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8章 辽东李氏

第008章 辽东李氏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辽东李氏,唐朝避祸朝鲜,明初重回辽东,发展至今,迄今两百余年,自始李成梁,李家威震辽东,爵位至宁远伯;李成梁与长子李如松死后,李氏族长一位便落在了次子李如柏身上。
  李氏大堂内,此刻坐满了李氏的族人,李如柏落坐在主位上,看着堂中众位弟弟子侄吵的不可开交,心中也无比的烦躁。
  此次会议的主要内容便是‘回京述职’。
  李如柏的几个亲弟弟年纪大的与他差不多,年纪最小的不过二十七八,他们当中除却李如桢之外,其余的都属于有勇无谋之辈,李如梅早死,李成梁九个儿子现在只剩下了七个。
  “二叔,去了京城可就回不来了,”李如柏的侄儿李绍宽沉声道:“那李奇珍连上八道奏疏,言二叔骄功冒进、未遇则溃等,此去京城,怕...”
  打住了,李绍宽没接着说,他乃是早死的李如梅之子,李如梅乃是李家兄弟中的猛将,李绍宽打小也继承了其父的勇武,但在谋略上,比之其三叔李如桢也有过之。
  “李如柏也怕死啊...”陈操站在院子里望着正在飘落的雪花,然后转头看着身边的赵信道:“赵信啊,咱们的官太小了,始终要受人欺负啊。”
  赵信还是第一次见陈操这种口气和他说话,于是拱手道:“大人行事非比常人,他日定能加官进爵。”
  陈操斜睨着赵信,眉毛都颤抖起来:“你在讽刺我只会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赵信顿时反应过来,讪笑道:“不敢,属下岂敢讽刺大人,大人误会了?”
  “北国风光好,就是太冷了,”陈操叹了声气,然后嘲弄道:“刘磊那厮奸诈无比,知道辽东李氏不好招惹,临了到了就磨出血了,要休整,这狗贼啊,明显是要整死我呀...”
  赵信早就回味出味道来了,于是拱手道:“大人,李家在辽东经营这么多年,若是叛出...”
  打住不说,若是逼的急了,朝廷可能要吃大亏。
  然而赵信没有想到另一个层面,虽然萨尔浒大败,但明朝的军事力量加在一起足足还有一百五十多万,朝中不管皇帝还是文武大臣,对于建奴是非常不屑的,这种思想却一直保持到崇祯八年之前。
  “他们不敢叛,现阶段也不能叛变,”陈操的话不是没有根据的,萨尔浒一战损失的只不过是辽东明军的精锐,大明九边军事重镇还有不下八十万精兵镇守,即便李如柏想要叛变,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那大人,咱们现在该怎么做?”
  陈操转头看着赵信道:“喝酒聊天玩女人。”
  “...”
  李如柏邀请陈操喝酒,说白了,这才是真正的鸿门宴,有李氏家将提议在宴会上斩杀陈操以绝后患,但被李如柏如数否决。
  入得大门,绕过照壁,陈操兴致勃勃的观看四周,突然之间一把锋利的长剑横在了陈操的脖子边,剑锋距离脖子不过十几厘米。
  “好汉饶命...”
  面前的女子年龄最多不过十六岁,与陈晴的年纪差不多,却长得超过普通女子,差不多有一米七,身高比之陈操最多差一个脑袋,一脸怒意的看着陈操道:“你这狗官倒是看清楚本姑娘是男是女,哼,本姑娘没去驿站找你麻烦,没成想你还送上门来了,好胆识,狗官纳命来。”
  卧槽...
  这是陈操的内心独白,他一脸懵逼的看着长剑离开脖子,而后又以四十五度角朝着自己砍下来,虽然自身本领不弱,但不能打女人的后现代毛病以及被突然出现的劫持使得自己只会站在原地发呆,一点反应也没有。
  跟在身后的赵信见状赶忙抽刀冲上前,准备替陈操挡住这一剑,随后一杆长枪随风而至,赵信的绣春刀没挡住剑,那银白色的长枪却将长剑挡开。
  女子虎口被震的发麻,长剑随声而落:“五哥,你挡着我干嘛。”
  来人没说话,不远处的李如柏一声怒喝道:“你个混账东西,陈总旗乃是京城来的钦使大人,也是你能胡作非为的?”
  李如柏快步走到陈操面前,面带歉意道:“小女不知道钦使大人的身份,还望陈总旗莫要怪罪。”
  出枪替陈操挡剑的人正是李绍宽,他将长枪递给身后的家将,然后抱拳歉意道:“家妹年龄尚小,陈总旗切莫与她一般见识,李绍宽这里替她给陈总旗赔不是了。”
  陈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还有些懵,只是机械的点点头,然后在李如柏的带领下朝着大堂走去。
  大堂的酒宴在陈操喝了几杯之后就达到了**,不过陈操这回聪明了,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也不敢喝醉,脸微红,坐在他对面的李如桢便笑问道:“陈总旗此次来辽东,可知道陛下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更或者,内阁那边有什么处理章程吗?”
  陈操心里明镜儿似的,李如柏也是明末的大人物,以往论坛上总说‘说李如柏不知兵,又辱没了李氏的风头,说其知兵,却也是个笑话’云云,而李如桢这厮显然也是在陈操这里套话而已,以便从容应对。
  而李如柏最终是自杀死的,用陈操以往的话说‘这老家伙害怕被问罪,辱没了李家的将门名声’于是自裁以谢天下。
  所以此刻陈操颇以为然,正声道:“陛下什么意思,我不清楚,内阁的意思,那也是被李奇珍这帮人给言论挟持了,即便此次萨尔浒之战李总兵有责任,但念在故去的两任宁远伯面子上,也不会把李总兵给怎么样。”陈操说着看着李如柏,准备撒个历史的谎:“李总兵且安心,陛下与内阁都没有要杀李总兵的意思,但此战损失太大,影响甚广,言官那边过不去,说不得也要禁闭些时日,但总归也是安全的。”
  陈操此行的重要目的是安全带李如柏回京受审,当然骗的成分居多,刘磊的小算盘也是皆李家的手除掉陈操,所以陈操要做的就是保证自己的安全,即便是把李如柏骗到京城,那也是上面人的事情,自己事情完结之后就要回南京,李家还没有实力在南京整自己。
  想到这里,陈操更是胆大,环顾桌上人,笑道:“诸位总兵、参将,陈操这里实不相瞒,我家百户大人在白塔铺就不敢来了,他们怕你们生气,报复在我们锦衣卫头上,所以把圣谕给了我这个总旗,若是你们杀了我,他就跑回山海关说你们李氏造反,若是李总兵跟我回京,那么大家皆大欢喜。”
  桌上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包括身后的家将们,一个个脸都红了起来,不是醉的,而是被陈操说穿了他们的想法,陈操看在眼里,然后收敛了笑容道:“旦请诸位放心,此次我来,听卫中在京城兄弟的消息,陛下并不愿意召回李总兵,只不过是李奇珍那帮人想要在新皇登基的这段时间找存在感,好加官进爵而已,所以李总兵被当成了靶子,内阁诸位大人迫不得已,于是请示皇上,这才有了我来沈阳请李总兵去京城述职的事情。”
  哦...
  桌上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李如柏,李成梁李如松死后,李如柏等活着的兄弟个个都纵情享乐,有些家传的东西早就荒废了,其中一个就包括血性,李如柏特别怕死,不然也不会在鸦鹘关就全军溃败。
  陈操也松了一口气,为了使自己的话更有信服的力道,于是接着说道:“所以此次李总兵进京,最多被陛下下旨申饬而已,然后关些个时日,自然就把这件事情给揭过去了,言官也不会紧抓着不放,也不敢真的处置李总兵。”说着颇具神秘的看着桌上众人:“毕竟宁远伯在辽东的威名未减,辽东还离不开李家...”
  嗯...有道理...
  桌上人都点头,李如柏心中大定,陈操的说的是大实话,辽东还需要他们李家帮忙镇守,没了李家,建州人只会越做越大。
  “陈总旗一席话,令老夫茅塞顿开,”李如柏微笑着点点头道:“来,各位,咱们一起敬陈总旗一杯...”
  酒一下肚,李如柏舒畅的出了一口气,然后道:“不就是去京城嘛,去,年一过,咱们就起程。”
  陈操举杯笑道:“李总兵大义,这里敬大人一杯。”
  李如柏及李家众人高兴,喝醉了,陈操因为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也喝醉了,不过却被留在了李府过夜。
  李府在沈阳城正中心位置,李如柏镇沈阳后,拓建了李氏的住宅区,光他的府邸就有三百亩之大,大到陈操半夜起来上茅房居然迷路了。
  酒喝的有些多,陈操头有些昏沉,来的时候知道,但转身吐过之后,再回头却不知道哪条路是回去的路。
  ‘卧槽,这下怎么办?’陈操心里苦逼的想着,然而李家大虽大,但东边的住宅区是专门给客人留下的,而且还配备了朝鲜族特色----大浴池。
  陈操不知道的是,自己昏昏沉沉的沿着路一路走,走到了浴池的范围内,大门没关,里面还有灯光,说明里面有人在洗浴。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陈操一脚便踢开了一间浴池的竹门,明亮的灯光之下,雾气氤氲,袅袅升起的白烟之中,一个美妙的胴体正对着陈操,两个人四只眼睛都瞪大看着对方,而后女子面色潮红,双手护住胸前,怒目看着陈操道:“你个淫贼,我要杀了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