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6章 卿本佳人

第006章 卿本佳人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黄成先一拍惊堂木,然后问道:“堂下女子何人,报上名来?”
  陈操都惊讶李湘怎么回来,而且还说自己是重要证人,头脑还没有转开的情况下却听见李湘让他这辈子都头大的话来。
  “小女子李湘,家父为现任南京兵部员外郎李懋桧,如今在城西开了一家书坊名为聚贤居...”
  啊...
  整个大堂都沸腾了,堂外听审的百姓也各自掂起脚想要看清楚状况,而此刻杨威都睁开了眼睛看着李湘。
  “启禀大人,小女子听闻陈操被抓,罪名是奸**女,小女在家中听闻后心急如焚,小女子可以在此对天发誓,陈操绝没有干出此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他不是这种人。”
  陈操心里一阵暖,穿越来这里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除了自家人之外有女人这么帮他说话。
  黄成先可不认为一个女子敢冒充官员家眷,更何况还是南京兵部的员外郎,所以对李湘也是很恭敬,但恭敬归恭敬,你说没有就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李小姐也知道,断案可不是发誓就可以的。”
  李湘脸一红,然后抬头大声说道:“因为...因为昨晚陈操一直于小女子再一起,他不可能做出这些事情来。”
  嚯...
  此话一出,整个大堂彻底沸腾,黄成先都张口愣在了案几后,这算什么事情?
  陈操有些站不住,虽然他认为李湘确实很漂亮,也属于美人的范畴,但她为何会这么帮自己,这不是把自己的名节全部都压在了一个男人身上,对于她这种没有出阁的女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陈晴怪异的看着陈操,陈操苦笑着摇摇头,脑袋脑筋急转弯似的转了许久才明白过来:李湘是喜欢自己,然后来救自己了...
  怎么办?
  许二和赵李氏更加慌了,原本他们就是撒谎,这下被一个官家小姐出来证明陈操一晚上都是和自己在一起,这就摆明了陈操没有任何问题,嫌疑都没有了,而自己这边就属于诬告了。
  没有任何一个官家小姐会拿自己的名节来开玩笑,这是整个知府衙门内所有人的共识。
  黄成先咳嗽了两声,今天这件事情算是结束了,即便得到了上面人的‘提点’,也最终成就了陈操与这件事情之间没有任何关系:“陈总旗,真是不好意思,”说着朝着陈操拱了拱手:“既然此间有李小姐与总旗作证,那么自然可信。”
  杨威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飞鱼服道:“黄通判,以后这些事情你们在拿人的时候最好调查清楚后再拿人,可别一开头就抓了我锦衣卫的人来过堂,否则日后不好相见啊...”说完便要带着人离开。
  陈操心中打心里对杨威有好感,他这句话里外都是对陈操的袒护以及警告黄成先背后的人,而黄成先可是哑巴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
  陈操可不是善茬,既然已经证明自己与这件事情没了干系,那自然要把黑手整出来,否则日后再被人陷害,连是谁都不知道。
  “且慢...”
  “陈总旗还有什么问题?”
  陈操指着许二道:“此人乃是柳叶胡同的青皮,本总旗被抓到这里,受了冤屈,按律,诬告者反坐。”
  黄成先没话说,陈操的话有理有据,就是告到皇帝面前,那也是有理的一方,听闻陈操的话,许二颤抖一下,然后哭喊道:“陈大人息怒啊,小的并没有诬告您就是凶手啊,小的只是说看见黑影进了胡同内便消失了,却并没有说大人您就是凶手啊。”
  靠...
  陈操还真没有想到这个说法,自己现在却又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抓自己的是西城兵马司的人,而王德又是兵马司的都指挥使,自己即便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西城兵马司敢来抓自己,显然刘勇就是受人指使的第一人,此间却拿他没办法,陈操却打定主意日后一定加倍偿还。
  但却也不能把许二给放过了,这厮既然敢出来作证,那就表明其也有一定的牵连,说不定就是刘勇的人,既然不能整刘勇,先把这个青皮收拾一顿也无妨。
  于是陈操冷眼看着黄成先,也不答话,黄成先这种人都是官场老油条,一看这个眼神就知道不能善了,于是面带清冷的使劲一拍惊堂木,大喝道:“大胆许二,因你之言,差点害的陈总旗吃了大亏,不过念在你是初犯,也是一片好心,特从轻处罚,来人,将许二拖下去,重大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许二哭喊着被拖下去,显然这场闹剧的最终解释以许二结束,陈操一撩裙摆,转身便走,留下黑脸的黄成先在堂中久坐。
  事情的发展很快传遍整个金陵,大家最津津乐道的只有一个,南京兵部员外郎李懋桧李大人的独女李湘亲自解救陈操的故事,以往的英雄救美却转换了身份。
  咚...
  顾麟生狠狠的将拳头砸在了酒桌上,赵成也愤然的看着从知府衙门里安然无恙出来的陈操:“想不到这厮运气如此之好,找了李逢春不说,还把李懋桧的女儿给骗到了手,可恨...”
  顾麟生眼中充满敌意的看着远去的陈操,灌了一杯酒后,愤愤然道:“赵兄莫要着急,今日不成,改日有的是机会,我就不相信,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总旗,还能有什么大人物能保他。”
  陈操出了知府衙门后,很是歉意的朝着李湘拱手道:“今日多亏了李老板,陈某...陈某...实在是不好意思。”
  李湘此刻脸太红,也没有与陈操搭话,在侍女的搀扶下上了马车便离去,不是她不愿意,而是今日用这个理由救了陈操,衙门外全是看热闹的人,自己一个深闺女子,如何能承受住那些人不怀好意的眼神。
  “耀中,”宋澈走近陈操,笑道:“你算是有福了,如此美艳的女子,还是兵部员外郎的女儿,日后可有你的好处。”
  ‘员外郎又怎么样,老子都被卫指挥使退了婚了’陈操心中无奈的想着,又不能自己说出来,不过随后反应过来一件事情,低头在宋澈耳边说道:“拜托你一件事情...”
  南京六部衙门坐落在承天门左侧,兵部在正中间,此刻的李懋桧正在自己的签押房内公干,一名司历走进签押房,笑着朝李懋桧道:“李大人,你可是有福气的人啊。”
  李懋桧年过六十,自己在四十多岁才有了独女李湘,老来得女,又一直视为掌上明珠,外加李湘才学多识,所以李懋桧拿李湘在外面开书坊一事也没办法。
  “怎的何事了?”李懋桧皱眉道。
  这是走进一名职方司的员外郎,也笑道:“克苍,怎的不是福气?那纳兰容若如今可是名满整个南直隶,按理也是配的上你女儿的,只是可惜了,这家伙听说是锦衣卫的总旗,可惜了。”
  明代文官最怕锦衣卫,也是最看不起锦衣卫,这种人是朝廷的鹰犬,是皇帝的走狗,对于读过圣贤书的读书人来说,那就是不可与之为伍的存在。
  “到底怎么了,老夫怎么听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李懋桧是真的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嗨,今日应天知府衙门审了一个风化案子,牵扯到一个锦衣卫的总旗,叫陈操,一审才知道这人乃是最近风靡南直隶的纳兰容若,最重要的是,此人与案子最终没有关系,其脱案的重点在于克苍你女儿出面证明,那陈操昨晚上一直与克苍你的女儿在一起。”那员外郎笑着看着李懋桧道:“想不到克苍你瞒的如此深,佩服,佩服了。”
  “克苍...克苍...”
  哐当一声,李懋桧怒气冲冲的抓起自己的外衣,然后小跑出去。
  陈操自然不知道李懋桧会找自己的事情,但现在,他正在望着一张宣纸发愁,愁的原因是纸上面的内容:“怎么会这样?”
  这东西再熟悉不过了,与先前自己退给张家小姐的婚书一模一样,上面写着女子的姓名,籍贯,生辰八字以及家中父母的情况。
  这个东西女方一交给南方,那这名女子就是男方的人,从现在这个角度讲,李逢春已经是陈操的人了,只要她愿意,这辈子除了陈操谁也不能嫁,当然,陈操有了这张纸,即便李逢春嫁了人,那也是陈操的人。
  如今两个女子一同喜欢上了陈操,让陈操这个喜欢玩女人的混蛋有一点不适应。
  结果不到傍晚,陈操便被人请了去,来人自称是南京兵部员外郎李懋桧李大人的管家,有要事请陈操先生去聚贤居吃晚饭。
  ‘晚饭?这他吗的是鸿门宴吧。’
  陈操心里打起了鼓,去,那就是自己去送人头,白天李湘才出面帮自己证明,傍晚不到人老爹就请自己吃饭,摆明了有诈,不去吧,关键人家已经自报家门了,南京兵部的官,从五品,不去就是不给面子,人后面给弄个小鞋一穿,那照样不死也要脱层皮。
  豁出了,兵来将挡而已...
  聚贤居外,陈操多日不见的老熟人周德才正站在聚贤居门口恭迎,陈操见着周德才,笑着拱手,这才发现周德才的脸上有不少水泡:“咦...周掌柜,你这是被水烫了?怎的这么多的水泡?”
  周德才脸色一变,恶狠狠的说道:“陈总旗有所不知,前几日不知道是哪个杀才混进了我聚贤居,拿着一碗热茶朝着我泼来,这不,中招了啊,这水泡起了之后我是几天都没有睡好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