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5章 浩然正气

第005章 浩然正气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穿越过来的时候特别喜欢睡懒觉,特别是在这个人们早上四点过不到就开门做生意的时代。
  然而,今天注定不平凡。
  正在睡觉的陈操被一阵狂暴的敲门吵醒后,还没来得及穿衣服起床查看便被一群穿着皂衣的衙役给锁住,然后一身颓然的被抓走。
  等到自己缓过神弄清楚状况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西城兵马司的大堂内。
  “什么情况,还有没有王法了,还有没有法律了,我在家睡觉呢,怎么招你们了?”陈操在大堂内大喊道。
  西城兵马司镇抚使刘勇一拍惊堂木,正气凛然的呵斥道:“放肆,衙门之内,岂容你大声喧哗?来人,先打他十记杀威棍。”
  陈操对这个杀威棍可是清楚的很啊,回想自己不久前穿越来的第一天便被打了十棍,虽然没落下伤病,那也是都指挥王德手下留情,这家伙一上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要打自己十记杀威棍,这些人下手没轻重,自己挨这十下,不死都要脱层皮。
  “谁敢打我?”陈操也是恶向胆边生,知道自己要挨打,当下便使出自家力气,一把挣脱了两边的衙役,怒喝道:“你们这帮人瞎了你们的狗眼,抓人之前也不打听打听某家是谁。”
  永乐之后,还没有勋贵被治罪的大事,即便是天启中期阉党为祸,魏忠贤都不敢招惹勋贵,更何况在南京城这个勋贵一抓一大把的地方。
  陈操以前服役于北城兵马司,虽然同属五城兵马司,但南京城兵马司人员加在一起差不多三万人,刘勇虽然为正六品的镇抚使,但也不可能认识陈操这个以前的七品的总旗。
  当下见着陈操敢在衙门内如此放肆,也不敢下令动手,但又担心在自己手下面前失了颜面,于是冷声问道:“既然如此,你是何人,可否直言相告?”
  “你们为什么抓我?”陈操也来了脾气,自己这身功夫那也不是开玩笑的,当然也看不起这帮人,别说是刘勇,就是他的顶头上司指挥使来了,陈操也断然不惧怕。
  “你可是陈操?”刘勇询问道。
  “某家正是陈操。”陈操昂头回答道:“你们无缘无故的抓我进来,若是不给个好的解释,我怕你们指挥使大人担当不起这个责任。”
  ‘果然有来头...’刘勇心中暗惊,幸好这人阻止了自己动刑,否则后面自己还真不好解释,当下语气便平和了许多,指着陈操前面跪着的一帮人道:“昨夜柳叶胡同发生一起案件,这家人的女主人被贼人夜里**,并且临走时打伤了男主人,巡夜的兵马司士卒闻声赶来,确没能抓住贼人。”
  “关我何事?”陈操昂然道。
  刘勇又指着跪在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道:“这人昨夜喝酒回家,正好看见有一个黑影从苦主家中翻墙而出,奔跑后进入了你家。”
  “求大人给奴家做主啊...”跪着的妇女高声哭喊道。
  嘶...
  陈操心中倒吸一口凉气,昨夜自己从天黑后就在家中抄书,而后便睡下了,并且昨晚一晚上都没有听见任何响动,由此看来,这些人定是要诬陷自己。
  心中有了计较后,陈操便淡定了许多,于是拱手朝着刘勇道:“这位大人,某家确想这当中有误会,不过...”
  “不过什么?”没等陈操说完,西城兵马司指挥佥事孙大华便从堂后转出,刘勇见着孙大华出现,便恭敬的站起身,将主位让了出来:“本官指挥佥事孙大华,陈操,如今有人证物证及苦主俱在,你还想抵赖否?”
  陈操心里一阵担心,眼前这厮摆明了是要栽赃自己,看来自己得罪了人,关键现在陈操是要弄清楚得罪了谁?
  “这位大人,某家陈操,原北城兵马司总旗,现在为锦衣卫南镇抚司千叶胡同百户所总旗官,”陈操说着正声道:“不说你们没资格审我,就是有,也得让都指挥使王大人前来。”
  陈操自报家门,孙大华和刘勇心中一惊,特别是孙大华,他这回是受人之托,关键对方并没有说明陈操的身份,以为就是一个平民百姓而已;而跪在地上的人证更是惊恐,当即就后悔自己为什么接了这样一个烂摊子事情。
  陈操可是认识那个人证的,乃是本家胡同的青皮,显然一个青皮的话可信度有多高自然就分明了,但现在陈操可不敢随口说话,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能让孙大华把自己给定了罪。
  “你说你是锦衣卫,你的凭证在哪里?”孙大华决心一条道走到黑,于是高声询问道:“若你拿不出凭证,光是冒充朝廷命官这一项罪名,就足以治你杀头之罪。”
  凭证?陈操之前走哪里都会把自己锦衣卫的腰牌给带在身上,但今天却是从床上给抓起来的,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衣,哪里会有凭证:“孙大人,我锦衣卫的告身都在家中寝室之内,大人只要派人去取就可知晓某有没有欺骗大人。”
  孙大华一时语塞,但现在却已经是骑虎难下,于是接着道:“告身之物本官待会儿命人去取,但你在我指挥使司衙门内高声喧哗,妨碍衙门办事,按律,先打十棍杀威棒,来人,行刑...”
  “你个混蛋...”陈操大喝道。
  说着两旁各自上来两人一共四人将陈**死的架在中间动弹不得,然后就有其他人去脱陈操的裤子,这还得了,陈操一个回旋踢,将那个试图脱他裤子的衙役给踢翻在地,然后大骂道:“孙大华,你未经审讯就想给本总旗强加罪名,你到底收了多少好处?”
  孙大华老脸一红,这收好处的事情怎么会被他知晓了,但现在已经是箭在弦上,于是拍惊堂木道:“放肆,冒充朝廷官员招摇撞骗,在我衙门内高声喧哗,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你们谁敢打我哥...”未成年陈晴与宋澈一同走进来,同时进入大堂的还有不少北城兵马司的兵卒。
  孙大华一惊,便见着一个女子与一身兵马司总旗军服的男子走进大堂,他们身后还有兵马司的士卒:“放肆,你等是哪城治下,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宋澈朝着孙大华拱手,冷笑道:“下官北城兵马司总旗宋澈,见过佥事大人。”
  陈晴一进来,便将手中的暗蓝色飞鱼服抖开,然后从衙役身边穿过,一把披在了陈操的身上:“哥,他们没打你吧?”
  陈操差点走光,于是赶紧将飞鱼服穿好,带上皂冒,将绣春刀挂好之后,小声问道:“小妹,你们怎么来了?”
  陈晴一脸的着急:“哥,你被抓走在家中鸡飞狗跳的,谁不知道啊,我着急就想到了宋大哥,于是找他带我进来。”
  “你真是聪明。”陈操难得夸了一下陈晴,然后转身冷眼看着孙大华道:“孙大人,你还要不要打本总旗了?”
  锦衣卫,在明朝那可是凶神的存在,可以止小儿夜啼,正德后锦衣卫没落一段时间,在天启朝最后风光后,崇祯初年便与东厂一起被裁撤,即便是南镇抚司,那也是锦衣卫。
  孙大华心中可算犯了难了,要说陈操是个校尉或者缇骑也就算了,关键这家伙还是个总旗官,锦衣卫乃天子亲军第一卫,在大明军队中属于上等,他这个五成兵马司的小小指挥佥事还真的不够看,就是他的上司西城兵马司指挥使赖庆出面,也得给陈操这个锦衣卫身份三分薄面。
  “既然你是锦衣卫总旗,那你也是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孙大华临了接着说道。
  陈操再一次冷笑,然后高声询问道:“孙大人,你没有审讯过就敢给本总旗定罪,可知道前宋有一个‘莫须有’?”
  “而且,即便本总旗犯了事情,也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兵马司佥事也审讯,要审,也得我锦衣卫来审。”
  “冤枉啊大人,他是锦衣卫,要是让锦衣卫审,那不是关着门放屁吗...”说着那妇人便接着哭喊道:“请大人给奴家做主啊...”
  男主人也哭着请求孙大华做主。
  事情眼看止不住了,孙大华想要打退堂鼓的心思都没了,这下算是引火烧身,只能慢慢的善后。
  然而,事情并没有孙大华想的那么简单,就在大堂内僵持开始后,一群衙役走进兵马司大堂,当首一人朝着孙大华拱手道:“孙大人,这件案子不如由应天知府衙门来主审,为了公平起见,再邀请锦衣卫南镇抚司的人来共同审理,如何?”
  “那好,这就移交...”孙大华心头一松,来了援手,自然就要松手让他们去审理,这件案子烫手的很,他决定待会儿就把先前收下的五百两银子给退回去。
  陈操心里也舒服的很,只要有锦衣卫的人陪同审理,那自己这边就可以畅所欲言了,至少不会被那帮人想要阴自己的人给陷害。
  南京应天府知府衙门内
  负责主审的乃是通判黄成先,这家伙四十多岁,能在这个地方混的,自然都是油光水滑的人,案情从苦主那边说了一次,人证又说了一次,最后黄成先转头看着陈操道:“陈总旗,昨夜戌时初刻你在家里干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