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560小说网 > 万历四十八年 > 第003章 四大名著

第003章 四大名著

不想错过《560小说网》更新?安装560小说网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操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然后盯着李湘的眼睛道:“陈某敢如此自居,自然有一定的本事,如果李老板觉得陈某的要求不过分,陈某可以再送李老板一个人情。”
  “哦?”李湘露出一种好奇的表情看着陈操道:“不知道先生准备送小女子如何一个人情?”
  陈操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正声道:“陈某闲来无事,脑海中又构思了一个新的故事,陈某这个新的小说必然也会成为爆款,所以,如果李老板决定和陈某合作,这下一个故事,陈某愿意以三百两银子的价格直接卖给李老板,当然了,如果李老板不信陈某的话,陈某答应,如果这个新小说火不起来,陈某可以退还‘红楼梦’所得的全部报酬,陈某立字为据,如何?”
  李湘盯着陈操看了许久,白皙的脸庞慢慢露出笑容,朗声道:“既然先生如此豪爽,小女子岂能不答应,这样吧,‘红楼梦’先生就接着在我家书店连载三十章后面的,价格与红利与先生所说一致,其次,新的小说小女子给先生五百两,红利方面,给先生三成如何?”
  “李老板真是爽快,既如此,陈某便答应了...”
  虽然陈操的年龄只有十七,但心智却已经是后世的二十七八,越看越觉得李湘像后世岛国动作片的女主角,随即裤裆内就有一种烈火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李老板,今日相谈甚欢,陈某就不多留了,改日再叙,告辞。”说着陈操便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小雪,你去送送先生。”
  陈操出门,身边的侍女小春便道:“小姐,这厮好生无礼,他一个世袭家将,权贵家的走狗而已,如何能写出这等好的小说出来,想必定然是偷了某个秀才的大作,充当己用,否则,如此大才之人,怎么会上吊啊。”
  “我看不像,”李湘摇摇头:“人都有冲动的时候,况且听闻他是感念父亲战死在辽东不能报仇,所以才上吊,后面想明白了也是人之常情而已。”
  后面十天,陈操每天每夜都把自己关在寝室内,不停的誊抄‘射雕英雄传’,终于算是完工,然后亲自给周德才送了过去,当然,李湘也亲自接待了这个纳兰先生,在看过前面两章的时候,就觉得意犹未尽,于是命人将之前答应的报酬给了陈操。
  先前因为把‘红楼梦’前三十章的连载权给了书香坊,而书香坊那边每天的更新速度也是一天两章,所以要等到他们更新完之后,陈操才会继续誊写后面的章节给聚贤居,如此,便有了几天空闲的时间。
  ‘后世学者都会惊讶的发现,原来四大名著分别是红楼梦、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聊斋志异,哈哈哈...’
  陈操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再看着书桌上那五百两雪花纹银,顿时心里乐开了花,按照这个时代的购买力计算,这五百两用来生活富足一点的话,足够一家人一年。
  挣钱才是大事。
  转念想起数天前临了让宋澈帮忙查的事情还没有答复,于是便想出门亲自去找宋澈询问,刚刚走到大门口,便见着宋澈也朝自己这边走来。
  “时秀,”陈操大喊道:“怎么样,让你帮忙的事情你查到了吗?”
  宋澈上前,正声道:“查到了...”
  秦淮河,金陵八大坊家之一的燕来楼二楼一座小包间内
  “她父亲是李懋桧,万历八年的进士,因为得罪了郑贵妃被降职于湖广任职,万历四十四年又被启用,调任南京,现在是南京兵部主事,官居正六品。”宋澈在包间内小声的说道。
  正所谓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李湘把他陈某人查了个干净,那这女子也不能在自己这里不清不楚的。
  “她多大了?”
  “今年十九,四年前搬来南京后便在这城西开了这家聚贤居,专门卖书,生意自然不能和城东城南相比,金陵要论书斋,首屈一指的自然是东林书坊,那可是东林魁首牧斋先生的产业。生意不温不火,即便是白梦生,也只是委托关系而已。”
  “时秀,我现在当值呢只是去点个卯就走,而今主要产业就是写小说。”陈操夹了一块卤牛肉到嘴里,慢慢的吃起来。
  “小说?”宋澈愣了一下,然后道:“耀中,红楼梦莫不是你写的吧?”
  见着宋澈惊讶的模样,陈操笑着点点头:“闲来无事,闹着玩的。”
  这个时代没有小说这一说法,只有话本,所以宋澈一听陈操讲,便知道如今风靡金陵城的章回体小说出自何人之手:“天爷啊,耀中,你我相交十几年,你的文采实在话,连我都不如,怎的,怎的能写出红楼梦这等美妙的话本来?”
  “美妙,哈...”陈操放下筷子,盯着楼外的画舫道:“如今我陈家也没落了,虽然靠着国公府恩荫了锦衣卫总旗一职,那也是一个空架子,如今我连国公府的大门都进不去,家将这个名头,你我都知道,虚名而已,认真说,只不过是国公府的走狗而已。”
  “耀中慎言。”宋澈打断了陈操的话:“叔父临走时给你取了这个表字,就是想你光耀陈家门楣,否则,你看哪个未及冠就取了表字的?你如此,若是被国公爷知晓,后果难料啊。”
  “我富贵了,就是国公府的功劳,我穷困了,那与国公府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世道啊,不是以前了,时秀,他朝若有成名日,我也给你弄个爵位耍一耍。”
  “耀中你喝多了...”
  ...
  感慨人生的陈操独自一个人走回家,此时才感觉到自己在这个世界是那么的孤独,金钱虽然能让鬼推磨,但却买不到一个人的真心,当自己陷入彷徨之时,又有谁可以让自己走出低谷。
  刚一进门,就听见自家那个未成年的哭声,以及陈李氏的低声叹息,老管家陈叔在一旁安慰,老妈子则不停的开导。
  “这...”陈操见状,有些好奇:“陈晴,你是不是又犯错了,如今让祖母来给你做说客?”
  听闻陈操回来,陈晴哭的更大声,老祖母陈李氏叹声不愿多言语,陈操只得询问老管家陈叔:“到底怎么了?”
  老管家支支吾吾了许久,直到见到陈操快要发飙之时,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少爷,你有所不知,下午你离去之后,张家便派了仆人过来,说...说要...”
  “张家?”脑袋里记忆整合了许久,才想起来张家是谁,南京左卫指挥使张天德的仆人:“要什么东西?”
  “那小厮来家中带话,说张家愿意出银五千两,要少爷你交出与张家小姐的婚书。”
  “造孽啊...”陈李氏悲叹一声,两行浊泪顺势而下,浑浊的口音颤颤巍巍的说道:“你父战死,他们张家就要悔婚,这些势利小人,孙儿,你切莫交出婚书,否则我陈家的脸就彻底丢尽了啊...”
  “嗨...”陈操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道:“我当什么东西,原来是那一张婚书而已,他们要就给他们啊。”
  “不能给啊哥,父亲出征前好不容易给咱们家定下个婚约,若是交了,以后我门家连头都抬不起来了啊。”陈晴边哭边说,声音越来越大。
  “老话说的好,苟富贵,勿相忘;他们家在咱家落难时就来要婚书,以后即便成了亲,那也是一帮子白眼狼,所以啊,”陈操大马金刀的坐到主位上道:“婚书可以拿给他们,但五千两实在是太少,她女儿就值五千两?怎么的也得一万两起步啊。”
  “...”(堂中众人纷纷凌乱)
  ...
  陈操望着手中的婚书,然后再抬头看着眼前这座府邸,不禁摇摇头:“张淑华,名字倒是好听,就是做人不行。”
  门口的值守家丁可是认识陈操的,见着陈操站在府门外,赶紧小跑进去禀告,随后便有一名管家模样的人将他领到了大堂。
  “姑爷稍坐,小的这就去请夫人。”
  管家离开,陈操坐在大堂内,望着这个装饰豪华的内面,不禁点头,心中更是打定了敲竹杠的决心。
  半盏茶不到,一名雍容华贵的女子在诸多侍女的搀扶下慢慢的走进大堂,径直坐到了主位上。
  这个时代结婚早,女子十六岁必须嫁人,也是朱大老板的硬性规定,眼前这个女子年纪最多三十四五上下,但生的肤白貌美,颇有波多野小姐的感觉,打心底说,陈操最好少妇这一口成熟的韵味...俗话说得好‘老婆别人的好’啊。
  “小婿陈操,见过泰水大人。”陈操记忆力知道这女人是谁,她可是自己的岳母,出自扬州大户,家中不少人都在京城做官,可谓官宦书香世家,但这女人有一个缺点,太傲娇,霸道的很。
  张刘氏一脸不屑的看着陈操,然后许久才说道:“怎么了,想通了,那就拿来吧,来人,去账房取五千两银票来。”
  “不忙...”陈操打断了张刘氏的话:“泰水大人,交还婚书之前,小婿想问一句,泰山大人知道这件事情吗?”
  张刘氏脸洁白的脸上微微一红,然后怒斥道:“休要扯东扯西,你既然来了,那就把东西拿来,你拿了银票也好离去。”
  “那就是不知道了?”陈操说着冷笑一声,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丝毫不把张刘氏放在眼里:“既然如此,那小婿可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区区五千两,泰水大人以为小婿就会把婚书交出去?”
  张刘氏脸由红转白,冷声道:“你什么意思。”
  “若是泰水大人派人来直接管小婿要这婚书的话,”陈操斜睨着张刘氏:“陈操定会直接交给泰水大人,毕竟如今我陈家家道中落,泰水大人想要给自家女儿谋一个更好的女婿那也是理所应当,但...”说着陈操坐直了身体,正眼看着张刘氏道:“大明律明文规定,但凡签下婚书,除非男方递还婚书,否则不管怎么样,你的女儿都是我陈家的媳妇儿,我陈操想什么时候娶就什么娶,你们张家可没有任何资格阻拦。”
  包括张刘氏在内,她身边的其她人都是一惊,然后各自呈现出愤怒的表情,若是杀人不偿命,想必现在陈操都要死在这群女流氓手里。
  “你到底想怎么样?”张刘氏的声音更加低沉,显然在极度控制自己的脾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