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10章 穆尔哈齐

第010章 穆尔哈齐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袁世忠既然能想到利用积雪来埋伏阻挡这帮女真人,陈操也想到了如何能将这帮人阻挡甚至是杀一半的计谋。
  随后转头盯着赵信道:“赵信,你亲自回去,请李如柏将军拨军救援,这里距离沈阳不远,骑兵快速杀来,最多一个半时辰,告诉李总兵,将功补过的机会到了,敌军骑兵不到千余,领军的是...是...”
  真不知道是谁,若是知道领军的是个大将,李如柏就是在窝囊也知道趁此机会将功补过,袁世忠接话道:“告诉李总兵,敌首穆尔哈齐亲自领军,有正蓝旗建虏八百余人。”
  赵信抱拳,翻身上马,扬鞭快速离去。
  女真人的战马大部分来自蒙古,蒙古马爆发力强,毅力好,而陈操他们所骑战马基本上来自河北霸州的驽马,真要是跑起来,不肖半刻就能被女真人追上,到时候别人在后面放箭,前面跑马的人就是活靶子,女真人自诩起于白山黑水之间,骑射冠绝无双,比之蒙古人有过之,这也是陈操不愿意跑的原因,与其被人追上屠杀,不如主动出击。
  陈操转头看着袁世忠道:“袁百户,此次若能得胜,陈某定与袁百户好好喝一杯,眼前这里就交给袁百户抵挡,我带着锦衣卫的兄弟骑马绕道他们身后,到时候从后面与援军夹击,定能全胜。”
  袁世忠点头,然后将本队几个斥候骑兵也交给了陈操,增加助力也可作为向导:“一切交给陈总旗你了。”
  陈操翻身上马,大喝道:“锦衣卫,随我来。”
  除了留下两个负责照看刘磊之外,其余的百余名锦衣卫纷纷上马,随着陈操一起跟几个斥候骑兵绕道离去。
  领头打来的乃是阿布才,亲领一个牛录的女真骑兵杀来,然而,与袁世忠预料的一般,阿布才在距离土坡不过十步左右,战马就已经跑步起来了,只能拿着弓箭与坡上的明军对射,女真骑兵人多势众,袁世忠手下也不吃亏,二十几个火枪手个个弹无虚发,虽然要一分钟才打一发铅弹,但每一次击发就有十余人落下战马,阿布才顿感不妙,以满语大声呼喊多哈拉从土坡左侧进攻。
  袁世忠当时只是千户,虽然就在辽东,但对于建州话只懂一些,不像李家那些人,大部分都懂满语,所以阿布才命令多哈拉绕道进攻的话只听懂了进攻两个字眼,但却也知道骑在战马上威风凛凛的阿布才就是这个牛录的指挥,即时拿过火绳枪,点燃火绳居高临下对准了阿布才。
  阿布才亲兵见着自己的主子要遭黑枪,当即飞身扑过去,在同一时间替阿布才挡住了袁世忠这要命的一枪,阿布才见状大惊失色,旋即撂动战马后退,至少要与火枪保持一定的距离。
  穆尔哈齐皱眉看着远处的战斗,对着身旁的人道:“我记得在萨尔浒时候,明军那边就有不少火枪营,咱们缴获的呢?”
  “阿玛,全在二哥手里。”
  满洲人对于火器的认知重视程度,要从多尔衮算,因为前期这帮人缴获了明军的火器,都不会用,即便会用,也认为明军的火绳枪太费事,战场上打一枪的时间,女真骑兵都能精准的射出两箭,精锐骑手甚至能射出三箭,所以火绳枪比之火炮在清初就是鸡肋般的存在。
  “这帮明狗真是废物,只会守在那里,若是出来野战,我定能杀光这些人。”一名额真壮汉怒骂道。
  “硕弼基,带上一个牛录勇士,从左侧去支援多哈拉,让他攻上去。”穆尔哈齐沉声道。
  穆尔哈齐第三子硕弼基高声应答后,挥舞着马刀带着人便朝袁世忠的左侧骑马奔去。
  一下子就是六百人,然而土坡不大,袁世忠队伍留在上面百余人已经是占据了有利地形,外加上积雪的帮助,硕弼基与多哈拉在左侧遭到了弓箭的阻击,双方攒射起来,明军这边以盾牌交替掩护,竟然丝毫未损,而硕弼基这边却被居高临下的明军弓箭手及少量的火枪手打的晕头转向,不一时便死伤四五十人。
  这些都是正蓝旗的精锐,每一个人都是种子,硕弼基怒火中烧,以满语大声呼喊阿布才与其一同进攻。
  这下袁世忠便有些力有不逮,一时间竟然伤亡已经达到了三十多人。
  “兄弟们,准备盾牌,与他们接战...”
  穆尔哈齐抵达白塔铺时,杀光了镇中仅存的百姓,然后大肆劫掠,为了安全起见,特地留下了一百五十名骑兵留守,领兵的正是其第六子葛巴喇,陈操绕道抵达白塔铺时,葛巴喇正在淫-辱一名抓获的女子。
  “陈总旗,里面有鞑子骑兵,人数大概百余人左右。”一名斥候兵小心翼翼的跑到陈操藏身的雪堆后面。
  陈操回顾身后,一水的锦衣卫,若是单打独斗,或者是群殴,这些人还真不怵,然而眼前这帮鞑子使用的却是战阵上的功夫,不过在陈操眼里,不管是战阵还是单打独斗,只要不是***对决,战争就是双方进行一场生死斗殴,区别在于人的多少以及死多少人。
  “兄弟们,奴酋努尔哈赤起兵反明以来,手下的满洲人就从未把我汉人当做人来看,如今他们只有百余人,我们也有百余人,鞑子本族人少,就是一个对一个,即便死了咱们也不吃亏,今日我陈操带你们建功立业,不怕死的,抽刀跟我来。”
  当即跨马而上,抽出绣春刀,刀身拍马,踏雪而去,身后的锦衣卫深受感染,也纷纷上马,抽刀随后。
  “明狗偷袭,大家小心,额真大人,小心...”
  一名负责放哨的女真士卒临死前大声的喊道,虽然陈操听不懂这个掉了脑袋的人说的什么东西,但以其那大声的呼喊,也能猜出在给别人报信。
  “上马,快上马。”一名大胡子金兵跑出一间草屋,一边跨刀一边催促着本队士卒上马。
  (注:满清起于白山黑水,属于女真一部,后努尔哈赤立金国于满洲,一般称呼他们为‘鞑子’‘满洲人’‘建奴’‘女真人’等,本书中,除却特定场合之外,统称他们为‘金兵’。特此解释)
  仓促上马的不过七八人,陈操这个身体武力不弱,再加上他本人还是知道如何骑战的,带着麾下四十多人以马速快,对方应接不暇的状况下,迅速便冲散了这队金兵,然后朝着村子里面冲去。
  后面跟上的锦衣卫大受鼓舞,一边放火,一边挥刀捡落,杀的兴起,顿时间,这帮人觉得金兵也不是那么凶狠,女真人也不是魔鬼。
  “总旗大人说得对,鞑子也不过是爹妈养的,哈哈哈...”陈操麾下另一个心腹小旗官高崇举刀大笑起来,此刻赵信不在,他就带队一直跟在陈操身边。
  陈操不敢将马速降下来,战阵上马的速度一旦下降,就和站着的步兵没有区别,而且还是一个高高的靶子,此刻他带着高崇等快马已经到了村子的中心位置,得到消息的葛巴喇连甲衣都来不及穿戴,只穿着外罩棉甲,提着弯刀便上了马,正好撞见冲到他这边的陈操等人。
  “明狗纳命来。”葛巴喇身材矮小但壮实,光滑的脑袋后面挂着金钱鼠尾,黝黑的面部上面还有不少麻子点,即便离得很远,陈操都觉得眼前这个人实在恶心。
  不过有一点很好观察,陈操知道眼前这个人必定是个金兵的大将,努尔哈赤本就是李成梁的部将,属于大明边军序列,满清的甲胄就是大明边军的改版,改的也不是太多,双方的铁兜鍪上那一根避雷针区别就很大,至少满洲人的避雷针上就有缨络在上面,眼前这个金兵不仅有护心镜在棉甲上,其饱满肥大的甲胄也不是普通金兵可以穿的。
  陈操可不怵这些人,唯一担心的就是手里的绣春刀,经过刚才的砍杀,刀口已经崩了几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彻底折断,毕竟绣春刀制造的初衷就不是用来打仗的。
  葛巴喇勇武不错,再加上那身材,要是普通明军见了这阵势,定要怕几分,而陈操才不管这些,挥着残缺的绣春刀快马与其撞去,两马就要交接之时,陈操突然从左手拿出一支锦衣卫的小型弩箭,对着葛巴喇就是一箭,双方太近,葛巴喇勇武过人,这一箭过来居然被其挡开,饶是葛巴喇反应敏捷,陈操的动作也不慢,就是这千钧一发之际,陈操右手绣春刀猛从左下方往外斜劈,正中葛巴喇的脑袋,只见他半个脑袋被陈操手里的绣春刀削掉,红的白的喷涌而出。
  而陈操手中的绣春刀也应声而断,‘吁...’陈操立刻勒住战马,翻身跃起,落在葛巴喇的战马旁,从他的马身侧拔出了挂在那里的明军雁翎长刀,然后迅速上马后退。
  葛巴喇猛的倒栽下去,他身后的亲兵见状大惊失色,嘴里怒吼着朝着陈操冲杀而来。
  而陈操的第一想法却是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学学满语,否则连对方再说什么都听不清楚。
  “杀...”
  战斗结束在一炷香后,葛巴喇死了,这队金兵群龙无首,再加上陈操的勇武,一时间竟然做鸟兽而散,不过也是被锦衣卫斩杀四十多人,而且高崇还带着人生擒了一个金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