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4章 名扬金陵

第004章 名扬金陵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位公子,先前你可是自己说要拜学诸位公子,为何这般出语,小女子可是看了公子您的答案的,却也不像那种偷诗窃取之人。”李逢春也有些恼了,她开诗会除了招入幕之宾外,最重要的就是结实天下才子,为的就是像马湘兰一样,名扬天下,所以自然不会得罪人,却也要为赵成说两句好话。
  就在众人口诛笔伐的同时,陈操站起身,一脸无辜道:“某只是依照事实说话,你们这等容不下人,如何能登科拜相?”
  一时间居然让这群人哑口无言,那赵成便道:“那不知道这么兄台有什么佳作,可否写出来让我等看看,赵某即便认输,也得输的心服口服才是。”
  明朝读书人都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你说他一句,他就要以十句来反驳你,否则就会显得自己所学的儒家学问没学好,相反还要遭到同龄的笑话。
  赵成的同乡,一直帮其说话的青年公子也站起身道:“不才顾麟生,苏州人士,万历四十六举人,家父顾大章,忝居刑部员外郎一职,南京太仆寺卿顾云程乃我祖父也。”
  嘶...
  舱中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而顾麟生自报家门的意思就是你小子小心点,我上头有人。
  顾云程是谁陈操不清楚,但顾大章那可是门儿清啊,天启朝死的第一个东林六君子,陈操心底还是蛮喜欢魏忠贤的,毕竟这家伙打压东林党那是一个狠,若不是如此,估计大明朝的寿命被东林党搞得还要短上几年。
  “原来是顾公子,失敬失敬。”陈操笑着朝着顾麟生拱手。
  顾麟生见此心中也很快意,也对,在座的公子哥们全是高才,不是举人就是秀才,没有一个勋贵的纨绔子弟,能上来二楼的都是儒学经典背的滚瓜烂熟的人,像陈操这种滥竽充数的还真没有。
  还没当顾麟生快意个够,陈操又道:“虽然如此,但赵公子的文采某以为依然只有举人而已。”
  “你这厮...”赵成没说话,那顾麟生说着便要动手。
  陈操是什么人?魏国公府家将出身,家传武艺不说,脱了衣服一身腱子肉就得让眼前这帮子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失去一半的勇气,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五城兵马司的总旗官宋澈在旁边。
  当下看见顾麟生动手,也不管其身份与背后的家族,一把挡在陈操面前,宋澈本就比顾麟生高大,这下居高临下将其手腕掰住。
  “疼疼疼...”顾麟生大喊三声,他顿时明白过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哪个勋贵高官的子弟,这个不畏自己背景敢跟自己动手的人颇有军伍的架势,一看就是家将护卫。
  “真是斯文扫地...”陈操讪笑着摇摇头。
  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顾麟生吃了亏,舱中一大群秀才公们都如同看戏一般看着这个高官子弟如何吃了哑巴亏,不过这帮读书人有一个特点,不明事理不说,一受煽动就成群结队。
  赵成见顾麟生吃了亏,于是喊道:“诸位同年仁兄,这厮在此大放厥词不说,还要动手打人,我辈岂可放任不管?”
  这在陈操那个年代,煽动民族情绪那就得抓进去关个十五天再说,不过眼下却是读书人最为流行的手段,舱中剩下的人被赵成这么一煽动,纷纷挽起袖子就要动手,然后有趣的是,这帮人被宋澈冷眼一蹬,又都停在原地瞎嚷嚷,一步也不愿意多走。
  陈操见此冷笑一声,果真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群人除了喊口号之外,不是为了自身利益都不会主动起来。
  赵成见此气急败坏的冲着宋澈喊道:“你这莽汉,快放开顾兄。”
  “时秀,莫要伤了人,”陈操松开宋澈的手,将那顾麟生放开,然后拱手道:“我兄弟力气大,若是伤了顾公子,还望顾公子见谅,某在此给公子赔不是了。”
  台阶给了,眼下吃了亏,顾麟生只得顺着台阶下,于是怒道:“这位兄台,今日你若是作出了比赵兄更好的诗句也便罢了,若是作不出...”
  望着冷眼看着自己的顾麟生,陈操冷笑着摇摇头:“那纸笔来。”
  一直看热闹未曾发话的李逢春听闻陈操要纸笔,也顿时来了兴趣,轻挪粉臀,想要看清楚陈操写的到底是什么。
  分分钟写好后,陈操将墨迹还未干的纸留在桌子上,然后朝着众人拱手道:“诸位,告辞了。”
  深藏功与名...
  顾麟生抓起未干的宣纸,一目十行的看过去,越看脸越青,越看心中怒火消得越快,随后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软塌塌的坐在椅子上。
  赵成从顾麟生手里接过纸张,一字一句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念完之后的赵成与顾麟生一样,软绵绵的坐在椅子上,嘴里连连念着‘不可能’三个字。
  而听完赵成的吟诵后,舱中饱学之士纷纷暗自在心里给陈操写的这首标题为木兰辞的诗打了一个大大的满分。
  侍女小兰上前将宣纸拿起,递给李逢春,李逢春拜读之后,久久不语,尔后一滴晶莹剔透的泪水滴落在本就未干的纸面上。
  落款四个大字-----纳兰容若...
  ‘他就是纳兰容若,风靡金陵的纳兰容若,自己身后还放着未看完的红楼梦...’李逢春呆呆的在心里念着。
  而舱中学子在看到了宣纸上的落款以及所写木兰辞后,纷纷大加赞赏,与先前同陈操愤慨之意完全不同。
  “高才,原来他是纳兰容若,如今金陵城中谁人手里没有一本红楼梦和射雕英雄传,今日居然见得真人了。”
  “此木兰辞意境婉转回肠,可谓悲哀恸绝,我等自叹不如,不如也...”
  “比之不及,不及...”
  “做出如此诗词,即便说了那些话,那也是事实啊...”
  被人这么一提,原本软了的赵成心里更加憎恨陈操,摆明了给自己弄了一个奇耻大辱,放谁心里都不好受,更别提他还有一个小心眼的***朋友。
  侍女小兰款款的走到船舱中间位置道:“诸位公子,我家小姐说了,今日第一者乃纳兰先生,请诸位公子回去吧。”
  众人如鸟兽散去,显然,今日所出现的情况将会在短时间内传遍整个金陵城,而陈操所写的木兰辞也会风靡整个大明朝大江南北。
  ...
  纳兰容若的木兰辞成名后,北京传来圣旨,泰昌皇帝朱常洛驾崩,举国哀悼三个月,新皇帝人选也定了,由泰昌皇帝子朱由校即位,选年号天启。
  南京地位特殊,皇帝驾崩后城中要与北京城一样,禁事一个月,包括嫁娶以及开酒楼青楼的一切娱乐生活。然而正所谓天高皇帝远,南京除了挂丧之外,私底下的娱乐生活照样不少。
  而传言自李逢春见过纳兰容若后,便停了画舫,不再见任何人,陈操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搏得了伊人之心,而李逢春也派侍女小兰四处打听陈操的住所。
  知道陈操叫纳兰容若的有三个人,分别是聚贤居东家李湘、掌柜周德才、宋澈以及半清不楚的书香坊掌柜,所以,除非李逢春走了大运,否则如何能打听得到纳兰容若到底是谁,家住哪里。
  令陈操没有想到的是,李逢春并非一帮人,她首先便想到了第一个出红楼梦的书坊应该可以知晓纳兰本人,四处打听之后,果真让其打听到第一个出红楼梦的乃是城西的聚贤居。
  “小姐...”小兰快步跑进李逢春的房间,喘着气道:“小姐,打听到了,城西聚贤居乃是首先出红楼梦的书坊,而且据闻是纳兰先生本人亲自到聚贤居谈的出书事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