的身份,徐弘基也不会对其太过训诫。
  魏国公府二堂内,徐文爵正在看着小说,陈操进门后仔细看了看,发现是自己写的射雕之一,不禁暗自笑起来,想来徐弘基也是年轻人,对这个东西有一定的好感。
  果真,徐弘基读到精彩处,不禁点头,然后喝茶咋着嘴,念念有词。
  “末将陈操,见过公爷。”陈操进堂后,还是恭敬的给徐弘基行礼。
  徐弘基抬起头:“哦,陈操你来了,”说着把书放下:“你这小子有些才能,这种东西被你写的绘声绘色,他娘的,就是少了些情欲之事。”
  徐弘基爆了粗口,旁边的大管家魏忠不禁皱了眉头,不过他也不敢对国公不敬,毕竟他只是家奴一类而已。
  “公爷过奖了,如果公爷喜欢那等,末将也可写出来然后交给公爷品读。”陈操抱拳说道。
  徐弘基一听,眼睛放光道“果真?如此甚好,你若是写的好,本公定好好赏你。”说着看着魏忠道:“你看看,谁说我魏国公府只有五大三粗的汉子?这陈操,不是说大话,至少比那些国子监的监生厉害。”
  魏忠终于忍不住了,任凭徐文爵说其他事情他可以不管,但涉及到朝廷的东西,却也不可胡来:“公爷慎言…”
  徐弘基点点头,自知说错了话,然后尴尬道:“可惜了你是军户出身,若是不然,本公以为,以你的文采,博个进士出身应当在情理之中。”
  “公爷多虑了,我陈家为国公府家将,到末将这辈,自然也为国公府效力,若有用得着末将的地方,旦请公爷吩咐。”
  徐弘基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和陈操聊了几句闲话,随后又表扬了陈操在辽东的作为,又给了陈操一些赏赐,便让陈操离去。
  路上陈操才想明白,像魏国公府这种地位的权贵,对于驭下之道都有自己的那一套,即便现在陈操身份比以前更厉害,但在这个论终始关系的时代,自己始终脱不开与魏国公府的关系,门下走狗,说的就是陈操这类人。
  ‘菜根谭必须要提前问世,剽窃迟了就没自己扬名立万的机会了’,陈操心里暗自想着。
  这边陈操正在努力剽窃,那边秦淮河的酒楼包房内,顾麟生与赵成二人也在密谋着所谓的大事。
  “顾兄,如此真的可以?那厮现在已经是锦衣卫的千户官了,不可与当时的总旗而论,事情若是败露,咱们可没办法脱身。”赵成对于顾麟生的计划有些担心,毕竟自己的家底无法与顾麟生相比,对方家中都是官,自己家中不过商人而已。
  顾麟生也感觉到赵成的担忧,不过片刻后就被对陈操的恨意所淹没,毫不担忧道:“赵兄不必如此,这回计划天衣无缝,一旦事成,他即便不死都要脱一层皮。”
  时间到三月,陈操那便宜的祖母因病逝世,老人家在经历儿子战死的重大打击之后,身体一直不好,能拖到现在,已经是福气所致,按礼节,应该是陈操的那个父亲来守孝,而现在他们陈家只剩下了兄妹两个,陈操有锦衣卫的官身,如果去守孝三年的话,这个掌刑千户也就当到头了,所以,只能让妹妹陈晴去替父守孝三年。
  这个时代对于父母亲过世守孝看得很重,大明朝以孝治国,官员守孝谓之丁忧,当然,也有那种根本离不开你的情况,皇帝下旨不必守孝,称为‘夺情’,而陈操这种千户小官,哪里轮到他‘夺情’,幸好还有一个妹妹在,以及那个还没有过门的妾室李逢春帮衬,这三年孝期对于陈操来说,已经是问题不大。
  而操办丧事之后,陈操才感觉到自己家实在是太小,手下千户所以及各个亲朋好友前来治丧时自家院子根本摆不开,以至于都摆到巷子里时,陈操才认为,有必要买一个更大的院子。
  而南京城的房屋不是一般的贵,这里住着朝廷里养老的诸多达官显贵,以及开国、靖难时期留下的各个勋贵,房价比之京师那是有增无减,自己手里写小说以及每月千户所里收到的钱加在一起不过五万两,还要上下打点,而买一个二进的宅子,南京城的价格乃是六千两起价,更别说更大的院子。
  所以,为了开源节流,陈操索性在正阳门外的乡间买了一栋现成的四进大宅子,总价也才五千两,原主人乃是浙江人,在京师为官,退休回乡,南京的房子不要了,于是低价销售,若不是看在它的原主人是官场中人,陈操也不会要。
  这栋房子也是宋澈帮的忙,在五城兵马司查消息,拜托牙行帮忙询问,顺带买了十亩上好的水田,雇佣了二十户佃户在院子周边帮忙照看水田,这前前后后的花销,也才不到六千两银子。
  而陈操,穿越来这里不到半年,升职加薪便成为了南京城外的地主老财。
  “大哥,咱们家现在这么大,是不是得买些丫鬟回来照看一下家里。”陈晴因为要守孝,衣服是素服,但小姑娘长得已经特别耐看,使得陈操不得不多看了几眼。
  “是,等会儿哥哥我就进城找牙行的人帮忙买十个婢女回来供我...不是,供你使唤,”陈操怕说漏嘴,于是转头看着李逢春身边的小兰道:“小兰,婢女买回来后,你就做后院的婢女管事,如何?”
  小兰脸微微一红,点点头道:“谢老爷提拔。”
  “嗯...”陈操点点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想着除了婢女,还得请几个常驻的厨娘以及打扫的下人。
  “陈大人在家吗?”
  大门口一个女子行色匆匆,来回踱步显得很着急,陈操听到声音,走出大门,见着来人是一个女子,便好奇的问道:“这位姑娘,不知道你找我何事?”
  女子定身询问道:“请问您就是陈操陈千户?”
  陈操点头:“正是某家。”
  女子确定之后赶紧朝着陈操屈膝行礼,然后急声道:“还请陈大人救命,奴家是宋澈的妹妹宋茵,我大哥先前不久被应天府衙门的人抓走了,大哥临走前大喊让奴家来正阳门外乡间寻陈大人帮忙,请大人救命。”
  陈操脑子里记忆飞转,才想起宋澈确实有一个年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妹妹,于是问道:“时秀兄怎么回事?他可是五城兵马司的总旗官,应天府衙门怎么会有权利抓他?他犯了何事?”
  一连串的问题抛出,也是苦了宋茵,她也是一问三不知,宋澈在家中休沐,冷不丁就有应天府衙门的人进门抓了他便走,除了给宋茵说的那些话,她什么都不知道。
  望着宋茵急的流眼泪的神态,陈操不禁怜惜起来,眼前的宋茵委屈的模样极美,陈操心都要化了,不过转念才发现场合不合适,不禁暗道宋澈不地道,居然不给自己介绍认识妹妹。
  “姑娘莫急,我与时秀乃好兄弟,他的事情交给我了,你先回家去等着,等有了消息我再到你家给你说明,可好?”
  宋茵不知所措,但现在只能听陈操的话,于是点点头,摸了摸眼泪先行离开。
  玄武巷的千户所内,陈操正在中堂等待,不一会儿赵信便进门:“大人,打听清楚了,宋总旗这下怕是吃了大祸了。”
  陈操一听急的差点从座椅上跳起来:“仔细说来。”
  只听赵信道:“那宋总旗两日前在醉乡楼与一个秀才发生了争执,而后两人大打出手,秀才不是宋总旗的对手,吃了亏,骂骂咧咧的出了醉乡楼,嘴巴上还说着挑衅的话,第二天,他就死在了家中。”
  啊?
  陈操经不住皱了眉头,事情越来越复杂,赵信接着道:“他们家属在秀才死后便去了江宁县衙报案,宋总旗于今日一早被捕快在家中抓走,那边查明了他总旗官的身份,江宁知县自觉麻烦,便将宋总旗直接押送了应天府衙,听说明日开审。”
  呼...
  陈操出了一口大气,事情麻烦了,死的人偏偏还是秀才,功名出身的人,背后都有一个团体,陈操正要询问时,许开先也进门,小声道:“大人,打听清楚了,死者名叫张亮,年二十八,江宁人士,去年中的秀才,家中有些余财,于是他们家里人就把他送到了南京国子监学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