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2章 掌刑千户

第012章 掌刑千户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从天津出发,陈操一路慢行,抵达德州之后,换乘水路官船,一路上打着锦衣卫的旗号南下,畅通无阻,即便是偶尔遇到官船,那些官不大的人都主动让开了水道,毕竟锦衣卫也不是什么善茬,说不定就是出京查案的,陈操也是着实体验了一把狐假虎威的感觉。
  运河很快,经水道抵长江,在龙江口下船,骑马进南京不过两个时辰,整个路途只用了不到七天时间。
  陈操回到南京,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南镇抚司办理入职手续,以及交给公文,首站便是经历司,见到了算是熟人的杨勇。
  杨勇也很惊讶,几个月前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荫封总旗,现在从辽东回来却成了南镇抚司的掌刑千户,官阶比杨勇都高,但杨勇乃是经历司的经历,属于中干级别,两人也算是平起平坐罢了。
  “陈千户一别几个月,回来时就已经是南镇抚司的掌刑千户了,恭喜恭喜。”杨勇笑着朝着陈操拱手道。
  陈操也笑着朝着杨勇拱手还礼:“杨经历过奖了,那日若没有杨经历在场,恐怕陈某要被那些小人陷害。”
  陈操提旧情,杨勇倒是很受用,赶忙摆手:“客气了,你我同为卫中同僚,况且我锦衣卫可不是那些个读书人能相与的,自然要帮着自己人说话。”
  两厢吹捧一番,陈操径直出了经历司,前往中堂去见镇抚使许显纯,而那许显纯也是提前得知了消息,早已在中堂等着陈操。
  “卑职陈操,见过镇抚使大人。”
  许显纯正在喝茶,见着陈操进堂,放下茶杯,点点头道:“陈操,你可是为我南镇抚司涨了颜面,指挥使大人特地下了令,令本官好生照看于你,嗯,今后你在掌刑司这块可得好好干,南镇抚司可就只有这一个衙门有油水了。”
  陈操心里倒是感觉许显纯这厮把话说的太明显,然而自己是新人,却不好胡来,于是笑道:“卑职省的,省的...”
  许显纯见陈操如此上道,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正声道:“知道就好,刘磊的事情,乃陛下亲令,即便是本官也不敢乱伸手,其余的,交给你办吧。”
  南镇抚司的衙门在皇城奉天门左侧,紧挨着南京礼部、户部等紧要衙门,右侧则是南京五军都督府所在,走这条道的,基本上都是大官勋贵。
  陈操的因为升了千户官,还是最紧要的掌刑千户,办公地就在镇抚司衙门内,而陈操现在干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处理刘磊。
  南镇抚司没有诏狱,但却有卫中刑狱,北镇抚司的刑讯高手,基本上都出自南镇抚司的刑狱中。
  刘磊肥胖得身体此刻已经瑟瑟发抖,脸色苍白,四肢无力,除了惊吓之外,其本身的糖尿病可能犯了。
  “陈千户,陈大人,属下有眼不识泰山,一切都是小的错,还请陈大人法外开恩,饶小的一条贱命阿…”刘磊哭喊着,一直求情。
  陈操听的脑袋疼,然后摇头,指着案桌上的刑具,看着赵信道:“按照规矩,先给他过一遍,千万不能让他死了,明天再审他。”
  刘磊一听,大喊道:“饶命啊大人,大人…”
  回家是第一要务,陈操十一月份出发去辽东,二月中旬才回来,当中过了三个月,也不说好想念,就是想看着自家的便宜小妹和自己好不容易挣得那些银子。
  陈操前脚刚进家门,陈晴跟着就跑近跟前,一脸阴险道:“哥,想不到你还有这些风流事,看来南京城传言并不是虚的。”
  ‘什么鬼?’陈操一脸茫然的看着陈晴,正想上前给她来一个脑瓜崩,就见院内走出一人,不是李逢春是谁?
  “先生回来了。”李逢春微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说着。
  陈操这才想起之前在天津,骆思恭说让自己把李逢春接回家,望着身边小妹的样子,陈操点点头道:“嗯...”
  回答很简单,但在李逢春的心里却是舒服的紧,于是跟着陈操往中堂去,亲手给陈操倒了一杯茶:“半个月前有锦衣卫的人来船坊,给妈妈递了教坊司的公文,尔后便把奴家带到了先生家里。”
  “你交给我的东西,我都收着了,本以为等辽东事毕就回来操办你赎身的事情,也好,教坊司出了公文,事情也简单多了,不过,”陈操把茶杯放下,转头看着李逢春,有些怜惜道:“你的身份入了我陈家,只能是妾室,你可有准备?”
  李逢春眼睛一红,大明朝的规矩多,像她这种优怜出身的人嫁入人家,运气好的就是妾室,运气不好的,就是个通房丫头,连妾室都不如,李逢春也是在赌陈操这种大文采公子是一个懂真心的人,而现在看来,也算她自己赌对了,连忙在陈操面前跪下,泣声道:“奴家,不,妾身谢公子大恩。”
  “哎...”陈操叹了一声气道:“日后你我都是同床共枕之人,你跪我干嘛?起来罢...”
  “耀中...”话音刚落,宋澈快步走进大堂,看着眼前的景象,颇为尴尬:“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陈操摆摆手,看着李逢春道:“今后你就是我陈家的人了,先去和我祖母好好絮叨絮叨,下去吧。”
  李逢春起身朝着陈操行礼后,然后转身朝着宋澈也屈膝行了一礼,宋澈朝着李逢春抱拳回敬,然后道:“耀中,你在辽东阵斩鞑子三员大将之事在南京城已经传开了,你小子可以啊。”
  陈操旋即恢复了以往的爽快的模样,笑道:“也不是那么传神,我都听说了,不过我也是险象环生,差点被鞑子砍死在马下。”
  宋澈说着低头小声道:“你怕是不知道,你临阵杀了刘左,囚禁刘磊的事情,现在南京也传开了,刘磊是谁想必你比我更清楚罢...”
  陈操现在的事情很多,忽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正声看着宋澈道:“时秀,你在五城兵马司,你得帮我一些忙。”
  宋澈一脸豪气道:“你我兄弟不必讲这些,你说就是...”
  送走宋澈,还没有转身,巷子口就见着李湘的马车进了巷子里,赶车的乃是老熟人周德才。“哟,周掌柜,”陈操满脸堆笑,仔细的看着周德才脸,发现没有留疤痕,便笑的更开心了“怎么样,近来可好?”
  周德才也是满脸堆笑,殷勤的朝着陈操拱手:“陈总旗,哦不对,陈大人好,陈大人好啊...”
  李湘的侍女小春打开帘子,一脸歉意的朝着陈操笑了笑,陈操不以为然,然后李湘便从车厢里走出:“陈操...”
  望着李湘那美貌的面容,陈操心里咯噔一下,连忙拍了一下手:“坏事了...”
  离开沈阳前陈操曾经答应过李婉儿,到京城后朝他父亲李如柏提亲,但现在自己回来这么久了,这件事情给忘了,想着李婉儿提剑要杀自己的模样,陈操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李湘尽看在眼里,关切的问道:“你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个大夫来给你诊治一番?”
  陈操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心里想着自己怎么尽和姓李的过不去,随即道:“不用了,对了,李姑娘可有要事?”
  李湘俯身一礼道:“陛下登基,召家父前往京城任职,我不日就要出发去京城了,走前除了给你说一声,还想问你一件事情。”
  李懋桧升官了?
  回想起之前的‘鸿门宴’,陈操拱手道:“李姑娘赐教。”
  “那晚你亲口答应我爹的事情。”李湘说着便低下了头,脸蛋微微有些红。
  提亲...
  陈操想到那晚自己说的话,然后感觉一阵头大,李婉儿也时自己说要提亲的,现在怎么办,不过想到李婉儿远在京城,陈操便感觉一阵轻松:“嗯,现在我升了官,按理也算是勉强配的上姑娘了,这样吧,不日我进京一趟,向李大人提亲,如何?”
  李湘听罢,点点头,也不多说一句,转身上次,周德才朝着陈操拱手后,便驾车离开。
  ...
  陈操的办公点除了在镇抚司衙门外,他所在的掌刑千户所的驻地却是位于秦淮河边的玄武巷内,除去每五天一次上衙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玄武巷的千户所内。
  中堂签押房内,陈操的嫡系赵信、高崇以及另外三个小旗官廖耀文、韩时中、许开先都跪在堂下,陈操正在给他们授官。
  “刘磊事发,他百户的位子空出来后,咱们千户所调了一个百户过去抵着,而余下来的百户位置,指挥使大人亲口许诺,让我自行处理。”说着看了一眼跪在下面的五人:“赵信任百户,高崇为试百户,至于你们三个,廖耀文和韩时中升为总旗官,许开先调任我身边为佥书,可有异议?”
  “属下等愿为大人效死。”五人齐声说道,他们心中都清楚,锦衣卫的职务,如果就他们这个德行,到死都是小旗官,根本升不了官,而现在陈操水涨船高,能把他们调任过来,那也是在许显纯或者骆思恭那里争取过来的,谁也不会有怨言。
  “行了,都起来吧...”陈操说着,然后吩咐道:“今后咱们有福同享,有难我自己当。”
  “那怎么成,”赵信跟陈操时间最久,话也最多:“大人现在是咱们的上司,带咱们那叫什么?什么恩?”
  “知遇之恩...”高崇补了一句。
  “对,就是这个意思,以后有什么祸事,大人只管放心,我等定然给大人办的妥当,即便不成,黑锅让我赵信背了便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