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7章 赶赴辽东

第007章 赶赴辽东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明万历四十七年,萨尔浒大战,明军溃败,死伤惨重,此役最大的影响便是使得明朝对于辽东战场的主动权彻底丧失,从泰昌一直到崇祯,整个明军在辽东只能算是守势,除了在天启年中孙承宗有过主动出击的例外。
  陈操很纳闷,自己怎么会摊上这么个差事。
  如今是十一月,木匠皇帝登基后,朝中那些清流第一件事情就是梳理萨尔浒战败的责任,从文官集团的政治角度来讲,清理这件事情最主要的就是打击政党。
  万历年间开始,党争不断,当前朝局把持在齐、楚、浙三党手中,东林党为了上位,自然要从打击对手开始,于是才有了抓捕李如柏回京受查一事。
  当然,此时的锦衣卫指挥使乃是从万历十年开始就工作到现在的骆思恭骆大人,南镇抚司的职责就是督军及押解军中犯人,自然而然这件事情就落到了南京的镇抚司衙门。
  而陈操能得这个机会,还真得谢谢顾麟生这个王八蛋,上一次没能将陈操给整倒,那是因为其不知陈操锦衣卫这个身份,而现在依靠在南京当官的祖父,终于在诸多门道下,将这个任务派给了千叶百户所,顾麟生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将陈操弄到辽东去,然后在辽东诸多恶劣的环境下能使得陈**在那里。
  “顾兄,这方法不会出岔子吧?”
  “赵兄放心,萨尔浒一战后,鞑子势大,朝中现在对于辽东采取的保守态度,而现在辽东鞑子横行,他们去押解李如柏,能回来算是运气,要是回不来...”顾麟生一脸冷笑:“李家在辽东经营多年,你以为他们那么容易就被朝廷押回来受死?”
  赵成一脸后知后觉,然后抚掌道:“顾兄高见,顾兄高见哪...”
  今天陈操难得受召前往百户所,平时除了点个卯就溜走之外,貌似自己这种恩荫的锦衣卫在卫所中也没什么实际地位。
  百户所百户刘磊,胖的都要成球了,陈操觉得能与之相比的估计只有后世的福王可以,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能一直在百户所上任的。
  陈操身边站着的乃是上一次嬉皮笑脸给陈操赔罪的人,直系小旗部的小旗官赵信,陈操不止一次问赵信会不会枪出如龙,每次赵信都瞪大眼觉得自己这个总旗爷在消遣自己。
  “大人,咱们这个百户大人的姐夫可是南京右卫的指挥使,他们家在南边可是大户,有钱的紧,每年听说给镇抚大人的孝敬银子都得是这个数...”赵信朝着陈操比划了一下,按照陈操的理解,估计是三万两。
  银子都是小事,陈操的重点放在了赵信说的姐夫:“你是说南京右卫的指挥使张天德?”
  “哟,大人您认识张指挥使,那可不得了,”赵信打趣的看着陈操道。
  ‘不仅认识,还他吗的曾经是我的泰山大人,’陈操心里暗自想着,再想起自己那个先前的老丈母娘张刘氏,与刘磊看起来,还真的挺像。
  “这百户大人得三十了吧?”陈操小声问道。
  只听赵信道:“哪儿啊,百户大人如今才二十五岁...”
  也难怪了,这家伙这体重,要是让北京的指挥使看了,估计得把他刮一层皮下来,这种身形去督军最合适了,想跑都跑不了。
  咳咳...
  刘磊咳嗽了两声,然后看着百户所内参次不齐的锦衣卫们,先是皱了眉头,然后才想明白一件事,自己也不是这么吊儿郎当的吗:“此次前往辽东,任务呢已经说了,带回辽东总兵李如柏,事情过后,赏赐是少不了的,你们都给老子打起精神,多的不说了,回家收拾妥当,咱们两天后出发。”
  “是...”
  十一月的东北,能把人冻死,南方还好,陈操在他那个时代倒是经常去东北,倒是能接受,只是不晓得眼前这个胖子百户大人能不能受得住。
  正要离去,陈操发现了刘磊望向自己的那不友善的目光,回想起之前赵信的话,一阵寒意猛然袭来。
  ‘会不会?’陈操摇摇头,感觉自己想多了。
  对于李湘的登门到访,陈操倒是不觉有什么,不过在李湘前脚到,李逢春后脚也跟来的情况,却有些尴尬了。
  小春最不喜欢青楼女子,虽然同为贱籍,但自己这个丫鬟要是混好了,那也能转变为正经人家,但青楼女子却不同,即便赎身之后,那也是贱籍,除非皇恩浩荡,但纵观整个大明朝,还没有一个妓女嫁入别人家后脱籍的。
  “公子...”李逢春红着脸,自从送给陈操婚书后,也没有见陈操退给自己,那就证明陈操是接受了,但也就是那回之后,陈操都没有来过,听闻陈操要去辽东,实在按捺不住,亲自跑来送行。
  李湘倒是大度,但她却是不知道李逢春把婚书给陈操的事情,不然也得跳起八丈高:“先生真是厉害啊,还有美人来送行,看来你不小心些都不行,万一出事,别人怎么活?”
  看着李湘那幽怨的眼神,陈操一个激灵,虽然那晚表明态度之后李湘对自己越来越好,李懋桧也没有找过麻烦,但毕竟还没有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按道理都得疏远一些才是:“李老板说笑了,李姑娘不过是仰慕在下的才华而已,对吧。”
  美死你...
  “公子,此去辽东,小女子也没什么能送你的,刚刚去报国寺中给公子求了一个平安符,”说着伸出手递给陈操。
  陈操可不是那种不怀好意的人,旋即有礼貌的微笑,然后伸手接过平安符,手不小心碰了李逢春,害的李逢春脸涨红起来:“多谢李姑娘了。”
  望着李逢春逃也似得动作,陈操不禁笑着摇了摇头,这些女子还是处子,年纪与之相仿,个个都有后世女子所没有的矜持。
  李湘咳嗽了两声,正声道:“看也看够了,不知道陈总旗何时能回来?”
  语气就好像自家老婆训话一般,陈操转头看着李湘道:“湘儿...”
  “你个淫贼...”小春顿时怒喝道。
  “闭嘴...”李湘反过头喝骂小春。
  陈操倒是不管小春,看着李湘认真道:“湘儿,我陈某被人看不起,也仅限于昨日,今日之我,未必成不了大气,他日辽东归来,再来找李大人提亲。”
  李湘望着陈操,抿着嘴红着脸点头,然后将一个锦绣荷包塞到陈操手里,带着小春等便也逃了出去。
  ‘哎呀何德何能啊...’望着荷包里面的平安符,陈操心里暗自想着,前世有钱,经常出去嫖,都没有一个美得冒泡又真心喜欢自己的,穿越后感觉都不一样了,古时候的女子真的是痴情啊。
  陈操出发了,但有一个情况,自己不会骑马,前世骑的都是女子,哪里有钱去玩马这种高大上的东西。
  整个百户所全部出动,拿着从天津锦衣卫指挥使司衙门发来的公文,刘磊是坐马车,他的身形可不允许他骑马。
  出发的第二天,陈操就把跨下两边给磨脱了皮,鲜血渗出,疼痛难忍,刘磊坐在马车上,却发出了这样一个命令:“全队快速前进,务必在五日内抵达山海关。”
  卧槽...
  陈操不仅把刘磊家中亲朋问候了个遍,还将他姐姐也亲切问候了数次,甚至要发生一些妙不可言的关系。
  然而,逞嘴上之勇始终没有办法改变自己跨下出血的事实,赵信简单给陈操上了些药,但是在抵达山海关后,陈操的跨下依然没有得到好转,好在刘磊也吃不消五天的长途跋涉,下令在山海关外的石河镇休整一天。
  陈操倒是想看一看李自成与吴三桂大战的地方,但跨下的疼痛使得他根本没有办法去想这些,好在石河镇距离山海关近,镇上有常年在军中坐诊的医生,在花了一两银子的重金之后,赵信总算是给陈操弄来了一个退休军医专门治疗战马磨蹭伤的药膏。
  “赵信,这十两银子你拿着。”陈操将一张银票递给赵信道:“回去之后,本总旗赏你百两又如何。”
  赵信倒是受宠若惊道:“大人,您这样可是真的折煞属下了,以往的孝敬银子您都分给了咱们,属下怎么可能还要大人的银子。”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本总旗有机会有你们这样的弟兄,那也是缘分,做上司的,怎么能把好处一个人占了让你们自己掏腰包的道理,在金陵生活不容易,那点孝敬银子,即便拿到你们手里,也最多一个人分个三两,我还不知道么?”
  赵信心中一阵热,自己这么多年换了那么多的总旗上司,陈操这种还真真是头一个,当下便单膝跪下行了礼道:“属下谢大人赏,日后有用的着属下的地方,属下定当肝脑涂地。”说着便磕了个头。
  陈操点点头,上完药之后跨下一阵清凉,舒服的多,但随后便想起刘磊的样子,心中不禁愤怒,看着赵信道:“本总旗有一个小小的任务交给你,你能办到吗?”
  赵信刚刚表了忠心,这下便义不容辞道:“属下定然办妥,不知道大人要求属下做什么事情?”
  “趁夜扒光刘磊的衣服,然后把他扔到大街上去...”陈操恶狠狠的说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