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9章 女真贝勒

第009章 女真贝勒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对啊’陈操差点把连坐制度给忘了,当然了,还有其他情况,比如说,大战开始,主将临敌逃跑,副将带队死战,然后……
  陈操都不自觉的笑出了猪叫声,不过随后一想就觉得自己傻逼的紧,妈的这种事情可谓可遇而不可求,平常自己随便想想也就算了,这下还当真了。
  “大人哪,快快收拾行装,赶紧入城吧。”陈操见着刘磊一行人站在驿站门外,于是下马装模作样的喊到:“鞑子骑兵就要到了。”
  什么?
  刘磊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手脚无力,并且四肢冰凉。
  刘左赶紧上前搀扶,并问道:“真有此事?”见陈操点头,刘左自言自语道:“难怪铺中的百户所士卒全走了,”随后后知后觉的大喊道:“快,来人,扶大人上马,速速离开。”
  陈操有些幸灾乐祸,不过眼下并不是看笑话的时候,鞑子骑兵赶来,若是自己不能快速脱身,别说是给刘磊下烂药,就是自己都得把自己给栽进去。
  白塔铺距离沈阳城不过三十里,按照平常脚程,最多半个多时辰就可抵达城下,按照现在大雪封路的条件,怎么的也得一个多时辰。
  在白塔铺东北方向,前往沈阳的必经之路上,有一处矮坡,因为大雪缘故,加高了不少,适合埋伏,袁世忠带队就在这里等候,准备给予女真骑兵第一次打击。
  最先抵达的是陈操一行人,按说直接过去也就对了,哪知道刘磊发了什么羊癫疯,说什么也不愿意走了,让人哭笑不得是,这家伙一个劲的说自己头晕,坐不了马。
  锦衣卫中有随行的医官,不过在沈阳城内,此时刘磊发病,刘左急得大喊,吩咐人去城内请援兵。
  陈操下马,满怀关切的问道:“大人可是感觉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手脚冰凉,心跳加速阿?”
  刘磊张开眼睛,虽然很不喜欢陈操,并且打定主意回南京就要四处打点把陈操弄走,但现在自己这种情况,实在是危险,况且自己的病情居然被陈操全部说中,怎么的也点点头,道:“你怎么知道?”
  嗨,瞧你这身板,没有高血压糖尿病我都不信。
  陈操略显高深的说道:“这病以前见过不少,医治也好医,就是现在不行。”
  刘磊在南京遍寻名医,谁都拿不准,只能当做他各种阴虚证来治疗:“陈操,你有方法治疗?”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大人,快上马吧,鞑子骑兵杀到,咱们都跑不了了啊。”陈操可不想死在这里。
  袁世忠提枪站起身,冷笑道:“一群老爷兵,除了抓人有什么本事,现在你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话音刚落,不远处一阵吆喝声响起,伴随着马蹄在雪中踩出的声响,陈操急忙站起身一看,远处跟着他们而来的正是鞑子骑兵。
  饶是陈操早有心理准备,眼下也动弹不得,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
  “兄弟们,都准备好,鞑子来了。”袁世忠大喊一声,然后伏低身体,眼神如鹰隼般看着前方的猎物。
  明军是从萨尔浒之后才开始衰败的,这是后世一致的认同,但在天启四年之前,辽东的明军都有主动迎战满洲人的勇气,也总有胜率。
  刘磊说他是纨绔子弟一点都不过分,此刻的表现就是蜷缩在人堆中瑟瑟发抖,不仅仅是害怕,也有自己本身原因。
  陈操还好,先前站在原地不动是因为第一次见识害怕,后面被赵信架着跑到坡后蹲下,这才反应过来。
  ‘火枪?’陈操抬头看见了袁世忠手下的兵卒拿着的武器,定睛一看,还是火绳枪,不是北方士卒常用的三眼铳。
  穆尔哈齐作为满洲贵族,征战多年,对于危险有一定的感知,在距离埋伏点不到一里时勒住了缰绳。
  “那是…”袁世忠以为自己眼花,不禁使劲揉了揉,然后略带颤抖的说道:“穆尔哈齐…”
  穆尔哈齐得知有明廷钦差在白塔铺,于是决定亲自带兵来白塔铺,由其子另外统领一路人马为诱饵。
  “多哈拉,你部斥候过去查看一下。”
  “嗻...”
  “糟了,”袁世忠见着鞑子分兵停驻,然后派少部分人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就知道对方已经有了警觉,随后便下定决心,能杀一个是一个:“火枪准备,把探路的这十几个鞑子全部打死。”
  斥候队长多哈拉非常羡慕在鸦鹘关吓退李如柏大军的斥候同僚,以区区二十多斥候队将李如柏四万多人吓得丢魂丧胆。
  就在多哈拉十几人进入到火绳枪的射击范围内,警觉的多哈拉在白雪中看到了那一点黑漆漆的枪管,顿时大惊,以满语大喊‘有埋伏,快撤退’。
  “放...”
  一阵爆豆响起,火绳枪的枪口伴随着袁世忠的愤怒喷发出怒火,一颗颗铅弹迅速的飞出枪口,朝着多哈拉等人身上打去。
  火绳枪的射程虽然多有诟病,但在五十米内还是可以将人直接打死,百米内重伤对手,陈操在坡下望着火枪手,不禁摇头,此刻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于是果断站起身,跑上土坡,放眼望去。
  卧槽...
  本来不想骂娘的,但远观对手的阵势,光是骂一句根本不抵用,陈操还是第一次见着女真骑兵,与描述的一样,中弹倒下的女真人果真梳着金钱鼠尾的辫子,样子不是一般的可恶。
  “怎么,你们锦衣卫还有这个胆量?”袁世忠并非调侃,而是陈述事实。
  洪武前期,锦衣卫出自亲军拱卫司,里面的都是上过战场的好汉,纪纲谋反失败之后,锦衣卫就彻底沦为了一种使用工具,卫中人基本上没有上过战场的,除了作为仪仗抓抓人外,并无大用处。
  陈操斜睨着袁世忠,肚子里全是鬼火,但此时又不好发作,只能吃个哑巴亏,随后冷眼看着远处道:“火绳枪射程最多一百五十米,我观百户手下火绳枪不过二十支,对方骑兵应在八百人以上,若是硬拼,必全军覆没。”
  “原本准备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想不到却被发现了,也罢,萨尔浒老子就该死了,如今能多杀几个女真鞑子,死了也不亏。”
  ‘兄弟你的头就是这么铁的吗?’陈操心里暗自腹诽,不过随后反应过来:“敢问这位兄弟名讳?”
  “袁世忠,白塔铺镇守百户。”
  “这么说袁百户还参与过萨尔浒战役?”陈操好奇问道。
  不过袁世忠并没有回答,因为穆尔哈齐那边已经反应过来,一个牛录的人马猛冲而来,开始朝着突破骑射。
  骑射乃是满洲人的精髓,比之蒙古人有过之,当下便有数人被箭矢射杀。
  陈操不得不低头,却听袁世忠道:“我看你还有点胆子,不过鞑子已经杀过来了,你等既为钦差,还是快走罢,这里我顶着。”
  坡下的刘磊听闻,不知道是不是回光返照,没用刘左搀扶,一屁股撅起来,大喊道:“快保护我撤离。”
  刘左招呼本队总旗部就要走,哪知道陈操一个大步跨下去,凭着记忆力这个身体的本能,右手拔出绣春刀,以居高临下加泰山压顶之势,猛扑正在招呼人的刘左,电光火石一霎,刘左人头落地,陈操落地横刀架在刘磊的脖子上,怒喝道:“尔等食君之禄,未接敌便要逃跑,我乃锦衣卫南镇抚司总旗官陈操,遇战事有权督战,刘左胆小怕死,祸乱军心,今我按卫中军法惩治,可有人不服?”
  刀还在滴血,刘磊先前的那股子劲已经全散了,双腿此刻不是高血压加高血糖产生的颤抖,而是发自内心。
  虽然自己是陈操的上司,但陈操的话没有瑕疵,就是官司打到金銮殿上,皇帝也会说陈操做的对。
  “陈总旗,息怒...息怒...”刘磊颤抖着说道。
  陈操看了一眼刘磊,冷声道:“百户大人,若是你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待着别动。”
  说完也不管刘磊的反应,大声道:“锦衣卫众弟兄,往日他人尽言我锦衣卫是倚仗权势的小人,早没了太祖时期的血性,今日,就让我们证明给他们看,鞑子,也是爹妈生养的,随我杀敌。”
  赵信等亲信反应过来,纷纷抽出绣春刀,举刀大喊‘杀敌’,袁世忠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了一会儿,随后对陈操态度大为转变。
  不过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一个牛录的女真骑兵距离土坡不过百米,然而,他们速度已经愈加的缓慢,而这一点,却全部看在陈操的眼里。
  雪的堆积深度越厚,战马在上面的奔驰速度就会愈加的缓慢,陈操仔细分辨了一下土坡这里的积雪厚度,至少有一米甚至更多,也就是说,这帮骑兵到了土坡下,最终只能下马步战,否则,就是骑在马背上的活靶子,陈操下意识准头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有些沧桑的中年汉子,却也是佩服的紧。
  “我倒是有些个主意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