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0章 穆尔哈齐

第010章 穆尔哈齐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高崇,咱们伤亡如何?”陈操抖了抖雁翎刀上的血迹,然后找了一把刀鞘将刀装进去。
  “死了二十三,受伤的有十六个,能行动。”
  ‘还是高啊,基本上成正比了,鞑子战斗力果真厉害,’陈操心里想着,不禁摇头,占据优势,而且还是偷袭,自己的伤亡与鞑子的居然差不多。
  “陈总旗,刚刚你斩杀的那个,乃是穆尔哈齐的第六子葛巴喇,还是正蓝旗的甲喇额真,人头都割下来了,刚才那个鞑子俘虏已经辨认了,确定是葛巴喇。”一名斥候兴奋的跑来说道。
  ‘还真是个将领。’陈操心里点点头,然后上马:“死了的兄弟先不管,咱们先去支援袁百户。”
  ...
  袁世忠的处境不好,此刻围攻他的金兵已经达到了七百人,穆尔哈齐身边只有百余人在侧,他皱眉看着一直未能攻上去的土坡,由衷发出了明军还是有厉害人物的感叹。
  “贝勒爷...贝勒爷...”
  穆尔哈齐回头,只见着自己后方二十几骑朝着这边奔来,领头的骑兵正在大喊穆尔哈齐。
  “葛先,你怎么来了,葛巴喇呢?”穆尔哈齐疑惑道。
  称呼为葛先的金兵下马跪下道:“贝勒爷饶命,我军在白塔铺外的村子里休整,突然被一股明狗偷袭,领头的将领杀了额真大人。”
  穆尔哈齐胸中一闷,葛巴喇乃是他儿子当中最为勇猛的人,居然被明军杀了,更何况葛巴喇手下的人都是正蓝旗中的精锐:“明军有多少人?”
  葛先停顿一下,道:“大概有两三百人,那将领只一回合便把额真大人杀了,我等抵抗不住,请贝勒爷责罚。”
  “你主子爷死了,你还好意思跑回来,来人,把葛先的人头砍下来祭奠我儿子。”穆尔哈齐冷声道。
  “贝勒爷饶命啊...”
  “贝勒爷,咱们中了明狗的奸计了,”一名亲兵小声道:“引诱我们进攻白塔铺,知道我军会继续进攻,却又断了我们的后路。”
  穆尔哈齐瞬间也明白过来,李如柏被问罪,想拿我来将功补过,才会搞这么多名堂,原来如此。
  穆尔哈齐点点头,若有所悟,于是大喊道:“全军撤退,快。”
  号角响起,刚刚还在进攻的硕弼基等人听见声响,不明所以,但军令如山,于是在土坡下交相呼喊,一时间都退了下去。
  袁世忠只剩下了二三十人,而且个个带伤,他本人都被箭矢射中两箭,血流不止,土坡都要被攻破了,而金兵却退了?
  “杀呀...”
  陈操快马当先,紧追着而来,身后是剩下的六十多锦衣卫,一个个士气高涨,袁世忠在土坡上能看清楚,于是拔掉身上的箭矢,举刀大喊道:“援兵来了,兄弟们,杀过去。”
  “杀呀...”
  兵法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若是一个有点智商的将领,此刻要做的便是有序的抵抗撤退,然而穆尔哈齐见着身后有骑兵窜出,再加上葛巴喇之死,他顿时觉得身后这股骑兵人数肯定不多,报仇心切,于是抽刀拍马,带队朝着陈操冲杀而去。
  双方甫一交战,胜败当时就出现了,陈操人少,全是锦衣卫,骑战本领与金兵相比,完全属于被吊打的行列,若不是靠着他本人的勇武,恐怕身后的人早就散完了。
  正在此时,土坡后转出大量的骑兵,为首一男一女,颇为年轻,而赵信就跟在两人身后,他们后面则是五百多骑兵,还有大队步卒正在赶来,距离最多一炷香的时间。
  陈操转头一看,原来是李绍宽与李婉儿,卧槽,李婉儿?
  没错,李婉儿一身甲胄,手中挥舞着长剑,意气勃发,与手持长枪的李绍宽一同冲入了硕弼基的阵中,双方顿时厮杀开来。
  巾帼不让须眉,陈操观李婉儿最多十七八岁,估计是因为祖上乃是武将出身的罢。
  “大人,弟兄们撑不住了。”高崇浑身是血,不知道他受伤有多重。
  陈操看在眼里,只见一中年大胡子光头在几个金兵的护卫下朝着自己冲杀而来,来人正是穆尔哈齐,陈操哪里认识,一阵火起,再加上跟在身后的锦衣卫越来越少,杀心引爆,挥舞着雁翎长刀拍马朝着穆尔哈齐杀去。
  战阵之上的打斗毫无章法,只要能将对手置于死地,哪门哪派的功夫都可以集中在一起使用,穆尔哈齐在陈操的眼里,就是一个菜鸟。
  眼前的穆尔哈齐五十多岁了,论体力肯定没有陈操好,年轻时候随努尔哈赤东征西战的武勇在此刻已经有些不复当年,但终归是马背上发家的民族,一招一式也颇有章法。
  穆尔哈齐当头一刀朝着陈操劈来,这一招有力劈华山之力,吓得陈操赶紧收刀,旋转刀身以刀背快速挡过去,‘噌’的一声响,陈操只感觉握着长刀的手虎口发麻,雁翎刀差点脱手掉出去。
  ‘若是以刀身接住,肯定要断。’陈操心里暗道自己反应敏捷,然而穆尔哈齐一招不行,随即举刀,朝着他侧面的马脖子挥去。
  战马若是被伤,陈操掉落马下,唯一的去路就是被穆尔哈齐身边的亲卫乱刀砍死,情急之下,陈操也做出以命相搏之势,脚踢马镫,飞身朝着穆尔哈齐撞去,身下的战马被穆尔哈齐砍中,他则以惯性将战马上的穆尔哈齐撞飞出去,两人一同掉落入积雪当中。
  陈操这下不敢托大,李绍宽和李婉儿的援军还在远处与他们交战,想要支援过来还要打乱硕弼基的金兵骑阵,所以落入雪中后,陈操仗着自己年轻,不顾痛处猛的一挥拳,径直打到了穆尔哈齐的面门上。
  猛然受伤的穆尔哈齐被打的晕头转向,鲜血顿时顺着鼻子流出,也无力反抗,陈操当即捡起落在雪地的长刀,猛的挥刀看向穆尔哈齐。
  ‘嗤...’
  身边不远处穆尔哈齐的奴才大喊道,然而陈操根本听不懂满语,捡起穆尔哈齐的人头快速的打了两个滚,远离那些护卫的攻击范围,然后在高崇的帮助下,跳上一匹战马,策马朝着李绍宽那边奔去。
  李婉儿与李绍宽也没有见过穆尔哈齐,不过他们认得那兜鍪,正蓝旗旗主的兜鍪与之所有人都不一样,避雷针比任何人的都要高一点,而且罩甲以镀金而制,一看就知道主人身份不简单。
  “阿玛...”硕弼基在骑阵中看着陈操拎着穆尔哈齐的人头朝着自己这边来,不禁悲从中来,大喝一声,带着人朝着陈操便杀将过去。
  陈操这边正在逃命,猛然见着又一个金兵将领朝着自己杀来,恶向胆边生,也是暴起发难,随手抄起已经残缺的雁翎刀,恶狠狠的朝着硕弼基杀去。
  两相交手之下,那硕弼基哪里是陈操的对手,就是他兄弟葛巴喇这个正蓝旗公认的勇士都被陈操斩于马下,更别提他自己了,因为气愤的缘故,那冲马而来的一刀虽然斩断了陈操手里的雁翎刀,但陈操也弱,反手就用穆尔哈齐的人头打在了硕弼基的脸颊上,硕弼基径直掉落下去。
  阿布才见着自己的主子死了,也是以命相搏的朝着陈操杀去,此刻陈操早就没了力气,只能躲,关键时刻,李绍宽持枪一枪从身后将阿布才朔了个对穿,枪挑下马,金兵接连损失大将,顿时大乱,纷纷四下奔走,再加上李绍宽等带领的步卒援军已经抵达,仅剩下的金兵在多哈拉的带领下,连穆尔哈齐的尸首都没来得及收拾,仓皇而逃。
  硕弼基跑不了,老父亲穆尔哈齐的人头把他打了一个半死,掉落雪中之后就晕倒被高崇生擒。
  李婉儿一脸尴尬的看着满身是血的陈操,然后看着他手中的人头,居然一点也不害怕:“你...还好吧?”
  陈操多余的话都不想说,只是虚弱的点点头,然后便坐在一名金兵的尸体上喘气。
  “陈总旗,这回你可是立了大功了。”李绍宽兴奋的来到陈操面前:“俘获的鞑子指认,你阵斩的那个鞑子将领,正是建奴之弟,敌首正蓝旗旗主穆尔哈齐,带来的那个人头乃是他的儿子葛巴喇,有正蓝旗第一勇士之称,被你打下来的那个将领,也是穆尔哈齐的儿子硕弼基,此役,击杀鞑子四百余人,俘获三十四人,乃自萨尔浒之后,我大明第一次大胜仗,陈总旗功不可没。”
  李婉儿看着虚弱的陈操,也不顾李绍宽在哪里兴奋的念叨,上前扶住陈操,小声道:“你也算是报了仇了,我听父亲说,穆尔哈齐在萨尔浒埋伏了杜总兵的队伍,想必你父亲也是那儿的兵吧。现在被你杀死,也算是大仇得报了。”
  陈操抬头看着李婉儿,长出一口气,直接脱力便倒在了李婉儿的怀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